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大赚一笔

月颜跟着傻笑,随即想起来:“对了,怎么没见到奶奶在家,你吃过饭了没?”

周博衍笑道:“当然吃过了,我奶奶给爷爷送饭去了。”

原来还有爷爷啊,她先入为主以为小非哥哥和奶奶相依为命。

月颜又坐了一会儿,楼下传来爸爸的声音:“月月,回家吃饭了!”

“快去吧,多吃点。”

月颜小跑着回家。

云程因为受惊请了一天假,次日他提前来到学校,教室里没几个人,他同桌已经来了。

月颜正在座位背课文。

他揣着兜,里面装了俩茶叶蛋,他咽了一路口水,可惜他妈耳提面令让他带给同桌。

月颜拒绝了云程的茶叶蛋:“你吃吧,我吃过早饭的。”

云程吸着鼻子。努力不让自己咽口水,他真的好馋:“我妈说一定要交到你手上。”

月颜侧头看着他:“你吃吧,我不告诉你妈。”

云程半信半疑:“这不太好吧?”

她转过头继续背书:“有什么不好的,救你的是我哥,和我没关系,不用给我送东西。”

最终云程没有吃茶叶蛋,而是放在桌兜,时不时都要摸两下。

走进教室看到云程的曹文凯心情复杂。他本来想给死胖子一个教训,故意给那些混混透露了他们班有个胖子家里有钱。

他并不知道云程的家庭背景,只是听小玉说云程的父亲是当官的,他顿时就慌了。

他本想折回去救人,去的及时还能让云程欠他人情,结果他过去的时候什么都没了,地上还有打过架的痕迹。

自己这两天一直没睡好,还好云程请了一天假就回来上课了,他生怕云程出意外查到他身上。

放学的时候教室里没剩几个人,云程突然把茶叶蛋放月颜桌上撒腿跑出教室。

小胖子跑这么快果然是潜力无限。

月颜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课桌是两个人共用一张,中间画着三八线,她只能无可奈何地拿着茶叶蛋回家。

文红玉已经下班在家:“月月拿的是什么?”

月颜把自己和周博衍出门路见不平的事讲了,他同桌非要报答她,这个茶叶蛋就是同桌家里让送的。

文红玉听得揪心不已:“城里怎么会有混混呢,要不还是别摆摊了?一个人多危险!”

月颜就知道妈妈放心不下,她搬出周博衍打掩护,

“我请小非哥哥跟我一起去,到时候给他分跑腿费。”

文红玉噗嗤笑出声:“小脑袋鬼点子真多,还学会当资本家了。”

妈妈这一关过了,月颜写完作业就开始做彩色发圈和发箍。

家里腾出来个大箩筐,直径大约一米,底下铺了一层布,月颜用的是胶水和缝制,这算是最基础的手工。

她大学还做过十字绣,一幅画几百块,就是费时间还费眼睛。她还跟舍友摆过地摊,卖小首饰和手机贴膜,赚了没几天钱就多出来一堆竞争对手,她们甩卖掉手上的货就没再继续。

可以说月颜整个大学基本上尝试了若干种赚钱方法,要是有启动资金她就创业了。

八点的时候月怀德回家了,他带着一身热气回来,身上汗淋淋的像是淋了一场雨。

月颜一边做手工一边听父母对话。

文红玉把毛巾递给丈夫:“怎么回来这么晚,一身汗和打了水仗似的。”

月怀德擦了把脸:“今天半路上有人要出城,去下面的一个村,他给了两块钱,来回二十公里,我就把他拉到村里了。你不知道那个路有多烂,好几次差点翻人家庄稼地里去。”

月颜听得胆颤心惊,想不到拉车也这么危险,二十公里得多辛苦,她必须得大赚一笔让她爸去做生意。

一直到周五放假,月颜每天回家都断断续续做发圈和发箍到晚上十点,几个大箩筐装的满满当当。

月颜找到月怀德:“爸爸,今天我雇佣你一天,赚的钱给你分三成,怎么样?”

月怀德笑呵呵道:“爸爸不要你的钱,你赚的钱自己拿着。”

然而很快他就被打脸。

为了达到宣传的效果,月颜特地戴了自己做的发箍,这种东西80年代的香港画报上有,内地还是买不到的。

月颜来到寄宿学校门口,这里是中专学校,学生一边上学一边赚钱,是消费的主力军。

果然,头上戴着发箍的月颜引起了不少女孩子的注意。

月颜带的是黄颜色的发箍,上面是红色的圆点,她洗完头披散着头发,头上只戴着发箍。她本来就底子好,眼睛明亮有神,虽然现在干瘦个子不高,皮肤因为营养不良暗黄,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这种说不上来的好看让女孩子们不由自主地来到月颜这里。

“小姑娘,你的发夹真好看,是哪里买的呀?”

月颜指了指面前的竹筐:“这是我自己做的,你们可以看看款式。”

几个女生立马围成一团蹲在竹筐前挑选。

“你这个怎么卖?”

“扎头发的发圈三分钱一个,五分钱两个,我头上这种发箍五分钱一个。小姐姐们别觉得贵,你们可以用手摸摸质量,这都是我亲手缝的,发箍就一百多个,错过下次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呢。”

几个女生顺着月颜说的摸了摸,虽然她们看不懂质量好坏,但是最后一句让她们记在心里。这次不买下次就遇不到了。

她们互相对视后,两个女生合买了一对发圈,另外几个都买了不同颜色的发箍。

月颜的审美一直在线,加上她专业和设计相关,配色完全是踩在少女们的喜好上。

原本准备在中专门口卖一部分去师范,结果这几个女生回去学校后,没一会儿就出来了一群人。

月怀德一直帮忙收钱,从一开始震惊女儿真敢要价到最后只能麻木地沦为数钱工具,全程一言不发。

还没去师范,东西被抢购一空。

后来的女生们扒着三轮不让离开,非得让月颜给个准确时间,她们下次提前等。

月颜看向她爸,月怀德想到自己收到的一盒子钱:“你专心念书,爸帮你进材料。”

月颜笑眯眯道:“谢谢爸爸。”

随即看向这些女顾客:“各位大姐姐,我现在去进货回家现做,不过数量可能不多,星期一下见!”

说完她跳上父亲的三轮车,月怀德把筐抬上去,父女俩骑着车离开。

回到家,月颜抱着盒子坐在椅子上数钱,其实数目一目了然。

“四十块!爸,我们一小时赚了四十块!除去成本净赚三十!”

月怀德手都在哆嗦,他一个月赚三十块,女儿一小时赚了四十,自己连女儿都比不上了。

月颜看向父亲:“爸爸,你跟我一起学吧,趁现在还能赚钱,我们再多做一点。等被人家发现商机这个钱就不好赚了。”

月怀德大惊:“啥意思,怎么还会被人发现?”

月颜简单讲了发圈和发箍的制作原理:“其实真的很简单的,只要那些人买回去拆了就能知道怎么做。”

月怀德立马起身:“爸这就去给你买材料,顺便再给你二十块钱。”

月颜赚的40块加上月怀德出资的20块,基本能小赚一笔。

她还是觉得不够。

“爸你先等等,我去问问小非哥要不要加入。”

月颜“咚咚咚”跑到楼上:“小非哥哥,你在家吗?”

周博衍拉开门:“怎么了月月?”

月颜得意道:“小非哥哥,我今天净赚了三十,你要不要加入我们?估计还能大赚两次,过几天肯定就被人模仿了。”

她本来想说山寨,又怕周博衍不知道山寨的意思,解释起来太麻烦。

周博衍并不是很缺钱,但他还是点头答应:“你缺多少钱?”

月颜睁大眼睛:“小非哥哥笨蛋,不是我们缺多少钱,是你能出多少钱,我们肯定是钱越多买的材料越多。”

“那我给你五十。”说着他进了卧室,拿出来几张十块钱。

“小非哥哥,你给这么多钱也太信任我了。”这个年代五十块钱可不是小数目。

周博衍鼓励道:“我相信你。”

月颜急着买材料,没说几句话就带着钱走了。

回到家,月怀德紧张兮兮:“怎么样了,小非同意了吗?”

月颜拿出五张票子抖了抖:“您看烫不烫手。”

她对五十块钱没什么感觉,月怀德就谨慎多了,他把钱全都装在贴身的内衬口袋。

父女俩跑遍全城压价买材料,服装厂因为月颜同桌的关系给她多装了几麻袋碎布,月颜硬是给了钱。

回家后有客人在,周奶奶正在帮文红玉择菜,她笑吟吟抬头:“小非说你们今晚肯定要加工,让我过来帮忙。”

文红玉还是回家后听周奶奶提起女儿和丈夫下午赚到了钱,回家水都没喝就拿着钱去买材料了。

这次材料整整堆了一车,月颜都是跟着三轮车跑回来的。

文红玉草草吃完饭,一家三口加上周奶奶都在学怎么做发圈和发箍。

“想不到还挺容易的。”文红玉是服装厂职工对这个上手很快,月颜一个刚做好,她两个就做出来了。

全家人齐上阵,忙到晚上十点才结束,大家腰酸背痛地站起来。

月怀德替文红玉捏肩:“数完就收起来吧,后天我去卖。”

周奶奶笑道:“我明儿个没事,要是需要帮忙就喊我。”

月怀德一拍手:“那正好,您到时候就戴个发箍站着,肯定就有小姑娘过来问了。”

月颜抿嘴偷笑。

文红玉拍他手臂:“瞎说什么呢,周奶奶都一把年纪了。”

月怀德看着女儿的方向:“今天月月就是头上戴了个发箍,过来围了一群小姑娘抢着买。”

周奶奶倒不在意:“我年轻的时候头上也戴绢花儿呢。”

月颜眉心跳了跳,年轻的时候戴绢花?周奶奶起码是个大家闺秀。

周日全家继续加班加点,这次要把材料全都做完。

周一月颜去上学,父亲和周奶奶去卖东西,她在学校如坐针毡。

“月颜,你是不是不舒服?”

云程看出来月颜心不在焉,自从被他妈揪耳朵以后,他就不敢上课打瞌睡了。

月颜随口敷衍他:“没有,我就是想放学。”

云程来了兴趣:“你不爱学习还学什么都一点就通,老天爷真不公平。”

“哦哦,你说的对。”月颜胡乱点头。

算了,放平心态,东西肯定能卖出去的,就让爸爸提前适应怎么做生意。

月怀德这边还真是火爆,他们赶上了中午吃饭点,周一可比周六人多。

眼熟他的小姑娘立马奔了过来,把三轮车围的水泄不通,月怀德只得让周奶奶帮忙收钱。

饭点这些学生呼朋唤友,又是半车被抢完了。这次月怀德听女儿的,再去别的学校门口转转。

他又去了师范门口,师范隔壁就是卫校,这里才是真的人流量大。

果然,师范昨天就听说有个卖发圈的父女,卖的发圈特别好看,今天就在校门口看见了。

有人上前问:“你是不是那个卖发圈的,你家闺女呢?”

“我家闺女今天上课呢,我和老太太过来卖,老太太头上戴的款式可以送给家里长辈。你看,好看吧?”

周奶奶大大咧咧站着让这群小姑娘看。

老太太也是会来事,她直接戏精附体:“哎呦,我要是有个闺女,我就给我闺女买一对,我自己也买一对,我俩戴一样的发圈,显得多亲近呐。”

消费者哪里听得了这个,谁家里没个母亲,师范和卫校基本都是女学生,谁不爱美,她们购买力比中专强多了。

不仅给妈妈买同款,妹妹和奶奶也安排上,不到一小时半车发圈就被抢完了。

没买到的人不甘心:“叔叔,你啥时候还来,我等你们。”

月怀德乐呵呵道:“下午来,这次做的多,家里还有呢。”

留在原地没买到的女生兴奋不已:

“叔叔,你可不要食言啊,我们下午等你过来!”

上午回家和老太太数完钱,吃完饭先去小学门口停了一会儿。

小学生基本都是爷爷奶奶送上学,购买人群主要还是学校老师以及老太太们。

周奶奶就戴着发箍站在箩筐边上,路过的老太太看见她头上的新奇玩意走不动道。

她们心里都是同样的想法:真好看啊,不知道是从哪里买来的。

都看着不买,月怀德心里一急,也顾不上面子不面子,他大声吆喝:“瞧一瞧看一看,全安城绝无仅有的发圈发箍,家里有小姑娘大姑娘的不能错过,有媳妇儿的也不能错过,没媳妇儿的给老太太买一个。今天不买,明天想买都没门咯。”

大男人卖-女人头上戴的东西,不少老爷们都在一边看笑话。

周奶奶主动对她面前留恋不舍的老太太道:“老姐姐,你是看上我头上的东西了吗?”

对方不好意思地点头。

“你看,这筐里全都是我和我侄子一家做的,我敢保证,这个发箍整个安城独一无二。”

老太太显然很心动,然而过来一个大爷拉着她就要离开。

“一把年纪头上戴花羞不羞!”

老太太一把甩开他:“老东西,当年结婚的时候你说以后每年都送我一朵花,现在老了就不配是吧?”

老大爷自知理亏,嘴角嚅嗫半天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干脆扭头望天。

老太太也是有脾气的,她选了两个发圈和发箍,硬气地付了钱。

老大爷骂骂咧咧说她糟蹋钱,老太太不甘示弱,

“你自己成日里喝茶抽烟泡澡,一分钱都舍不得给我花…”

月怀德和周奶奶对视一眼,两个人无奈摇了摇头,还是去师范门口吧。

下午月颜回到家,父亲已经做好饭了。

今天桌上竟然是三菜一汤。

“爸,今天赚了多少?”

月怀德嘴角止不住笑意:“给你个提示,光是给小非家就分了五百。”

月颜了然于心,果然还是数量多赚的多。

她的四十块变成了四百块,她爸的二十变成了两百,家里顿时就变得有钱了。

“爸,这个生意还能做最后一次,把我们赚的钱全压上,你还加入吗?”

月怀德有些可惜道:“当然加,两百块钱全加上。你说这个生意怎么就做不下去呢?”

月颜安慰父亲:“还是可以继续赚钱的,只是想要赚这么多不行了。”

月怀德体会到了做生意的乐趣,比拉车有意思不说,赚的还多。

谁一天能赚上千块钱啊,他做梦都不敢想。

最后一次周家没有参与,按周博衍的意思就是他们家赚够了,把钱留给月家赚。

不过周奶奶仍旧过来帮忙了,这次她更热情,也更真心实意。

之前她以为周博衍让邻居坑骗了,谁敢借别人五十块钱啊!

她想看看这个邻居一家子在搞什么鬼,没想到就隔了一天,五十块钱变成了五百块还给她们。

还是正当生意赚的钱。

这次来帮忙也是感谢月颜一家带她们家赚钱。

她听说了,周博衍这孩子带月颜跑了市场,月颜特地感谢周博衍,才带着周家一起赚钱。

月月真是个好孩子啊。

这次的材料足足做了三天才全部用完,市面上已经出现了粗制滥造的山寨发圈,发箍暂时还没有人模仿出来。

月怀德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气的够呛。

难怪女儿说只能做最后一次,这么快就有人模仿了。

这一次卖起来也不太顺利,主要是师范和卫校消费者饱和了。

月怀德骑车多去了几个地方吆喝,专门在女职工多的工厂面前停一会儿,饭点和下班时间那些女职工就被吆喝声吸引。

她们奇怪的是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卖-女人头发上戴的东西。

也有不少女人期待已久。

早就听说师范、卫校门口有个卖发圈的男人,做的发圈漂亮、款式多,尤其是发箍独一无二,这次终于轮到她们工厂门口了。

女职工的消费能力更强,尤其是没结婚的女职工,几对的买,一点都不心疼钱。

即便如此月怀德也是用了将近一周时间才把半屋子的东西卖完。

然而收入也很可观,月颜的400块钱变成两千块,月怀德的200块钱变成一千块,家里经济一下子就不拮据了。

赚了这么一大笔钱,几乎是天降横财。

月怀德终于改变了想法,他不想再去蹬三轮了。

月颜感动不已,老爹终于开窍了。

“月月,这笔钱你有什么打算?”

月怀德揣着一笔巨款,不到一个月赚了这么多钱,他现在无条件信任女儿做任何决定。

月颜实话实说:“我想买房,买门面。”

“买房干什么?买门面是想做生意吗?”

“爸爸,钱是用来投资的,这样的才会越来越多。即便房子是死物,也可以当作安身之处,租的房子真的会有安全感吗?”

月怀德沉默了,租房子当然没有安全感,甚至让他有种没有根的感觉,风一刮就把他吹跑了。

月怀德重重点头:“爸听你的。买房子,买门面!”

月颜叮嘱道:“看房子叫上我一起去看,房子要买就买好地段。”

父女俩会话结束,月颜没有忘记自己小伙伴。

“你要买房?”周博衍觉得不可思议,小丫头思想真超前啊,这个时代谁会想着去买房子。

月颜重重点头:“嗯嗯,我家是租的房子,我好怕哪一天房东把我们一家赶走。”

买了房子不会立刻搬过去,主要是用来增值和以备不时之需。

以后要是做生意的话,可能真的需要一个带院子的大房子。

这次在家里做发圈,街坊邻居虽然没猜到她们在做什么,多多少少知道她家赚了钱。

防人之心不可无。

“好,月月要是去看房子叫上我一起。我爷爷腿脚不好,上楼不方便,一直住宿舍,我家得换个带院的房子,不然奶奶天天两头跑。”

月颜很想问:钱对您而言就像纸一样是吗?

不过她还是很开心的,搬家后也能和小非哥哥做邻居。

她不由得多嘴:“那你家这个房子怎么办?”

周博衍惊讶道:“我们也是租的房子,我家不在本地,爷爷工作调动才过来。”

月颜心生同情,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小非哥哥的父母应该是不在了吧。她以后说话要注意点,不能戳到小非哥哥的伤口。

看房子的事暂时待定。

与此同时,月颜班里的女同学头上也开始出现彩色发圈。

月颜把包装盒递给云程:“这是上次鸡蛋的谢礼,我不白拿别人的东西,你给你妈妈带回去。”

云程好奇心上涌:“我可以看看里面是什么吗?”

月颜打开课本:“请便,记得告诉你妈是你打开的包装。”

她特地挑出来两块比较贵气的碎布做了一对发圈和发箍,价值已经可以抵上两颗茶叶蛋了。

身后传来小声说话的声音,月颜真的没打算偷听。

“你气什么嘛,比曹文凯好看的多了去了,你眼里就只看得见他!”

王荷翠还在小声啜泣。

她断断续续打着哭嗝:“我就是看不惯他被人骗,他喜欢谁不好偏喜欢苏玉那个喜欢装模作样的。一个发箍五分钱,他说送就送了…”

原来王荷翠暗恋男主?原文竟然没提到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