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62.坦诚

……

月颜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不会自作多情的去脑补周博衍对自己有意思。

只是周博衍反问她的话让她有一种暧昧不清的错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月颜只能敷药回答他:“算是一半的原因吧,另一半原因就是我觉得你确实不用对我负责。”自己又不是老赖,还赖上人家让负责。

眼看这一次谈话又要不欢而散,周博衍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月颜从没见过周博衍这样的神情,像是不解又委屈。她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话太重,毕竟周博衍确实是在为她考虑,自己多少有点不识好歹了。

月颜安抚他:“不是你的问题,你不用这样自责。”

等以后新社会到来,周博衍会知道女生是有穿衣自由的,到时候露肩膀还是露胳膊要是不小心被人碰到算不上流氓罪,除非是有人故意占便宜。

周博衍见月颜心意已定,终究是舒展眉头:“我知道了。”

月颜年纪还小,或许过几年就会忘记这件事,忘记对她而言是好事。自己反复提起来倒是在戳她伤口。

“以后如果需要我帮忙,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一直都把你当妹妹。”

月颜对他露出大大的笑脸。

“嗯,我也把你当哥哥!”只是心里有多难受,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说完,月颜对周博衍说了晚安,转身就要回房休息。

今晚她和莲花一起睡,周博衍因为是客人单独住一间房子,她爸和大伯一起睡。

月颜在心里唾弃自己,不就是暗恋失败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脸上笑得有多开心,心里就有多难受。

周博衍觉得不对,尤其是感觉到月颜心情低落,肩膀似乎也在耸动,反正这个时候不可能是在笑。

他心中隐隐有直觉告诉他,如果让月颜离开,或许他们以后会变得更生疏了。

月颜原本要回堂屋,突然手臂被人拉住,周博衍拉着她跑到了门外。

月颜老家对门的大门紧闭,平时没看到有人进出。月家门口是一棵被围起来的古树,大概需要三个成年男人合起来抱住才能圈起来。

夜幕降临,家家户户亮着灯,此时的村里已经没有在外面玩耍的孩子,就连路人也没有。

月颜被他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停在门口心跳才缓下来。

“怎么啦?”她知道周博衍不会害她,可能是有什么事要告诉她。

“月月…”周博衍看着地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决定迂回一点问:“你…你对喜欢的人有什么要求?”

月颜以为自己幻听了,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回答都变得磕巴。

“什…什么意思?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月颜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她想告诉自己是自作多情,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不就是“他也喜欢我吗?”

奈何这种错觉一旦涌上来,心跳就疯狂加速,月颜忍不住胡思乱想,万一呢?

她以前从没喜欢过别人,在遇到周博衍之前,她甚至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发现自己对周博衍就有了占有欲,不想让张翠平私下接触周博衍。

可能这种感情叫日久生情。

上一世别人追她,但是追求者们的感情来的很突然。好像就是因为看到她长的不错、学习成绩好,就想和她在一起。

月颜很反感这种还没有了解过自己真实性格就想和自己在一起还画大饼的人,她认定这种感情不会长久。

她喜欢上周博衍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一开始她只是想和对方做朋友,只是周博衍的各方各面、包括他的性格都很合自己的心意。

周博衍对自己好,却不对所有人都特别。他只对自己独特,就连自行车也只有自己独一无二。他平时看上去像是少年老成,但是在吃东西的时候就会化身为呆呆的吃货。

他会像是今天喝了白开水一样,告诉自己手机做起来并不难,但是会在自己提到今天家里吃火锅的时候偷偷咽口水。

他在帮自己暴打人贩子的时候霸气外露,却在家里没有火锅底料让他煮面的时候扭扭捏捏试探自己有没有多余的锅底。

人是多样性的,但周博衍的每一样性格都很吸引她。学习时的认真严肃,闲暇时候的风趣幽默、温文尔雅。

她无比庆幸周博衍不是原著小说的男主。如果让他对苏玉死心塌地,月颜感觉自己可能会真的成为恶毒女配。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博衍终于再次开口:“之前我一直在想,喜欢是什么?我不明白这种感情,爱情可能就是多巴胺分泌产生的一时好感,等到大脑疲倦以后,感情就会消失,双方形同陌路。在我翻到课桌里别人表达好感的纸条的时候,我的内心没有产生丝毫波动,我以为自己这一生或许会和科研作伴。”

“但是当我错过了你的生日,在分开的那一个月我体会到了思念和煎熬的感觉。我担心你会不会因为我错过你的生日难过,又怕你因此会和我疏远。”

“其实我能感觉到你隐隐约约的情愫,可是我不敢回应你。我只想默默守护着你,强迫自己把你当成妹妹。”

因为我只是一本书里的角色,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在剧情的操控下不由自主把自己的一切拱手相让,然后陷入原本剧情里的车祸。即便现在的男女主并没有原著中表现的优秀,甚至还声名狼藉,可谁也不知道蝴蝶效应会产生什么样后果。

周博衍当然不会和她说这些,他暂时不准备告诉月颜穿书的事,如果自己能躲开剧情中的车祸情节,他就把所有的一切坦诚相告。

月颜愣在原地,原来自己拙劣的隐藏感情并没有用。因为他也对自己有意思,可是他为什么不敢?

她直直盯着周博衍的眼睛,周博衍侧过头闭上了眼睛。

“你为什么不敢?你转头看着我,我不信你眼里没有我!”

周博衍自顾自说道:“在你失踪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我怕他们发现手机的存在把手机扔掉,失去你的定位,更怕你会受到他们的伤害。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能把你救出来,以后就守在你身边,让你平安顺遂。”

“但是我看到你憔悴的脸色,我想起来这个社会对女性并不友好,用贞-操观念将女性束缚。我担心你可能会钻牛角尖想不开。我卑劣的想,我只是对你负责,我只是守着你长大成人,并不奢望能和你在一起。”

月颜越听越不对劲,为什么明明听着像是在表明自己的心意,可是却像是在说遗言似的。

她打断周博衍:“和我在一起不算是奢望。我只是脑子聪明一点,你才是天才,和你在一起才是我高攀。”

听他把自己夸得这么夸张,月颜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真的有这么优秀吗?

“我不想自私的让你现在就和我绑定在一起,外面的世界很大,我只是在你现阶段所接触的人里面优秀,未来你可能会遇到更优秀的人,后悔曾经的选择。”

月颜听不下去了,周博衍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遇到更优秀的人自己就会移情别恋吗?

月颜再次打断他的话:

“那你就不能问过我的想法再自己做决定?我会只因为一个人优秀就和他在一起吗?优秀的人确实很多,但他们有多优秀都和我无关。首先请你分清楚主次,因为我喜欢的人很优秀,并不是我喜欢优秀的人。”

没想到在感情问题上,周博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所有的想法都像是个凄惨男二号的剧情。

在小说里,只有男二号才会用什么默默守护这种词汇,不敢奢望得到女主的偏爱。

关键自己又不是女主,只能说人在面对感情问题的时候都卑微吧。

她能想到,在周博衍眼里自己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当然这不是贬义词。简而言之就是周博衍是觉得现在哄骗了年幼无知的自己,未来自己遇到所谓的“良配”会和他分手。

月颜真被他气笑了,这都是什么脑回路?但凡他了解自己,就不会把她想成这种人好吧?

虽说今天两个人互相坦诚,确定彼此都对对方有好感,可是月颜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当然了,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小雀跃的。

月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我们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周博衍却没这么好糊弄:“我已经把自己的想法都坦白了,你呢?”

月颜看看天,再看看地,就是不看他。

最后才憋出来:“虽然我确实对你有过好感,但是并不代表我会原谅你把我当成见一个爱一个的人。”

周博衍连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在十几亿人口的联邦,是最年轻优秀的科学家,他却不是科学院顶级优秀的天才。所以自然而然的觉得现在的月颜年龄还小,容易一叶障目。

见月颜已经下定决心,周博衍只能成全她:“既然话已经说开,你不用胡思乱想,我还是会保护你。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

月颜被周博衍突然的转折弄得哑口无言。其实他只要服软道个歉就好,自己都给台阶了,他为什么不下!

她真心累:“那我去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