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56.获救

眼睁睁看着求生的希望错过,她却发不出声音,泪水从眼角划过,月颜祈祷周博衍能快点找到自己。

假扮她母亲的妇女冷笑:

“小丫头片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耍什么心眼,你这招以前那些姑娘都用过,我们还不是好好的。”

原来这两个妇女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想法。但是她们就像是耍猴一样,看着自己小动作。

绝望的情绪蔓延,月颜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她们。

她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就算想要逃走也很困难。

没想到之前她随口跟周博衍说如果有了定位手表,是不是就少了很多孩童走失和人贩子拐卖事件。

没想到拐卖这么快就被她遇到了,还是大街上被绑架。

不知道自己还来不来得及用上定位手表。

可是连警察都被蒙过去了,周博衍真的能找到她吗?

她有点不甘心,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妇女。

麻子脸妇女最见不得城里姑娘,尤其是细皮嫩肉还硬气的。

以往她卖姑娘,哪个不是哭哭啼啼的就同意了。结果有个城里姑娘宁死不屈跳崖摔成了残疾,买家不要残废,害她没赚到钱被家里男人打了一顿。

她恶狠狠地在月颜胳膊上掐了几下出气。

“你还敢瞪着我!狐媚子眼珠子惯会勾人,以后也不是个安分的。你们城里姑娘就是事多,你要是村里姑娘,嫁人是天大的好事儿。”

不知道麻子脸为什么对城里人恶意这么深。月颜死死瞪着她,她不要被卖到山里成为别人的生育机器。

如果父亲和周博衍没找到她,她就和那家人玉石俱焚,大家都别想活。

而她做鬼都不会放过这个人贩子。

只要这个人贩子拿着她书包,周博衍就有找到她的那天,一定会替自己报仇!

三轮车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这里是一个小镇,今天是赶集的日子,街上人来人往,三轮车并不起眼。

这俩妇女和这一片的本地人都很熟悉的样子。不知道是人贩子的老客户还是这俩妇女是这里本地人。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对她很不利。

过了小镇,三轮车在走一段崎岖的山路,月颜隐隐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会是周博衍吗?

可是他都没有汽车,怎么会开车来救自己?

她试图抬起头看清楚,被妇女一巴掌摁了下去。

她看到了,是乡镇的小巴车,上面挤满了人。

希望再一次落空。

妇女还在骂骂咧咧,嘲讽她不知好歹。满嘴都是污言秽语,跟她讲做女人的滋味。

月颜想捂住耳朵,可是压根使不了力气,只能把头缩进被子里。

三轮车突然停下了。

麻子脸火冒三丈下了车,叉着腰站在黑色的汽车前破口大骂。

“短命鬼,你们是赶着投胎把路挡了?还不给姑奶奶把路让开。”

骑三轮车的男人把手揣进兜里,似乎兜里装着什么武器。另一个短发妇女用力按着被子,不让月颜挣扎出来。

周博衍下了车。

他身上的衣服看着就不普通,三个人贩子心里一沉。

麻子脸继续放狠话:“我告诉你,整个青龙镇都是我们的地盘!你要是敢动手,今天就得缺胳膊少腿…”

她话说了一半,声音就卡在了嗓子眼,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原来是周博衍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说不出话。

骑三轮车的男人和车上的短发妇女瞬间警惕。

男贩子阴鸷的眼神盯着周博衍: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这婆娘不会说话,要是得罪了您,还请多多海涵。”

周博衍轻轻瞥了他一眼,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

“我要是不呢?”

月颜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她在车里挣扎起来。被绑住了双脚,她就用双腿蹬被子。虽然幅度不大,但是能看出来车上有人。

一定不要放走她们。

月颜此时泪流满面。

短发妇女用力拍打被子:“你这闺女咋又犯疯病了!我供你吃供你穿,给你看病。你生下来脑子就不好使,还净给我们添乱。你要是惹到了人家,让人家把你掐死算了。”

周博衍把已经翻白眼的麻子脸扔到地上,动作迅速的来到了三轮车旁。

男人当即掏出怀里的刀想要背刺周博衍。他衣服兜缝了厚厚一层,就是为了装菜刀。

周博衍动作极快的闪过身,一脚将男人踹开,正中心窝,爬都爬不起来。

菜刀飞出山坡。

车上的妇女慌了神,走投无路把月颜抓在怀里,露出她若隐若现的肩膀。

“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抱着她跳下去。反正我们这单生意做不成了,今天大家都别想好活。”

月颜被她们折腾得不成人样,她头发凌乱,露出的胳膊上淤青痕迹遍布都是,周博衍浑身上下散发着低气压。

“倒数三秒,再不松开你的脏手,今天你们三个会毫无痕迹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妇女原本不信周博衍的威胁。结果汽车上又下来两个男人,他们穿着黑风衣,戴着黑色圆帽,手往兜里一掏。

这个动作…

他们有枪!

几个人顿时慌作一团。

妇女扔下月颜就要逃跑,周博衍快步上前接住月颜,没让被子从她身上滑落。

饶是动作再小心,还是不经意碰到了她光滑的后背。

她们竟然把她衣服脱了,只穿了薄薄一件保暖衣。

周博衍脸色极其难看,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一次出奇的愤怒。

“把她们三个控制起来,先不要送上车。”

两位保镖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周博衍是想公报私仇。迟疑了几秒钟,他们默认了。

他们得到的死命令是保护周博衍人身安全,并没有要求他们阻止周博衍做事。

人贩子眼看逃不过,开始破口大骂诋毁月颜。

“她清白已经没了,回去还不是受人嘲笑让人瞧不起。街坊邻居都是闲话她能活得下去?还不如让她被我们带走找个好人家,就当是死外面了。你想要清白的闺女我们都有单子,女娃又不值钱。”

周博衍怀里抱着被他裹成蚕蛹似的月颜,浑身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只露出脑袋。

月颜下意识往周博衍怀里躲,生怕他答应了,缺乏安全感的动作让周博衍心疼。

他看向人贩子的眼神像是看死人。

“遗言交代完了?”

妇女愣住,眼睛瞪得老大。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真的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了她。

保镖连忙出来阻止:“您不能杀人的!她们会被交到警察局,一定会是死刑,我向您保证!”

周博衍懒得和她们废话:“我希望她们最后的罪名是拐卖华州重要科学家家属,懂我意思?”

“我们当然知道。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仇非同志是国家重要人才,原本只是帮助机械厂升级进口机器才被上面注意到,没想到后来他还能改装军用通讯工具。

这一次他们还发现了仇非同志做的定位手机,以及行走在山路上完全不颠簸的汽车,国家还是低估了他的能力。

为了把仇非同志拉拢过来,这些人贩子立即执行死刑是跑不掉了。

拐卖人口本就是死刑,只是分早执行和晚执行的区别,这几个人贩子审完就要吃枪子了。

人贩子跌坐在地上,闷不吭声的男人突然冲过来,想要抱着周博衍一起跳下山崖同归于尽。

周博衍即便怀里抱着人,动作也毫不迟钝,再一次将他踹了出去,可能是没有控制住力道。男人一骨碌从山上滚了下去。

一脚踹过去清晰可闻的骨头断裂声让另外两个人贩子乖如鹌鹑。

一个保镖立即下山找人,另一个保镖则控制住了两个妇女。

月颜此时泪眼朦胧,她说不出一句话。她想抬手示意自己嗓子出了问题,手却抬不起来。

“你怎么才来呀。”

她张嘴发不出声音。

周博衍将她凌乱的头发抚顺。

“对不起,我来晚了。你要是害怕就把脸埋在我怀里,等我处理完她们两个。”

周博衍说完就要把月颜放到车上,结果月颜紧紧抓着他的外套不撒手。

他只能叹气:“那你闭上眼睛,接下来的画面比较暴力,少儿不宜。”

保镖听出来周博衍的言外之意,犹豫地后退了两步,提醒他:“请留她们一条性命,让法律制裁她们。”

“我知道。”

保镖从三轮车上搜出两瓶土褐色的水,还有被分成小药包似的迷药。

他拧开瓶盖闻了闻,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奔天灵盖。

“她们应该是用这个东西强迫给小同学喝下,导致小同学的嗓子说不出来话。”

两瓶水大概各有500毫升的样子。

“我想请她们喝两瓶水应该不过分吧?”

保镖帮忙助纣为虐:“不过分,我帮您就行。”只是一点坏嗓子的药,只要不违背原则,当然是尽可能的讨好科学家同志。

两位妇女被强行掰开嘴巴,她们表情惊悚,一人喝进去500毫升的不知名液体,一滴没剩。

她们临时毁掉月颜的嗓子只给她灌了几口。一瓶下去,她们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月颜身上都是被掐出来的淤青,周博衍当然不可能掐回来。只是在保镖没察觉的时候,用精神力攻击了这两个妇女。

她们只觉得身上的毛孔似乎在被细小的虫子钻进去,浑身又麻又痛。冷汗从后背冒出来,疼痛难耐。面前的男人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两个妇女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很快,放跑人贩子的隔壁省警察也开车赶了过来,这条堵人路线是他们将功赎罪提供的。

保镖抓住摔断一条腿的男人从山脚爬上来,这个男人摔断了一条腿竟然还想逃跑。看着是最老实的,实则心眼是最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