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69.丁大反悔

……

电视节目一直播到晚上十点多才结束,电视屏幕变成一片花白,村里人意犹未尽地离开月家。

月家终于恢复了清净,院子里堆的全是花生壳,厚厚的铺了一层,踩在上面哗哗作响。

今天大家都很高兴。大家一边聊天一边打扫院子,大人们手脚麻利,很快就扫完了院子。

月颜问奶奶:“要是他们之后还来看,那不是每天都得把院子扫一遍?”

家里院子还挺大的,有一半打了水泥用来晒东西,另一半留着种经常吃的菜。

几个人打扫完院子累的气喘吁吁。

大伯母笑道:“就今天给他们吃花生,明天就不让他们带吃的,板凳还是得自己带着。”

这样就能很大程度的保证院子里的卫生。虽然还是会带些泥巴过来,但这本来就是农村,走哪都会沾泥巴,好歹不用每天打扫。

已经快十一点了,老太太给肚子饿的人都下了碗鸡蛋面。月颜发现自己的碗底还卧了一个荷包蛋,别人碗里都是一个蛋,就她有两个。

老太太冲她使眼色,让她悄悄自己吃了。

说起来老太太倒不是不重男轻女,只是当时她都以为自家老大和老二这辈子都得打光棍,月颜相当于是月家唯一的后人,所以对她倒是很疼爱。

没办法,另外两个儿子连媳妇都娶不起,说不准以后自己这三个儿子到了年纪都得让月颜给他们三兄弟摔盆。

后来去了城里,老太太知道了更多事。尤其是老三靠着闺女的头脑才赚到了大钱,让她更加真心疼爱孙女。

以真心换真心,她们老月家没有亏待月颜,现在月颜有本事了也不忘家里人,是月家的福气。

今天吃晌午的时候,老三说买电视机的票还是月颜给弄到的。

老太太是越听越喜欢。

闺女咋了?就算红玉以后生个大胖小子,月颜也是她最宝贝的孙女。

月颜吃完夜宵原本想在院子里溜达溜达消消食,结果被奶奶赶到了房间去睡觉。

“都半夜了还不去睡觉,别跟你爸他们学。”昨晚几个儿子大半夜不睡觉还在嘀咕,她隔着墙都能听到,不知道哪来这么多话!

月颜没办法,只能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揉肚子。

“莲花,你肚子撑吗?”

莲花小声回答:“有一点。”不过她很开心,吃撑总比吃不饱好。

“我教你揉肚子,这样容易把刚吃进去的食物消化,不然你睡不着的。”

莲花懵懵懂懂的跟着月颜学,结果她揉着揉着就睡了过去。

好吧,原来吃撑了睡不着的只有自己。

她打开手机,手机电量还挺足。来到奶奶家之后手机就没有充过电,她也没怎么碰过手机,顶多是看个时间,电量一直都是出门前的状态。

当时被人贩子拐走的时候,她还在担心手机会不会因为天冷自动关机。结果现实告诉她不会,这几天过去她没有碰手机,电量只消耗了百分之五。

是她想岔了,毕竟这是手机刚出现的时候,手机上唯一的软件就是几个单机小游戏和类似于邮箱的聊天工具。又没有流量和电话卡,更别提什么后台运行软件,当然没有那么耗电。

而且这个手机才造出来多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一晚上跑完了电量。

这个时候的手机电量倒是可以参考老年机的掉电速度,只接打电话能管半个月。

她本想给周博衍发消息,给他说声晚安。想了想周博衍应该也睡了,毕竟今天他还开了车。

没想到手机突然振动,是周博衍给她发的消息。

“早点睡,别看手机了,晚安。”

月颜心里嘀咕:他是有透视眼吗?怎么连自己正在玩手机都能猜到?

周博衍的手机是没有电话卡的,他之所以能打电话,是依靠的他还没完成的模拟通讯技术。

模拟通讯技术比较落后,限制也比较大。周博衍本来不想把手机设计的这么笨拙复杂,他的技术能让他造出来半成品智脑,也就是掌上全息电脑。除了芯片不能植入人体,和智脑无差。

可是当前的科技和材料只能让他做到这一步,对他而言送给月颜的手机是比较原始落后的技术。

月颜不能打给别人,因为除了周博衍没有第二个使用手机的人。只有周博衍的手机能接打座机电话。

月颜的手机现在就是没有插卡,没有联网的“样品手机”,但这个样品手机在整个华州独一无二。她的手机才会是今后市场上所有手机的雏形。

月颜放下手机躺在床上,今天的事让她感觉像做梦一样。昨天晚上还以为会和周博衍闹得老死不相往来,今天就收获了一个男朋友。

当然,这个恋爱得先偷偷谈。她倒是不介意被父母知道,只是父母可能会胡思乱想。

月颜算是比较保守的人,有些事只能在特定的年纪才能发生。比如从少女变成大人的过程,除非是双方已经见过家长并且领了证,确定了婚礼时间才能进行到那一步。

这些事情在适当的年纪,她会与周博衍提起来,当然并不是现在。现在的他们都还是学生,肯定是不会发生到那一步的。

倒是原著小说里,苏玉在高中毕业的暑假就和曹文凯偷吃禁果。虽然他们已经成年,做出这种事还是胆大包天。

这是苏玉作为主角遇到的第一个挫折。她的父母看不上曹文凯,甚至对曹文凯破口大骂、出言嘲讽,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是这一次矛盾让主角的感情得到了升华。

苏玉违抗了家里的命令和曹文凯一起去了沿海城市的大学。后来服装厂倒闭,苏玉父亲失业,曹文凯却做生意发家了,苏玉父母上赶着舔他,支持他和自家女儿在一起。

想的有点远,苏玉现在和她又没有关系了,她现在都焦头烂额了吧。

学校的风言风语怎么会传不到苏玉家里?尤其是得知曹文凯家就是个条件一般的家庭,苏玉父亲不可能同意她和曹文凯混在一起。

苏玉肯定是要为了曹文凯对抗自己亲人的。

想着想着和苏玉有关的剧情,月颜渐渐睡着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他们又去了丁家村。

这次丁大的态度判若两人,直接让他们离开。

“老弟,不是我不帮你,是我那个亲戚说了,现在厂里查的严,没有门路给你们弄出来。虽然你们说是两笔大生意,就是和我家亲戚无缘了。”

谁也没想到丁大会突然反悔。

但是人家不想卖他们也不能强买。

一行人只能灰心丧气的回家。

等他们都离开后,从丁大屋里出来一个嘴边长着很大一块痣的男人,他的一言一行都透露着猥琐。

“看我跟你说的,他们要是真心想买肯定会加价钱。既然不加钱,说明咱们这次生意赚不了多少钱,我往出来运也是有风险的。你看都不用我出面,这不就给你解决了。”

丁大连忙给自己这个亲戚递烟,这包烟还是昨天月志远给他的。

“行了,没事我就回去了。下次水泥价格要是谈不拢就不用卖了,咱们的价格必须得有得赚。”

回家路上,大伯不甘心:“为啥这个丁大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月颜淡淡道:“是有人在背后指点他了吧,人家不想卖给咱,就是嫌价低想让咱加钱。”

月怀德愁眉不展:“想加钱他不直说,非要搞这些弯弯绕绕。”

月颜摊手:“他应该是觉得我们给不起吧。”

现在只能去水泥厂跟人谈合作,水泥厂又在隔壁镇上,还要路过县城,少不了要蹭周博衍的车。

周博衍倒是没意见:“不急的话后天可以吗?后天我要去一趟县城,到时候把你们送过去,我再返回县城。等我忙完去接你们。”

月怀德连忙道:“当然不急,不会耽误你的正事就行。”

文书倒是心生雀跃,他还没坐过小轿车!

回到家里,中午的午饭是炖菜。

厨房弄了好大一锅,下面是炖老母鸡,放了很多农村晒出来的干菜,有放了红薯粉条,干菜吸了汤汁以后吃起来贼有嚼劲。

锅边贴着面饼,下面吸够了汤汁,上面饼烙的酥脆,这顿饭就连周博衍都加了两碗饭。

月颜心想,月家这养几只鸡都不够她们造的,回来才两三天就已经吃了两只鸡,都是奶奶从村里收的。

要不让奶奶再养点鸡鸭鹅,家里再喂两头猪。铁锅炖大鹅味道不错,养猪的话家里过年就不用再去买肉了。

可惜村里养殖业不好干,距离城市太远了,交通又不发达。

还不如种点果树,运不出去就做成果干。再种点蘑菇木耳什么的,都能成为干货,而且还不愁销路。

这些事等她抽空提起来大家一起集思广益,看他们最后想做什么。

自己可以帮忙出本金,到时候让他们赚钱了再还回来就行。

以大伯和二伯的性子,肯定不可能收她这个侄女的钱,用借的名义就行。

村里已经有小孩开始放鞭炮,是那种没威力的响炮,皮一点的孩子还会故意把鞭炮扔到胆小的孩子脚下。

莲花躲在家里不敢出去,看来是被鞭炮留下了阴影。

月颜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过放鞭炮的声音,不过她也不想去放炮。

结果周博衍敲了敲她的窗户。

“我在村里买了两盒响炮,你要和莲花一起玩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