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72.敲定水泥砖头

……

如果真有月颜说的这种情况,那就正好拯救了不少被拐儿童。

即便没有,也就是加班排查了社会隐患,毕竟城市中的流浪人员越多,不仅影响市容,可能还会造成社会动荡。

月颜稍稍放心,还好认识周舅舅这样的位高权重者,否则她的提议可能会被认为是无稽之谈。

从警察局出来,别说什么心理阴影了,月颜现在心里想的只有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她和周博衍坐在车上。

她不甘心:“你说要是被拐卖的孩子找到了,可是他们的家人并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呢?要是一个孩子从出生就能留下自己的身份信息,只要失踪就能通过专门的系统查到他的位置,那人贩子还敢这样胆大包天吗?”

就算在科技发达的新世纪。失孤父母寻找被拐卖的孩子都花费了20几年才能找到。有些孩子是已经找到但是因为失踪的时候太久,父母已经抑郁离世,拿不到DNA对比。

总之无论是找孩子还是找父母都很麻烦。孩子是找到后,和父母对比DNA才能知道是否是亲人。

和孩子的相认全靠父母对孩子的记忆,在这之前父母可能得跑遍全国去搜寻自家孩子可能会被卖掉的地方,有可能会和孩子背道而驰。有没有一种办法能从根上杜绝孩子被拐卖?

“你说的可能未来会实现,但以现在的科学技术我不能保证。”就算是在未来的星际,即便孩子刚出生就登记了身份信息,但是也会有孩子出生就被抱错的情况存在。

月颜叹息:“任重而道远,科技在不断发展,总会有那一天的,让人贩子的存在成为历史。不行,回去我得跟莲花讲讲,让她上学的时候和村里的孩子们一起,不要一个人落单。”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因为接触到了这些沉重的事,倒是没有第一次单独约会的尴尬。

其实说是约会,两个人都是恋爱小白,根本不知道恋爱该做什么。其实这样的相处也不错。至少了解到彼此的三观都是一致的。

周博衍开车去接月颜的父亲他们一行人。

这一次两边一拍即合,水泥厂的副厂长好说话,价格给的又合适,两边已经谈好了。

水泥厂的副厂长一听说是买水泥要修村里到镇上的路和翻修镇中学,又给他们便宜了一点,这可真的是不赚钱的价格了。

水泥厂比丁大内部“代购”的价格便宜不是一丁半点。

看来丁大说的价格并不是不能赚到钱,只是不能让他赚到大钱罢了。修房子和修路肯定不可能只用一吨水泥,但是丁大完全就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而且水泥厂副厂长还认识砖厂的厂长,主动帮他们牵了线。

“戴厂长我熟悉,他人也不错。你们既然是买砖头修学校,他肯定也给你们算低价的。”

说完他就让门卫去喊镇上的砖厂工人,让他们通知厂长有生意了。

没想到今天出来买水泥,还顺便解决了砖头的问题。

大家喜不胜收。

离得近咋了?隔壁村又咋了?

还不如老老实实在人家厂里买东西呢。

就在等砖厂厂长的空隙,父亲给大家发了馒头,招呼副厂长吃鸡腿。

大家一边吃一边在闲聊。

村长的儿子不经意道:“我们隔壁村有个在水泥厂上班的人,前些天我们从他那里买,他临时变卦,想让我们给他加钱,我们还以为水泥厂的水泥很贵呢,原来比他卖的便宜多了。”

水泥厂副厂长皱巴着脸:“你们隔壁村那个亲戚怕不是专坑熟人的钱。”

水泥厂确实不可能杜绝谁家工人的亲戚找关系来买水泥,只要不让厂里往里头倒贴钱,不光明正大搁面上讲,怎么定价就看他们个人。

像是丁大,说是最低价,其实比厂里的最低价还要贵十块钱。十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因为他们买的水泥可不少。

厂里给的最低价基本就是没得赚,但是图了个好名声,毕竟又是修路,又是修学校,哪个不是在干好事的。

他们到时候把这个往上一汇报,他们水泥厂就算这部分没赚到钱,肯定能得到表扬。

工厂能赚钱算什么本事?又赚不到大钱,每年不都赚这些钱。但是干好事得到表彰,这可是有锦旗拿的,挂在办公室多气派!

文书假装叹气:“我们当时也不清楚价格,以为隔壁村的可能会便宜。人家说第二天找亲戚过来跟我们谈,结果第二天说是不卖了,我们一听就知道这是嫌价格低了,不想赚我们的钱。”

副厂长舔了舔手上的油,摇头:

“这人功利心太强了,他家亲戚叫啥名字?”

大家面面相觑:“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去的是隔壁丁家村,卖水泥的好像是他舅哥。”

打听不到名字,副厂长也不在意:

“不是什么大事。连自己人都坑,成不了什么气候。”

很快,戴厂长骑自行车赶了过来,他头上的帽子都是歪的。

“家里孩子吵着闹着要跟过来,急得我骑上自行车就往过来跑。”

戴厂长一听说是要修镇中学需要买砖,直接大手一挥,说半价卖他们,剩下的钱他们几个厂长凑凑。

说起来镇中学要倒闭的话对他们也不太好。学校当然是越多越好,要是镇中学重修,孩子们就有两个学校可以选择,而且还是新学校。

月怀德第一个不赞同:“这怎么能行呢,您就按最低价格卖给我们,不会让砖厂赔钱就行。”

戴厂长哈哈大笑:“大兄弟是个爽快人,那我就按厂里最低价给你们,咱们都不吃亏,怎么样?”

月怀德只是不想欠下大人情,半价买的砖头,人家得掏几个月的工资才能补上窟窿。

这样皆大欢喜的场面来说正好。

周博衍和月颜过来的时候,月怀德他们已经商量完了,两位厂长也都离开了。

上车后,月怀德不禁感叹:“所以说还是国家的企业好,私人的什么价格都敢要。人家就是敞亮跟你做生意,明码标价,还能讲价,不坑你钱。咱们安城那个服装厂除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