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60.对你负责

工人调好电视机,月老大抓了一把糖,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包香烟。老太太想留下工人吃饭,不过人家婉拒了。

电视机放在堂屋正中间,只要不动上面的天线可以随便挪动。

月老二打开电视,电视上突然出现了彩色画面,围在门口的邻居忍不住进门凑热闹。

“志远家的,你家电视里面的人物咋还有颜色啊?”

月老大笑呵呵:“是老三给买的彩电,又拦不住他,就知道乱花钱。”

嘴上说的是老三乱花钱,其实乐开了花。

邻居撇了撇嘴,她家孩子要是有老三这么有出息,她指不准比月志远还要高兴。

月老二出来送客:“明天晚上我们家放电视节目,欢迎大家过来捧场,现在就不留大家了。”

他们家老三和月月,还有这个小哥都没吃饭呢。

邻居们一边夸老三有出息,一边夸二老享福,二老笑得合不拢嘴,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邻居们很识趣地离开月家。

老太太连忙招呼两个儿媳妇做饭,让男人们坐在一起聊聊天。

月颜见莲花放不开,就没有让她留下来,她和莲花其实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莲花被她放走,进了厨房给大人们帮忙择菜。月颜也想去帮忙,被老太太赶了出来。

月怀德和大哥、二哥还有父亲在聊天,都是男人们的话题。

就剩下月颜和周博衍两个人尴尬的大眼望大眼。

周博衍主动邀请她:“要不在院子里聊聊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了隔阂。月颜知道都是因为自己的问题。

在医院的时候,月颜恳求父亲不要把她遭拐卖的事说出去,甚至没有去录口供。月怀德果然为女儿保密,连自己的亲兄弟都没有告诉。

这下两个人终于可以静下来交谈,月颜有点紧张。

最终还是周博衍先开口:“我不会把这件事讲出去的,我也会让舅舅帮忙保密。”

月颜感激道:“谢谢。”

她知道周博衍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其实月颜自己想开后自己对这事不是很在意,只是传出去会让家里人被戳脊梁骨。

“你身上的伤口还疼吗?自己上药会不会麻烦?”

月颜诧异的看他一眼,这话说的,总不能你来给我上药吧?

周博衍连忙解释:“我是说你妹妹可以帮忙。”

月颜摇头:“不用,都是我够得着的地方,她掐我就是胳膊和大腿。”

周博衍心疼她,却又帮不上忙。

他突然想起来在抱月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一片肌肤。而且他在接月颜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她的肩膀。

他记得这个时代的人似乎对清白极为看重,好像还有流氓罪。

周博衍似乎是做了很大的决定,他鼓起勇气。

“我…”

月颜很疑惑,今天的周博衍怎么总是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周博衍:“我救你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你后背,还不小心看到你肩膀,我会对你负责。”

月颜:……

什么鬼?怎么就要突然对她负责?

月颜似笑非笑:“其实你不说的话我应该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们就当它没有发生过,可以吗?”

“我可以欺骗你,但我骗不了我自己。我不小心毁了你的清白,必须要对你负责。如果以后你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不管你是想隐瞒他,还是想坦白,我都会给你作证。”

月颜脸色顿时变了。

她是对周博衍有好感没错,但也不需要对方来施舍自己,说什么负责的鬼话。

她不信周博衍对自己没感觉。可他后半句话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自己以后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她的喜欢就这么廉价?还能见一个爱一个?

月颜冷冷拒绝:“感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也不需要。我只要自己洁身自好,相信我的自然会相信我。如果对方不相信我,也不配成为我的伴侣。”

这是她第一次在周博衍面前提到关于另一半。这种事情对现在的他们来说还是有些禁忌的。

不过两个人都不属于这个时代,这些条条框框对他们而言形同虚设。

月颜的表现在周博衍眼里更像是破罐子破摔。

周博衍垂头:“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但是我还是会为你负责,一直到你不需要我的时候。”

他怎么就这么犟呢?还看着可怜巴巴的,到底谁是受害者啊!

以前就没发现周博衍会这么固执死板,他明明不是这种性格的。

月颜无奈叹气:“真的不需要,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他介意我的过去,那他就不是我的良配。”

还没讨论出结果,大伯母就喊他们去吃饭了。

这次谈话算是不欢而散。

是月颜单方面的不爽。

周博衍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总觉得月颜心情变得更差了。

是他说错话了吗?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吃饭的时候,周博衍作为客人受到了优待。月老大和老二得知他会改装汽车,顿时把周博衍当成自己同辈人。

月颜没想到吃顿饭的功夫,周博衍还比她辈分高了一截。

老太太特地把老母鸡分成两半。一半炖汤,另一半用来焖肉,闷肉里加上了土豆块和山芋,炖的软烂入味。

又炒了几个素菜,有土豆丝、醋溜白菜、豆腐炖粉条等。都是家里现成的菜,因为舍得放油,炒出来味道不错。

老太太招呼大家动筷子:“你们回来的急,家里没买多少菜,晚上再给你们炖肉吃,把老三带回来的肉全给你们做吃了。”

一桌子人,一大盆焖肉和一大锅鸡汤,五盘炒菜,也很丰盛了。

两个准媳妇沾了三弟的光,这还没到过年就开始顿顿吃肉了。

老太太疼小儿子,又疼自己的乖孙女。她们在城里的时候顿顿都是大鱼大肉,生怕把老三吃穷了。结果老三媳妇一点意见都没有,还怕他们不够吃。

这下老三回家了,当母亲的和当大哥、二哥的也要给老三展示一下家里的家底了。

吃完饭又是两个媳妇收拾桌子和洗碗,不让月颜进厨房。

大伯和二伯想去看周博衍的汽车,周博衍便主动带着他们去了。

爷爷去睡午觉了,只剩下月怀德闲着没事。

他问女儿身体还难不难受,月颜让父亲不用担心,只是一些外伤。

很快月老二匆匆回来:“老三,去镇上逛逛吗?小周说开车带我们去逛一圈,我们正好去镇上买点年货。”

月怀德看向闺女,月颜摇了摇头:

“爸你跟大伯他们去吧,我找莲花玩。”

月怀德叮嘱她:“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找你奶奶,爸跟你大伯他们去去就回来。”

月颜没有找莲花,而是坐在客厅发呆。

周博衍对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要对自己负责?

总不能是他怕自己想不开吧。

可是周博衍看着并不像是救人会把自己搭进去的。

她觉得这很不周博衍。

在她眼里周博衍明明是果断干脆的人,怎么在她面前突然变得这么委屈巴巴?

可要说周博衍对自己有意思,他为什么又要加那一句话?

好烦,他到底对自己有没有意思?

月颜不想纠结了,等周博衍回来问一问。

大不了就是连朋友都没得做,反正现在这情况当朋友也很尴尬。

莲花来到她身边,声音嚅嗫:“姐姐要出去转转吗?”

月颜站起来:“正好刚吃完饭,出去溜达两圈。”

莲花忍不住偷偷看这个长得像是天仙一样的姐姐,姐姐比村里最漂亮的小花还要好看。

月颜发现莲花在偷看自己:“我就在你边上,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吧!”

莲花害羞的小脸通红:“姐姐长得真好看,他们都说村里的小花好看。我觉得你最好看,像是天仙一样。”

没想到莲花嘴这么甜,月颜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她一挥手:“走,姐姐带你去小卖部买零食吃。”

莲花不走了:“可以不去吗,村里还有很多地方都很好玩。”

月颜带着她的肩膀:“有姐姐在,想吃什么都给你买。”

莲花只是不想让姐姐给她花钱,姐姐还要供她上学,能省就替姐姐省点。

但是她终究还是太瘦弱了,没有挣脱月颜的怀抱,被带到了小卖部门口。

她选了一分钱两颗的水果糖,月颜看不下去,先是挑了一堆零食,然后又给她买了十个作业本和几支铅笔还有两块橡皮擦。

莲花急得快哭了:“姐姐我们退了吧,别买了,太花钱了。”

月颜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才几个钱。”

她对已经目瞪口呆的老板娘说道:

“麻烦帮我全都装起来吧。一共五块钱是吧?”

“是的,五块零两分,两分给你抹了。”

老板娘突然想起来月颜是谁了:

“你是不是那个红玉家的闺女?”

月颜没想到还有人记得她妈妈:

“是的,她是我妈。”

“哎呦,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我说村里今天怎么这么热闹,那开车的是你爸?”

“不是我爸,是我们一个朋友送我们回来的。”

“那也了不得,能开车的朋友,你爸呀,真出息了!”

说完又羡慕的看向月颜,五块钱说花就花了,一点都不心疼,看来月家是赚了大钱。

难怪月家又是盖新房子又是给俩儿子娶媳妇,这次月三娃回来真是气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