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70.测谎仪

谢邀,一点都不想去放鞭炮。

但月颜还是披上了奶奶借她的大花袄,带着莲花妹妹一起来到院子里。

“外面的小孩子都很调皮,我们就在院子里放鞭炮吧。”

脸都吓白的莲花这下才放松下来。

“好,我想在院子里放鞭炮。”

其实就是在鞭炮盒子上用磷摩擦产生火花,再把鞭炮扔出去。

莲花亲自放了几个鞭炮,发现也没有那么吓人,胆子也渐渐的变大了。

她刚打开大门,就有个熊孩子把鞭炮扔到她脚下,莲花连忙后退。

鞭炮在地上炸出来灰尘,威力倒是不大。

莲花立即反击,擦亮一根鞭炮扔在对方脚下。

小孩欺软怕硬不成,眼见莲花手上盒子里的鞭炮比他的还多,吓得转身撒腿就跑。

月颜刚刚还想帮忙,没想到莲花胆子变大了:“现在不怕了吧?”

莲花喏喏道:“不怕了。以前我看到有人家婚宴放鞭炮,有个人被炸伤了眼睛,我就很害怕鞭炮,怕自己被炸成瞎子。”

月颜摸了摸她的头:“那种鞭炮确实要远离,你做的没错,下次遇见了大鞭炮要远离。”

莲花对她扬起笑脸:“嗯,我都听姐姐的!”

很快就到了进城的日子,周博衍开车带他们去隔壁镇。

月颜坐在副驾座,后座是大伯、父亲和村长的儿子。

周博衍改造的汽车内部空间不小,后座坐四个人都可以,这一次因为是办正事就没有带上莲花。

出门前奶奶非让他们带上午饭,硬是给他们塞了一包卤味。

里面有卤豆皮、鸡蛋、鸡腿、鸡爪和鸡翅膀。另一个包里全是馒头,是早上才蒸的,刚出锅的香香软软的大胖馒头散发着比蛋糕都要香甜的味道,月颜一口气吃了两个。

周博衍先把人送去了隔壁镇上的水泥厂。其实也没进镇子里,工厂在镇子外面修着,看起来规模不太大,应该是就是用来储存和运送水泥的。

厂里已经放假了,不过门卫还在,听说生意来了连忙就要帮忙联系厂里的领导。

月颜坐上周博衍的车离开。

大伯好奇不已:“他们是去做什么了?”

月怀德大概知道一点,听说今天还要审那几个人贩子,小周是过去帮忙,他闺女可能是想去看他们落马解恨。

他含糊其辞:“去县里有事,帮小周他舅舅干活,不是咱们该知道的。”

文书倒是心里好奇,什么事情不是他们该知道的?不过他也没插嘴。

来到警察局门口,周博衍停好车。

月颜在车上做深呼吸。

突然,月颜手上传来温热感,周博衍把温暖的大掌覆盖在她手背上。

他们都在车里坐着,外面的人路过也看不见。

“不要紧张,要是害怕我们就待会再下去。”

月颜嘴唇都白了:“我不紧张,我就是想看他们怎么遭报应。”

说着最狠的话,手却一直在哆嗦。

好在她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也就在车上耽搁了十分钟,他们才下车。

省里过来的老警员已经来了。

他们知道周博衍的身份,听说保密等级很高。

“小同志,你来了。这位是?”

他没有直接介绍月颜的名字,而是说:“她是我朋友,也是人贩子落马这次没被成功送走的受害者。”

当时月颜并没有留下录口供,因为她的情绪处在极端敏感的状态。只要提到人贩子的消息就会发呆,仿佛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这是她身体对自己的保护机制。

医生担心她自闭,不赞同警察当时录她的口供。

这一次月颜心态调整过来,愿意主动配合录口供。只要能把这群人贩子送到死刑,让她去枪毙现场观看她都能接受。

老警员点头:“抱歉,可能会提起你的伤心事,但是你的配合可能会拯救出无数正在受苦的女孩。”

月颜点头:“我知道,我正是为此而来。”

人贩子该死,那些被拐卖的少女何其无辜。

当时她从女人贩子的话里听出来,他们已经干出经验了,绝对不止审讯出来的只拐卖了六个姑娘。

而且他们很有可能是团伙犯罪。不然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后顾之忧?

周博衍现场表演他的天赋,测谎仪其实就是根据病人的心跳速度、血压变化等原理查找对方言语漏洞,攻克对方心理,根据话语漏洞击溃他们的防线。

所以这个东西真的不是什么神乎其乎的东西。就算后来据说有人能做出应对测谎仪的办法,现在的测谎仪对他们而言可是一大助力。

在两位警员的审讯下,人贩子挤牙膏似的又交代了两位姑娘,这两位还都是家都住在市里的。

月颜想到当时其中一人的对话,推测这两个被拐卖的姑娘里面其中一个可能遇害了。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警察,审讯员听到警察过来的低声耳语,把这句话说出来后,人贩子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下场已经逃不掉死刑,只是想着不过是蹲几年大牢而已。结果这下扯出来了杀人案,这可就得以命偿命了。

原本三个人嘴都很严实,谁都不愿意开口,于是警员把他们单独分开,单独对他们使用刚组装好的测谎仪。

很快这几个人贩子又各自交代了十来个名字,这让警员们瞠目结舌。

还好之前没有轻易定罪,要是给他们拉去枪毙了,这十来个姑娘可能这辈子都是下落不明。

月颜听说后恶心的感觉更重了,她又一次从自己刻意逃避的记忆里搜寻能够帮忙的信息,希望早日将这群人贩子绳之以法。

靠着配合测谎仪,加上警员故意引导测谎仪能够听到他们心里的想法,人贩子彻底崩溃了。

他们是有团伙的,流窜在小县城和村庄。

县城里的姑娘都是被他们直接绑架卖了;村里的姑娘就好说了,他们跟女孩家长说有个优秀的男人想娶老婆,但是对方家里有点远,先带他们家闺女去瞧瞧,要是不放心的话,就给人家父母二十块钱,直接把人家闺女买走了。

如果母亲不放心和闺女一起去,他们一次能做成两笔生意。

月颜听完手指头在颤抖,她被人贩子的行为气到发抖。

乡下重男轻女确实多,人贩子把饼画的这么好,老实人哪分的清骗术,谁不想让自家闺女嫁个好人家。

她想到了莲花,要是莲花没有跟着她妈妈改嫁,孤女寡母很有可能会上当受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