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八卦和买房

过了一会儿王荷翠的另外两个小姐妹也到了,她们左右两条辫子都绑着发圈,月颜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她家卖出去的。

主要是一眼看过去就能发现她们头上的发圈做工粗糙。

而她家发圈受欢迎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质量对得起价格,消费者花钱不会觉得买亏了。

见好姐妹有难,张翠平立即开始阴阳怪气:“有些人就是脸都不要了,男女授受不亲都不知道,今天收了人家的东西,是不是明天就要结婚了?”

苏玉无助的低头咬着下唇,她心里委屈不已,是曹文凯非要送给她发箍,怎么就成了自己主动要的?

而且她明明没有告诉别人,张翠平是怎么知道的?

曹文凯还没来,苏玉的后桌男生突然拍桌而起:“张翠平你说话嘴放干净点,一个女孩子整天像个泼妇一样,以后谁敢娶你!”

崔康也是三中过来的学生,他一直暗恋着苏玉,没想到竟然和苏玉分到一个班还成了苏玉的后桌。

他替苏玉挺身而出,张翠平被吓一跳。

张翠平不甘示弱:“你算老几?苏玉欺负我姐妹,你来掺和什么!你和她什么关系这么护着她?”

苏玉连忙站起来劝架,她声音轻飘飘的,语气温柔无助:“大家不要吵,都是我的错,是我伤害到了王荷翠同学我向她道歉。”

月颜听得一个哆嗦,夹子成精了这属实是。

苏玉看向崔康,像只单纯无辜的小白兔:“你不要替我说话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收别人的礼物,都是我不好。”

她又转头看王荷翠:“王同学,我向你道歉,我真的没有主动要东西。而且我爸爸是厂长,我每天都有零花钱,我完全可以自己买。”

张翠平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家里有个臭钱了不起啊!”

而大多数和苏玉关系不熟的同学听到苏玉是厂长的女儿后,对她的态度就变了。

“你们几个真是够了,三个人欺负苏玉一个,人家苏玉做错什么了!”

“就是,大清早的不让人安宁,嘴臭的和粪桶似的,这种人怎么考上的高中!”

“小小年纪嘴这么坏,家里人也不是个好东西。”

情况直转急下,王荷翠原本还是弱势方,现在她们完全自找苦吃了。

而苏玉虽然满脸担忧之色,到底是太年轻,月颜看出来她志得意满。

不愧是女主,以一敌三还能收获一堆帮忙说话的人。

苏玉今天依旧是穿着她钟情的白色连衣裙,她披散着头发,头上的发箍是白底蓝色波点,看起来清纯可人。

曹文凯姗姗来迟,听说苏玉受了一顿欺负差点委屈哭了,这事还是因为王荷翠而起。

曹文凯气冲冲来到王荷翠面前大声怒斥:“我明确拒绝过你,你要是再带着你的狐朋狗友欺负苏玉,别怪我不顾及邻居情分!”

“收起你的自以为是,我和苏玉同学是知己,我俩关系纯洁,而思想污浊的人看什么都不会纯洁。我就算喜欢校门口卖冰棍的大婶也不会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他气的够呛,想到当时苏玉被人欺负的柔弱无助,他就恨自己没有早一点来到学校。

而王荷翠已经惊呆了。

包括她的小姐妹们,也都被曹文凯吓住了。

曹文凯的模样像是要吃人一样,她们一言不发,王荷翠两行眼泪滑落,然后哭着跑出教室。

月颜心情复杂,这个男主有点没意思,就算对人家没兴趣,话也不能说这么重,唉。

可怜了王荷翠,她和男主应该是青梅竹马,而且听起来两家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看男主的态度似乎对王荷翠无感,平时也没见过有接触。

但是听王荷翠话里的意思,她一直在关注男主,对男主很熟悉的样子。

该不会是有娃娃亲?

月颜摇了摇头,早自习铃声响完王荷翠还没有回来。

“不好了,有人要跳楼!”外面突然传来喊声,一个班的人都沸腾了。

“老实坐下,老师出去看看!”

不会是王荷翠吧?

她转身看了眼空位,王荷翠的小姐妹们同样心急如焚。

王翠平咬牙切齿:“肯定是因为曹文凯!”

陈冬梅:“他说话那么伤人,小翠怎么受得了。”

马晓丽:“都怪我们没有拦住她,她说要静静就没跟过去。”

陈冬梅:“小翠真是傻,曹文凯他妈喜欢她又不是曹文凯喜欢她,现在流行自由恋爱,她这算什么。”

张翠平:“话不能这么说,自由恋爱也得父母同意才行,苏玉她就是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马晓丽:“没有苏玉横插一脚,曹文凯肯定就和小翠在一起了!”

月颜从她们的八卦总结出来:没有娃娃亲,不过曹文凯他妈把王荷翠当成未来的儿媳妇,但是曹文凯不喜欢王荷翠,还和苏玉走的近。

这就说的通为什么王荷翠对曹文凯是一种了解又熟悉的口吻了。

说到自由恋爱,即便现在推崇自由恋爱,也还是有很多女孩子会身不由己嫁给父母指定的人。

很快老师就回来了,王荷翠一直没回来。

月颜心里一沉,原书没有男主正面和反派女配们吵架的剧情,难道要被蝴蝶效应?

好在她课间听到走廊有人在讨论,跳楼的就是王荷翠,她被救下来了,学校通知家人把她带回去,所以才没有来上课。

她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

回到教室,王荷翠的几个小姐妹萎靡不振趴在桌上,另一边曹文凯也是坐立不宁。

苏玉倒是惊讶了一会儿,但她可不同情王荷翠,一点事就要死要活,未免也太脆弱了。

不过她还是面带担忧地约了曹文凯去操场:“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我吧,一切都是因为我而发生的,你不要自责。”

曹文凯点头:“嗯,我不自责。”

苏玉剩下的话突然就接不上了。

她冲曹文凯笑了笑:“开心一点,放学后我们去探望她,好歹是我们的同学。”

曹文凯脸色不自然地点了点头。

放学回家,月颜第一时间跑上楼给周博衍分享了今天发生的八卦。

“小非哥哥你都不知道当时曹文凯说的多难听,还把小翠和卖冰棍的大婶比较。”

周博衍赞同地点头:“这种男生确实不太成熟,性格易怒,不建议和他做朋友。”

月颜深有同感:“是的,我觉得苏玉也有问题,好话坏话都让她说了,她还委屈上了。”

“这种女孩子小心思多,月月别被她坑了。”

月颜不以为然:“我不喜欢她,说话轻飘飘的听都听不见,还总是一脸委屈,像是谁都对不起她似的。”

周博衍笑了笑,小丫头知道女主的真面目就行,自己也不用担心她变成书里的恶毒女配。

吃过饭,文红玉得知父女俩要去买房,惊讶的合不上嘴。

“你们认真想过了吗?这可不是小事!”

月颜拍着胸膛:“当然想过了,我们赚了这么多钱总不能全都存银行吧,钱只有花出去才会增值!”

文红玉点她脑门:“就你理由多,但是妈妈明天得去外婆家一趟,免得你外婆生气。”

月颜记忆里没有对外婆的印象,剧情里也没有写过,只有见到了才知道。

她眼巴巴道:“那我明天可以一起去吗?”

文红玉还没说话,月怀德把女儿带到身边:“明天咱们去看房子,你妈一个人回去就行。”

月颜大概懂了外婆家的态度。

唉,妈妈夹在中间也很难啊。

得想个法子改变外婆对她们父女俩的态度。

不过将心比心,如果她是外婆,自己的宝贝女儿下乡嫁给了一个没文化的农民还有了孩子,她对拱了自家白菜的大猪蹄子也不会有什么好态度。

月颜和父亲一起出门看房子,月怀德纠结不已:“月月,你会不会觉得爸爸很没用?”

月颜诧异道:“爸爸是介意外婆不喜欢我们父女俩的事吗?”

月怀德垂头丧气:“别家小孩都有外婆和舅舅疼,你跟我们去外婆家连话都不敢说。你外婆虽然不苛责你,可也不跟你亲近,都是爸爸的错。”

月颜弯了弯眼:“爸爸,如果我是外婆,我应该也会生气妈妈自作主张就跟别人结婚。外婆不喜欢我们,我们更要努力赚钱过好我们的日子,让外婆知道妈妈嫁的是良人,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

她看得出来妈妈提到外婆的时候没有反感的情绪,所以母女关系并没有闹僵,两边还在走动。

月颜猜测外婆最大的心结应该是妈妈擅自嫁人。以文红玉的条件改嫁也大有人要,而她嫁的是条件远不及外婆家的乡下人。

虽然这么形容爸爸有点不好,月颜更希望爸爸努力一把,让妈妈过得好一点,不后悔她当年的选择。

月怀德认同道:“你说的对,爸爸是该考虑以后了,不能每次让你去外婆家都小心翼翼。”

月颜上楼喊了周博衍去看房,周奶奶给她开了门。

“小非在房间写作业。”

月颜敲了敲门。

“进来吧,门没锁。”屋里传来周博衍的声音。

月颜推开门,周博衍正在聚精会神地做物理实验,看起来快要结束了。

她没有说话,站在一边等周博衍忙完。

“好了,大功告成。”周博衍伸了个懒腰。

“咦,月月什么时候来的?”

月颜无奈:“五分钟前,小非哥哥你让我进来的。”

“对不起啊,做实验太入迷了。”

月颜淡笑:“没关系,看着挺有意思,虽然我没看懂。我是来叫你去看房子的,我爸在楼下等咱们。”

和周博衍匆匆下楼,周博衍满是歉意:“叔叔久等了,不好意思,我耽搁了一会儿。”

月颜在一边抿嘴笑。

月怀德大大咧咧道:“没久等,你这孩子就是客气。”

月颜和周博衍同时出来的时候,月怀德有一瞬间的错觉,他家闺女和这小子看起来还挺配。

不过这点想法很快就烟消云散。

一个大人和俩小孩跑了城里好几个租房子的地段,有门面的基本不大,带院子的没有门面。

月颜两个都想要。

周博衍则是想挑个环境好的,起码周边治安得好。

月颜想了想和他统一战线,这个时候可没有扫黑除恶,黑社会是敢杀人放火的。

最终月怀德也觉得治安得放在第一位,可选择的范围就小了。

最终达到要求的房子在城另一边,据月怀德说距离外婆家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了。

这家人兄弟姐妹们住在一起,半条街都是他家的房子,他们要举家去沿海城市做生意,急着脱手房子和家具,已经卖出去两套。

主家和老大家去年才装修过,主家是二层洋楼,院子够大,房子都是新盖的,家具是新置办的,院子里铺的是碎石路,最关键的是竟然是两层楼。

这套房子价格比较高,一时间没有人敢接手。

月颜问了价格,对方一口咬定三千块不还价,带家具。

她看向周博衍:“小非哥哥,这套我家还是不要了,超出预算了。”

周博衍很中意这套房子,他没有直接说要买,而是和对方讨价还价。

他在和对方心理拉锯,这套房子三千块是虚高的,两千七是对方的底线。

月颜见卖家不松口,她看向对门的老大家。这个房子也是二层,就是普普通通的装修,同样是大院子,院子铺着石板路,两边有菜园子,她还挺喜欢这个田园农家乐的风格。

“叔叔,这家房子怎么卖?”

中年男人和周博衍心理拉锯的同时回答她:“2500不还价,有家具。”

月颜笑眯眯道:“叔叔,我们两家都要买房子,能不能给我们便宜点?”

男人看了看周博衍,又看了看她:

“你们不是一起的?”

“我们是一起的,但我们不是一家人。”

男人有些犹豫。

“汪汪…”男人家里跑出来两只黑色小奶狗。

“叔叔,你看你家小狗都帮我们求情了,你就便宜点吧。我们两家买下房子一定会好好善待,这里以后就是我们在城里的根。”

经过她的软磨硬泡,最终不知道是哪句话打动了对方,中年男人终于愿意松口。

周博衍看上的房子2700块钱,月颜看上的房子在周家对面,2200块钱。

当然不是当场付钱,而是约好时间签合同,男人还要办理相关产权手续。

这个时候的房子可以用赠予的形式买卖。

订好了房子,月颜松了口气,手上还剩下八百。

她看向周博衍:“小非哥哥,你买这么贵的房子家里会同意吗?”

三千块钱一般家庭可拿不出来,这家人最值钱的就是主家和老大家,剩下的房子都是八百统一出售。

所以她很担心周博衍拿不出这么多钱。

周博衍被她担忧的眼神看得失笑:

“我爸妈定时给家里寄钱的,放心吧。”

月颜震惊了:“你爸妈?”

“嗯,我父母在外地工作。”

月颜猜测小非哥的父母可能是第一批创业的人,家里有冰箱就不稀奇了。

回到家里,文红玉得知父女俩买房子花了两千二,做饭都在精神恍惚。

月颜吃了一口最爱的炒蛋,差点被甜死。

“妈妈,你炒蛋放错调料啦。”

“嗯,下次注意。”文红玉敷衍着点头。

月怀德和女儿对视一眼,父女俩担心不已。

“妈妈,你有话就直说吧,别吓我们。”

文红玉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太震惊了,两千块钱的房子,是什么样啊?”

月怀德补充:“是两千二。”

月颜安抚着母亲:“要不我们签合同的时候您跟着去看看?房子挺大的,两层楼,有个大院子,还能种菜呢!”

她上辈子没有自己的房子,这辈子终于要有家啦!

文红玉也不知道自己答应了没有,她整个人恍惚了一晚上。

第二天文红玉回了娘家,娘家兄弟对她都不错,毕竟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上面三个哥哥都结婚了,底下还有个弟弟去当兵了。

“小玉回来了,快坐。”大嫂挺着大肚子拉她坐下,今天家里没人,都去上班了。

“大嫂,妈去哪里了?”

文红玉坐立不安。丈夫和女儿买了两千块钱的房子,她像做梦似的,急需和妈妈谈谈心。

“妈知道你今天回来买肉去了。”

文红玉家里是少见的不重男轻女,因为上面有三个哥哥。她命好,从小就被宠大的。也就是因为如此,她草率嫁人的事才让娘家人难以接受。

眼尖的大嫂怎么会看不出来文红玉心不在焉:“你看起来有心事,是不是受委屈了?”

文红玉强颜欢笑:“没有的事,怀德他还不至于欺负我。”

大嫂心里担忧:“要不我去帮你把妈叫回来。”

文红玉连忙把她按坐下:“大嫂你别乱跑,你可是有身子的,这肚子起码得是双胞胎。”

话音刚落,老太太回来了。

“妈!”文红玉扑上前一把抱住老太太。

老太太手上提着一吊肉,看着精神抖擞:“怎么了?受委屈了?”

文红玉放开母亲:“没有,就是想你了。”

老太太放下肉拉着女儿:“瞎说,你这黑眼眶,是不是吵架了?”

文红玉摇头:“真没有吵架,家里是出了点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