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74.情敌

月颜拉住爷爷的胳膊左右摇晃:

“爷爷,你就进城嘛,我家可好玩了,地方又大又有院子。你要是嫌闷得慌我就给你买两只鹦鹉。”

老头子扭头不看月颜。

月颜又跑到爷爷正脸方向。

“去嘛去嘛,你不想看看我爸的店是什么样子吗?不想看看我的店是什么样子吗?”

爷爷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话:“知道你们一家过得好就行,我不去看。”

月颜不死心:“那你就不想去看我妈吗?我妈怀的说不定是个儿子呢,那可是你亲孙子,你都不想去看吗?”

“我有孙女就够了,他是孙行者我都不稀罕。”

“噗嗤”,不知是谁笑出了声。

莲花也帮着月颜求爷爷,抓着爷爷的另一只手臂。

她声音弱弱的,小小的:“爷爷,你就答应姐姐嘛。”

老头子面色有所缓和,似乎是被说动了。

月颜和莲花对视一眼,再接再厉。

“爷爷,你看莲花妹妹都帮我求你了,一家子人都想让你去呢。外面的世界千变万化,你不好奇的吗?”

莲花跟着点头:“爷爷,姐姐说的对。”

老头子被烦的没办法,恼羞成怒的答应:

“去,我去行了吧。你们两个小丫头和鹦鹉似的,还让我养两只鹦鹉,吵死人。”

月颜和莲花捂嘴偷笑。

可惜莲花过完年就要开学了,她是要去上学的,不能跟着一起去月颜家里玩。

于是就这么说定了,奶奶和爷爷一起去城里住一阵。

吃完饭,家里洗碗的洗碗,出门的出门,父亲和大伯、二伯去别人家看别人打牌了,堂屋只剩下月颜和周博衍两个人。

周博衍对她招招手:“我过两天就要回去了。”

今天见到保镖,他们告诉自己上面决定再给他派两个保镖。

月颜走到他面前算了算时间:“是该回去了,后天是二十九号,你得陪着家人过年。”

周博衍垂眼问她:“你什么时候回去?”

月颜掰着指头:“可能初五或者初六吧,初六的时候才通车,当然也有可能是初八,看情况吧。”

“好,回来记得给我打电话,你们肯定带大包小包,我去车站接你们。”

月颜好奇:“你过年不走远方亲戚吗?”

周家的亲戚应该有很多吧,比如周舅舅的身份,亲戚不都得赶着上门。周博衍家里也不差,这一大家子的亲戚应该有很多吧?

“我家没多少亲戚,有也离得远,关系一般,不如不去。”

看来周家也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月颜没有追问。

得知周博衍过两天就要回家,老太太就已经开始给他装吃的了。

家里一大半风干腊肉都准备搬上周博衍的汽车后备箱。当然了,多数都是让他帮忙送给文红玉娘家的。

老太太又去村里收鸡蛋和老母鸡,鸡蛋用稻草铺在鞋盒里,满满当当放了二十枚。老母鸡宰杀干净掏了内脏,放干净了血。这是给亲家准备的年货。

周博衍离开的前一天,月颜和他又去了镇上的陈如海家。

陈如海的儿子刚从师范大学回来过寒假,但是家里的气氛显然不太好。

他的儿子决定毕业后回到镇中学教书,陈如海当然是很需要儿子的助力。

但是红梅却不这么想。红梅希望儿子能留在城里,在镇上赚不到钱,以后娶到的媳妇可能还是个文盲。

于是这一家子就是爷俩欢声笑语,媳妇儿独自坐着生闷气。

月颜来敲门的时候,陈强几乎对月颜一见钟情。

“你找谁?”他不仅脸红了,耳尖也红了。

月颜并不认识陈强,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这是陈校长家吗?我找他有点事。”

“哦哦,你找我爸啊,我去给你喊人。”

陈强心里在想这个女生的身份,她看起来不像是初中生,会不会是镇中学的老师?

陈如海脸色激动的跑了出来。

“月颜姑娘你来了,快进来坐。这是我儿子,刚从大学回来。”

周博衍找到不挡路的地方停好车才过来。

陈如海这才看见还有人:“周先生也来了!快进来坐,真是好事成双。”

听到月颜的名字,陈强就知道他的暗恋无疾而终了。

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听父亲说了镇中学被人资助的事。

父亲也没说对方年纪多大,就说是一男一女,他以为是中年女人和中年男人。

谁能想到竟然是这个面嫩的小姑娘和看着还没自己年龄大的男生。

他有一瞬间的怀疑,他爸是不是被骗了?

于是陈强用质疑的眼神盯着两个客人的背影。

“这次我们过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水泥和砖场那边已经谈拢了,年后这些事会交给我二伯负责,就是上次和我们一起过来的中年男人。我和周博衍之后要回市里上学,他今年要高考,所以这些事我们只能负责给钱,希望您能多操点心。”

陈如海忙不迭点头:“那当然,事关学校的事我一定会格外上心。”

月颜松了口气:“那就好,你是不是还联系不到师范毕业的老师。”

说到这陈如海就发愁:“前两天有两个老师说不教了,家里给她们找了工厂上班,我告诉她们学校要翻修,也没能留下她们。”

周博衍突然开口:“这个事你不用担心,之后我们会帮联系专业人员,镇中学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作为公办学校开下去。”

陈如海站起来:“真的吗?这个消息可靠吗?”

月颜微笑:“没有什么可不可靠。镇上本来就缺一所中学,而你作为校长很负责。我们把这件事反映给了省里的同志,学校翻修被我俩包揽了,他们只需要派老师过来,就这么简单。”

这下陈强不敢小看他们,他心怀爱慕地看向月颜。这俩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背景?竟然能联系到省里的同志?

但是这也满足了父亲的愿望,母亲也没有理由阻拦自己。

果然,一听说镇中学要变成公办中学,红梅只能妥协儿子留在镇中学教书的事。好歹儿子的工资稳定,还是国家的铁饭碗。

在陈如海家坐了一会儿,没有留下吃饭,月颜就告别离开了。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路边有卖糖人的,周博衍把汽车停下。

“等我一下。”

汽车在镇上可谓是格外显眼,就算镇长出门都不一定有汽车坐。

不,镇长也没有汽车坐。

坐小汽车出门的那必定得是县里的大领导。

不论路人怎么好奇,他们都看不到车内只坐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

月颜以为是周博衍想吃糖人。她吃过糖人,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吃到嘴里就是一股糖精的味道,但她也舍不得浪费,老老实实吃完了。

周博衍拿着两个糖人上车,是小兔子和老虎。

他想了想,把老虎给了月颜。

月颜疑惑的看着他。

周博衍说:“这个适合你。”

月颜:“你是说我是母老虎?”

周博衍愣住,观察了几秒:“应该不是母老虎吧?他画的雌雄不分,应当是公的。”

周博衍反应呆呆的,他不知道母老虎的意思。月颜叹气,自己为什么要和他计较这个。

原以为又是工业糖精的味道,很快她就被啪啪打脸。

这糖人还挺好吃的,难道是因为男朋友给买的缘故?

然而这不是主要原因。

她当时吃的糖人确实就是用糖精做的。但这个年代做生意想让顾客老老实实掏钱,肯定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手艺。

“还挺好吃的,我一开始以为只会是劣质糖的味道,没想到还带着淡淡的清香。”

周博衍已经咬掉小兔的耳朵,嘴里咯嘣咯嘣,他侧头看月颜:“那什么是优质糖?”

月颜想了想:“巧克力?听说巧克力价格很贵,是外国进口的。不过我对外国产品没兴趣,希望我们也能做出来优质糖。”

现在市面上一分钱两颗的硬糖就是劣质糖。喝完中药吃一颗还行,正儿八经吃这个就不太好吃。

当然这只是月颜身为现代人吃惯了各种糖。对这个时代的孩子而言,这可都是好吃又实惠的零食。

“我舅舅那里有两盒巧克力,等我给你要过来。”

月颜轻笑:“不给表妹吃吗?”

周博衍摇头:“她蛀牙了,不能给她吃。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舅舅才把糖放在办公室。听舅妈说周童心为了吃糖都不娇气了,白天忍着牙疼吃糖,半夜哭得全家人都不能睡。”

月颜心想,没想到看起来甜甜的小表妹背地里还真是吃糖吃甜的。

吃完糖人,她让周博衍再帮忙买一个,给莲花带回去。

周博衍直接从摊子上拿了一个现成的糖人,拿回来后发现好像是一条还没有被化成龙的蛇。

两个人都沉默了。

莲花应该会喜欢的吧?

事实证明莲花真的很喜欢,她收到糖开心的都舍不得吃。

当天晚上,周博衍和月颜在院子里说了会儿话,他们有手机联络用不着这么粘糊,但是近在眼前的人哪能比得过冷冰冰的手机?

周博衍一本正经:“陈如海家你应该不用去了,我会请舅舅帮忙找人负责的,不要和陌生的怪叔叔说话。。”

月颜无奈:“好,我不去了,陈强年龄也不大吧。”

周博衍厚颜无耻道:“不,他都二十三岁了,可以喊他叔叔。”

进屋的时候周博衍揉了揉月颜的脑袋:“这两天就在家里多吃一点,不要到处乱跑。”

月颜对他吐舌:“知道啦!你怎么和我爸一样。”

其实月颜之前吃饭并不是什么大胃王,甚至还有点厌食。

但是奶奶家的伙食真的是太好了,奶奶家的土灶做出来的饭更好吃。导致她每次都会控制不住吃第二碗,或者连吃两个馒头。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心情比较好的缘故,所以饭量就变得很大。总之就是这样让周博衍产生了误会,她真的不是贪吃鬼!

躺在床上,月颜百感交集,她没想到周博衍会把陈强当成情敌。想想还有点小激动,这是喜欢她的证明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