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48.不承认

……

苏玉进教室后脸色青红交加。

她死死低着头,感觉全班人都在看她的热闹。

所以班里的同学都知道了吗?

她几乎承受不住,站着摇摇欲坠,似乎要晕倒过去。

曹文凯这才发现苏玉脸色不对,连忙关切道:“小玉,发生什么事了?”

“我…”苏玉委屈不已,泪在眼眶打转:“我们在三中交换过的信好像被人贴到了学校的告示栏。”

能这么快传遍全班就只有贴在告示栏了,很有可能全校同学都知道了。

因为学校学生每天早上来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在告示栏看新闻。

曹文凯脸色突变:“是哪封信?”

“是最后一封。”苏玉说完眼泪径直滑落,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曹文凯看她流泪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他想替苏玉擦泪,被苏玉挣脱。

苏玉轻声道:“我们还是先保持距离吧,以免大家继续误会。”

曹文凯动了动嘴,什么都没说。

他兜里装着十块钱,是王荷翠在路上拦着他硬要给他的。

他不相信这是王荷翠干的,因为王荷翠根本不知道自己和苏玉有过信件来往。

可到底是谁把那封信偷走了?

苏玉造谣月颜的时候并没有证据,她靠着流言蜚语让别人误会月颜,而追查流言根源的话是一定能查到她的。

而她自己身陷流言却是有真实证据的,可她连怀疑对象都找不到。

苏玉在学校抬不起头,她感觉所有人都在嘲笑她,让她很难堪。

这件事肯定是已经退学的王荷翠做的!

一定是她对曹文凯念念不忘,才会报复自己。

苏玉相信自己的直觉。

可当她把自己的怀疑告诉曹文凯的时候,曹文凯竟然主动替王荷翠说话。

苏玉欲语泪先流:“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你不要乱想!我和她只是邻居关系,我俩之间是清白的。”曹文凯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苏玉此时已经病急乱投医,她没有发现曹文凯的表情不自然。

这一次事情闹的太大,已经彻底压下去了关于月颜的流言蜚语。

苏玉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办法,只能不停否认那封信不是自己写的,最后给自己洗脑的她都要信了。

为了不造成太大影响,班主任把苏玉和曹文凯的座位换开了,甚至建议其中一个人换班。

曹文凯的同桌变成云程,苏玉的同桌成了班里一个不太亮眼的女生。

两个人分开做同桌,彼此都松了一口气。

这样或许流言蜚语就不会继续发酵了。

只是没想到过了两天,曹文凯给苏玉写过的信也被贴了出来,这一次内容比她给曹文凯写的信内容还要劲爆。

据说苏玉当场晕了过去。

月颜看到这两封信的内容没什么感觉,还不如土味情话直接,信的内容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可能叫小清新。

不过她有幸灾乐祸。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让她计划全都作废,变成一个吃瓜党。

在这个年代早恋讲出去是丢人、抬不起头的,尤其是闹得轰轰烈烈再分手会被骂破鞋,影响太大还会被退学。

在同学们眼里这就是情书,苏玉和曹文凯的关系已经实锤了。而且他们胆大包天到在老师眼皮子底下谈朋友,在学校是同桌,课后指不准在哪打波。

苏玉顶不住心理压力,让家人给她请了一周病假。

曹文凯像个没事人一样,只要他不承认,这些事就和他无关。

苏玉请假的第一天,曹文凯刚出校门,王荷翠又来了。

她打扮的光鲜亮丽。

“你想吃炸鸡吗?我请客。”

这是当下年轻人最喜欢的食物。

曹文凯本想拒绝,可是王荷翠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让他不由得对王荷翠产生好奇。

他发誓自己没有对不起苏玉,只是放学路上和王荷翠顺路回家而已。

曹文凯态度没有之前冷淡:“不用了,一起顺路回家吧。”

月颜这两天总算清净了,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像是一夜之间消失了。

遇到那些不认识的路人甲乙丙,也不会对着她指指点点了。

她觉得这种人很没有素质。学校是来上学的又不是来听八卦的,即便有同学早恋和她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吃瓜就吃瓜,还要跑到当事人面前指指点点。要是遇到一个脾气爆的,直接能和她们打起来。

她最不理解的就是小说里的这种设定,到底是谁会闲着对别人谈恋爱指指点点?哪怕是早恋,那又跟路人有什么关系?

在她以前的学校要是有谁早恋,都是同学们悄悄在背后议论,没有谁会跑到正主面前骂人家不检点。

苏玉受到了孽力回馈,月颜高兴的吃饭都多吃了一碗。

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在帮她。不过看这情况,好像对方是记恨苏玉和曹文凯。

一直没出场的周博衍深藏功与名。

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原著怎么写他就能怎么把信件复原,包括字迹。

顺便做好事送给王荷翠。

他把信件复原后寄给王荷翠,王荷翠只贴出来最后一次的信件,可能那是让她彻底心死的证据吧。

不管王荷翠黑化后对付谁他都无所谓。只要能让主角过得不痛快,他和月颜就会很快乐。

曹文凯试探的向王荷翠打听:“你知道最近学校发生的事吗?苏玉被别人恶意造谣,每天以泪洗面,现在生病回家修养了。”

他心想如果真是王荷翠做的话,听到自己这番话,应该会心慈手软的放过苏玉吧。

王荷翠淡淡道:“没听说过,她又不小心惹出什么事了?怎么没见你心疼她,还跟我一起回家。”

曹文凯尴尬道:“她家教严格,不让她和男生私下多接触。”

王荷翠冷笑:“是吗?那你应该去奶茶店门口蹲蹲,我好几次看到她和不同的男性坐在人家店里聊的开心呢。”

曹文凯忍了又忍:“她都已经这样了,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

他对王荷翠产生的一丁点好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荷翠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我同情她?我为什么要同情她?这事又不是我做的!她要是没做过,她当然是清白的,那为什么不找班主任和找她的厂长爸爸解决?要是她做过,那她就应该会想到有这么一天。”

呵,遭报应的一天。

曹文凯皱了皱眉,这件事牵扯到自己,他是不会承认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