第77章 77.春晚

……

月颜皱眉。

让她去叫村长家的儿子过来帮忙肯定不太合适。毕竟男女有别,两个人年龄差不太多,对方又是未婚小伙,走在一起村里人肯定会说闲话。

月颜给门口的邻居家小孩两颗糖,让他帮忙把梁文喊过来。

梁文就是村长儿子的名字。

梁文匆匆赶来,以为是有什么大事要他帮忙。没想到是让他帮忙拿着一个小板子。

月颜告诉他:“中间这个圆形按钮看到了吗,待会儿我们全家站在一起,你就数123然后点一下就行。”

梁文激动不已:“这是不是城里的照相机?”

月颜摇头:“这不是相机,拍的照片没法洗出来,只能放在手机里自己观看。”

梁文觉得这个称呼怪怪的,手鸡是什么鸡?

不过他还是很配合的,充当拍照机器人。

他举着手机在院子里转了一圈:

“我大概知道怎么操作了,你们先站好。”

一家子人站得整整齐齐,站着的人不自觉挺直脊梁,大伯母和二伯母也都局促地抓着衣角目视前方。

“1,2,3。大功告成。”

月颜没有让家里人动,而是先过去看了眼相册,拍的还行。

“再多拍几张吧,然后把这边空着的地方拍进来一点。”是她爸站着的位置边上,等以后技术成熟了把妈妈PS上去。

梁文又帮忙拍了几张照片。他心里纳闷,这个手机真厉害,拍出来能直接看,就是不能弄成照片挂在墙上。

老太太同样遗憾不能把全家福挂在墙上,但是能留下一张合照已经很满足了。

请人家梁文过来帮忙,奶奶给梁文抓了一盆豆芽,热情的让他带回去,梁文推辞不过只能端着盆离开。

家里继续吃团圆饭。

老太太叹息:“可惜红玉不在,不然咱这个家多完整啊!”

月怀德笑呵呵:“明年红玉就能回来了,到时候给您再带回来个乖孙,您二老就等着享福吧。”

老太太可不客气:“那我和你爸就等着了。”

吃过饭,月颜又抓着家里人一起拍单人照片或者合照,她和莲花脑袋挨着脑袋比剪刀手拍了好几张。

她又给莲花和大伯母拍了合照,然后就是大伯夫妻俩和二伯夫妻俩各自拍照片。最后就是给爷爷和奶奶拍,两个老人家都端庄地坐在椅子上,月颜特地拍上半身,没有拍到爷爷的腿。

月颜手机里顿时多出来五十多张照片,也不知道这个手机内存多大。她记得半触屏智能手机刚上市的时候手机内存特别小,当时想装软件还得先卸载别的软件才行。

手机没有提醒内存不足,那应该空间还挺大。她对电子产品不太了解,只知道有些照片越清晰占的内存越大。

别问月颜为什么这么了解,还不是当初她贪便宜买的那个手机用太久内存不够用了,只能扣扣索索的删东西。但是手机都用好几年了,能存下来的肯定都是重要的文档或照片。

周博衍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她不知道的?月颜突然有点好奇了。

晚上六点半,村里人自带板凳陆陆续续来到月家的院子,虽然大家还没有穿上大年初一才会穿的新衣服,但是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即便是平日有龃龉和摩擦的邻居见了面也会点个头,毕竟大过年的和气生财。

八点零五分,春晚开始啦。

电视上的男女歌手并不是月颜记忆中的老牌演员。想来也是,这毕竟是个架空时代,要是用老牌演员的名字那岂不就是侵权了。

不过电视上的老牌演员长得都很有特点,是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男性是端庄的四方国字脸,他们一口专业的播音腔,让人下意识就信服。

像曹文凯就长得很像这个主持人,长辈很容易对曹文凯这样的外貌生出好感,就是所谓的长相端正。

不过对月颜来说,曹文凯的长相有点着急,完全不在她的审美。

女主持人倒是很漂亮,是饱满的方圆脸。目前上台的几位女歌手各自脸型都不一样,很有辨识度,其中有一位还是瓜子脸。

老太太看到瓜子脸就不喜欢:

“这姑娘下巴这么尖,藏不住福气呀。”

奶奶最喜欢的就是台上正在唱歌的女主持人,穿着一身杨贵妃的服饰,介绍说她是饰演杨贵妃的女主角。

因为唐朝以胖为美,而她脸型圆润一身齐胸唐装,老太太忍不住跟着歌曲点头哼哼。

月颜记下这个女歌手名字,她叫田小莉。

在表演到小品的时候,院子里几乎是哄堂大笑。月颜有一瞬间的错觉,她感觉自己像是在春晚现场。

一直到春晚结束,村里人还不愿意离开。男人们在讨论今晚上台唱歌的女明星,讨论最多的就是田小莉和李梦;女人们就含蓄多了。

李梦就是仅有的瓜子脸女歌手,田小莉则是因为她的长相更符合大家的审美。

又墨迹了将近20分钟,月家才终于清净。

吃过饺子后,大家就各自回了房间去休息。

莲花破天荒没有倒头睡:“姐姐,我初中毕业能考去市里的学校吗?”

月颜裹着被子转头:“我可以帮你问问,你们县城有高中,只要能考上高中应该可以转学吧?但那时候我已经毕业了,你可以成为我名义上的学妹。”

莲花的眼睛在黑夜里像是发光的黑宝石:“那还是不要了,我一定会考去姐姐上大学的城市。”莲花一直没有什么朋友,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让她感受到了友情和亲情,她想和姐姐离得近一起玩。

“那你要加油哦,等姐姐高三毕业的暑假,你应该是初二暑假,到时候我接你去家里玩。”

“嗯!我一定会好好学习。”

莲花的年纪应该是上初二的,她的基础不差,脑子不笨,只是因为没钱念书耽搁了。年纪大就大了,从初一开始念书让她基础打牢固。

大年初一,月家人总算全都穿上了新衣服,莲花从头到脚都是一身新。

月颜给他们买了差不多一个冬天的棉服,家里人终于舍得穿上了。

月颜和莲花起床后先给家里的长辈拜年,说了一溜吉利的话,都得到了小红包。

但论富有的话,月颜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富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