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64.镇初中

……

镇上有一家简陋的民房,站在门口就能感受到这家的贫穷。堂屋里没几样家具,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凳子椅子,像是从哪淘回来的。

瘦高个的中年男人陈如海和妻子赵红梅坐在院子里吃午饭,小桌子缺了条腿,用棍子撑着。

院子里堆着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能看出来这家人生活十分拮据。

桌上只有一小碟菜,看起来黑漆漆的毫无食欲,是腌的咸菜。夫妻俩碗里是连米都看不到的米汤糊糊,手上拿着半块卖相不怎么样的高粱馍,不至于让他们吃不饱肚子。

夫妻俩都是愁眉苦脸。

红梅皱着眉头:“县里没有办法,要不咱们再跑去市里问问?”

陈如海叹气,他想掏出一根烟抽,又想到自己早就因为没钱戒了。

“市里管不了咱们,国家要是有钱肯定会发展教育。都知道国家缺钱,怎么顾得上我们这个穷乡僻囊,这学校是我私人开的,咱们只能靠自己。可惜县里没有飞出去的学生,不然靠我这张薄面倒是能请人帮忙。”

红梅忍不住数落他:“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让国家帮忙,不想想咱下个月能不能吃上饭?家里的钱全都贴给学校,老师的工资都发不起,就算老师们有心想帮忙,可是温饱都不能够,人家怎么帮你?好在咱儿子在师范学校念书不至于饿死。”

陈如海的眉头皱成沟壑。

“让我再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要是咱们这个初中不开了,这周边多少个村里的孩子以后怎么办?都成文盲吗?”

红梅:“你不能想想我们娘俩?我不是说不让你继续办学校,好歹咱自己人得吃饱。我嫁给你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吃饱穿暖,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把咱这房子卖了?让我们俩睡大街去!”

陈如海被妻子道破心思:“红梅,你忘了咱当初处对象时候说的,你说你喜欢我有责任心、有担当,我不能现在就撂下挑子不管咱学校了。”

红梅抹了一把眼泪:“那儿子怎么办?儿子以后还要娶媳妇儿,你把房子卖了有没有想过咱儿子?你对别人有担当,就对家里没有担当吗?”

陈如海沉默了,红梅背对着他。

这并不是夫妻俩聊天的本意,只是没想到他们还是吵起来了。

陈如海自知对不起妻子,可是镇中学一旦倒闭,周边将近十个村子的学生都没有初中上,相当于小学毕业就得成文盲。

另一所初中在隔壁镇上。而且还没有住宿条件。学生们要是过去上学,每天最晚得凌晨三点出门翻山越岭,晚上十点多才能到家。

这样的恶劣条件怎么会有家长愿意让孩子继续去读书?

就在这时,家里的大门被人“砰砰砰”拍响。

他们家是大门修在最外面,开门后是堂屋,穿过堂屋是厨房和院子,修在这条街上的房子都是这样的设计。

年轻小伙是学校旁边修鞋匠,店面是他自己家的。

这群山里学生上学最容易遇到的就是鞋开胶,他店里最火热的生意就是强力胶补鞋,补一次鞋一分钱,不论缺口多大。

一支强力胶可以用很多次,有些孩子的鞋裂口并不大,但是位置容易灌风或者漏水,就会在他这里补鞋。

他就靠着这样的薄利在校门口把摊子开了下去。

小伙子一脸激动:“海叔,你猜猜我刚刚听见了啥好消息?”

陈如海刚和媳妇吵完架,没空跟他开玩笑,站起来“呼噜呼噜”把碗里米糊喝了个干净。

他把碗重重放下:“天大的好消息对我都没用,除非天上降个菩萨帮我解决学校问题。”

小伙子眼珠子一转:“可让您猜着了,还真是天上降了个活菩萨,人家要给你们学校捐钱呢,刚刚还在学校门口打听你家地址。”

陈如海瞪他:“还没过年你就皮痒了,是不是等着我替你爹抽你呢?这种玩笑你都跟我开!”

小伙子扶着陈如海坐下:“我不骗您叔,人家真的在打听你家地址呢!不过人家打听完之后说要在学校逛一圈看看,说是了解你们学校的情况,好像不止要给你们捐钱。”

小伙子听到消息后撒腿就跑到陈如海家,第一时间汇报。

小伙心里明白,他和学校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是镇初中倒闭,他的修鞋摊子就没有固定生意了,到时候他还怎么存钱娶老婆?

“真的?!”刚被扶着坐下的陈如海蹭的站起来,红梅被他吓了一跳。

“唉,叔,你干嘛去!人家实地考察结束就过来了,你不如趁这会时间倒饬自己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红梅激动的语无伦次:“强娃,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人给咱们学校捐钱?”

叫强娃的小伙子猛点头:“千真万确,人家开着小汽车来的呢。据说是哪个村的出去赚了点钱,今年回老家想回报咱们镇。”

夫妻俩对视一眼,刚刚还在说要是镇上出去一个有出息的人就找人家帮帮忙,没想到人家直接主动找上门来了。

红梅用袖子擦了擦脸:“我跟你叔先去换身干净衣裳,要是人家来了你就帮我们招待一下人家…对了,瓜子…家里还有没有瓜子?再去买点水果糖,别怠慢了客人。”

强娃推着夫妻俩进屋换衣服:“人家好像就带了两个小姑娘,看着也就十来岁,瓜子茶水招待上就行。”

陈如海和红梅夫妻俩正襟危坐,这是他们少有的正式服装。一般只有在学校开大会的时候,陈如海才会穿上自己这身中山装,其实袖口已经有点磨毛,但是因着质量不错倒也不显旧。

夫妻俩和强娃焦急的坐着等着。

没一会儿又来了一个人,是强娃他爹。

“强娃,你腿跑这么快?”

强娃连忙扶住他爹:“爹,你咋来了?那些资助咱们学校的人来了吗?”

强娃的爹摇了摇头:“人家去邮局了,说是有点事情。我估计人家可能是一时兴起,并不是真想资助镇初中,毕竟人家看了一圈咱们学校就走了。”

陈如海夫妻俩傻眼了,这怎么能行呢?

“那他们有没有说啥?”

强娃爹回想了一下:“好像说是这里条件有点差,扶贫的项目有点多,要找人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对强娃爹这种成年人来说,这已经是委婉的拒绝了。

原话肯定不是这样的,只是强娃爹听在自己耳朵里就成了这个意思。

因为周博衍的手机在月家充电,他出门的时候没有带,留下骂骂咧咧的智脑。

月颜虽然带了她的手机,可是只能给周博衍发消息,毕竟没有信号塔和电话卡。

月颜和周博衍其实是去邮局给周舅舅打了个电话,问他能不能帮忙找两位对乡镇学校有扶贫经验的工作人员,让人家过来有偿出差,工资这里出。以及问周舅舅有没有门路帮忙给弄点学生读物一类的课外书。

周舅舅对于两个少年人的善心举动表示支持,并说很快给他们回复,到时候需要周博衍主动联系他。

现在是寒假,学校空无一人,学校的老师们都放假回了家,

看门的大爷就住在学校附近,听说这些人是来资助学校的,就把校门打开让他们看看学校的条件。

进入镇初中校园,月颜和周博衍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学校只能推倒重建。

学生们的教室是土房子,墙上落下来的都是土渣,玻璃窗户没一块完整玻璃。

这教室再过几年妥妥的就是危房,还没房檐下的燕子窝结实。一整排泥巴平房全都是学生们的教室,下一场大暴雨估计会把教室冲塌。

课桌也是破破烂烂,有的桌子腿下面垫着石头。椅子是两个人坐的长条板凳,要是同桌突然起身,另一个人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然后就是这个操场,全是黄泥土,地势还比较低,下雨能养鱼,而且操场杂草丛生,估计学生们开学第一课就是先带着镰刀来割草。

月颜没想到自己还真的猜对了。

学校的食堂是一个矮小的土屋子,这才是真的危房,墙都裂开了缝隙。

根据老大爷说,学校老师们都是蹲在食堂门口吃饭。

餐桌是不可能有餐桌的,学生们还好一点,可以在教室里吃。

厨房里只挂了一盏电灯泡,低低矮矮的悬挂在灶台正上方。

门卫老大爷是学校食堂的师傅,他个子瘦小,可以在厨房来回走动,像月颜和周博衍在厨房就感觉有点逼仄和狭窄。

尤其是周博衍,几乎得微弯着腰。

隔着窗户看老师们的办公室,采光条件极差,大白天看里面都乌漆麻黑。

老师们的宿舍更像是大学时候的学生宿舍,狭小拥挤,只有中间一张大木头桌子,剩下的全都放着床。

这一间屋子住着全校的女老师。其实也就六个,不过据说有三个带完这一届就不带了。

就算是想要把这群学生培养出来,可是学校已经发不起工资了,镇中学确实是要倒闭了,她们只能另谋出路。

学校的环境很糟糕,唯一的优点就是校长想要继续把学校办下去,还在一直想办法。

就冲着校长的人品,让她想到了当年倒贴钱开孤儿院的院长,月颜不会袖手旁观。

虽然说她是为了能让月家博得一个好名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多做好事在特殊时候不至于被人惦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