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信

……

苏玉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了解她。她曾经和我一个班,不过她理科成绩好一点就去了理科班。刚刚的方老师就是她的班主任,很偏爱她。”

她父亲追问:“那她家里怎么样?她父亲是做什么的?”

苏玉回想道:“她爸爸好像是个农民。开学那天我还看见她父亲买了两根冰棍,月颜都舍不得吃,把冰棍让给了她爸爸。”

苏玉父亲心里隐约有了点底,顿时不怎么在意:

“农民家的孩子也敢闹这么大,还让我闺女丢了面子!咱们不道歉,等事情风波下去,她们家也没办法,打发点钱就是了。我怎么觉得月这个姓氏有点耳熟?”

苏玉妈提醒道:“服装厂有个女职工,找了个入赘的上门男人就姓月。”

能让男人入赘,在一大堆女职工的服装厂里可就显得特殊了。

“这我有点印象,是不是最近又怀孕的那个?”

苏玉妈:“对,你想起来了?说起来这次模范职工有她呢,要不找人给她做个思想工作,要是她不愿意私下解决这事,模范职工的位置我们就得重新考虑了。”

苏玉爸点头:“成,我让人找她谈谈话。”

苏玉没想到转机来的这么突然,月颜的母亲竟然是爸爸厂里的工人。

她心里有了主意。

既然月颜针对她,那她就只能给阿姨找点麻烦了。

月颜并没指望老师能帮她做到什么地步。毕竟苏玉是原著女主,不管遇到什么困境都能转危为安,她只是想给苏玉添点堵罢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老师把传呼机还回来后,传呼机里又多出来一段录音。

竟然是老师们去苏玉家里家访的谈话内容全都被录了下来。

她抱着疑惑找到周博衍。

“这个传呼机怎么会有一个自动录音的功能?我连续两次发现都不是我自己主动触发,而是不小心翻出来的,这是什么神奇的功能?”

周博衍当然不可能告诉她:这是出现原著男女主才会触发的功能。他有预感只要录到他们说过的话,肯定会有用到的一天。

他是原著中给苏玉做配的配角,要时刻监控苏玉和曹文凯的活动,才不会被突然打个措手不及,就像这次月颜被针对。

其实传呼机的隐私功能很高,不会录入月颜的隐私,关于她只有一个定位权限。

后台只有周博衍可以操纵,但是他的操纵仅仅是录音功能,是把录音同步到自己的智脑上仅此而已。就算传呼机被人为销毁,智脑上也能找到备份。

周博衍早就想好说辞:“是特定的录音开关,可能是你们老师不小心长按音量键才会导致触发录音。”

月颜不疑有他:“原来是这样,还好没有被发现,不然可就尴尬啦!”

周博笑着点了点头:“传呼机还是太落后了,等我什么时候再给你升级一下。”

月颜连忙摇头:“不落后啦,它已经很先进啦!”她离开的时候传呼机落在周博衍的书桌上。

周博衍没有监听月颜,只是想着月颜和男女主同校,以防万一才特地弄了录音功能,果然还是有用的。

其实周博衍这里还有过若干个录音记录。只要月颜身上带着传呼机出现在男女主身边,传呼机就会自动捕捉他们的对话。

因为录音素材太多,基本没有重要内容,智脑会把没用的筛选掉。

只是周博衍在听到今天苏玉家人对话的时候,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他们竟然想对月颜的妈妈下手。

月颜应该是没有听这些录音,或者只听了前半部分。后半部分老师们离开苏玉家以后,还在苏玉家门口讨论了一会儿,传呼机把月颜家人的聊天全都捕捉到了。

周博衍不想瞒着月颜。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还是按响了月颜家的门铃。

月颜已经洗漱完毕躺床上了。

这个时候有人按门铃是月怀德出去看的,他把周博衍迎了进来。

“叔叔,我找月颜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说完我就走了。”

月怀德猜测是很严重的事情,小周的脸色难得严肃。

他把人带到客厅,自己上楼去喊月颜。

月颜穿着睡衣披着外套匆匆下楼。

“怎么了?大晚上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周博衍把传呼机交给她:“你听一下,等你听完就知道了。”

他特地把吵架的部分裁剪掉,只留下苏玉一家人的对话。

月颜越听脸色越难看,明明只是同学之间的纠纷,竟然要牵扯到她妈妈?

苏玉一家人这么玩不起,让她不得不怀疑上一世的月颜是不是受了苏玉的要挟才会帮苏玉坏事做尽。

周博衍同样是这个想法。

因为书里的月颜和他认识的月颜完全不一样。

月颜没有和苏玉成为朋友,并且这一世她们甚至还闹起了矛盾,他也看到了苏玉的真实面目,并不像书中描述的那样真善美,反而有些狠毒。

书里的人物形象很扁平,作者说苏玉是好人,她就是真善美代表;作者说月颜是恶毒女配,她就是心肠歹毒的反派。

但是现在事实告诉他,恶毒女配和真善美女主的身份似乎是反着的。

他隐隐有种感觉,这才是正确的。

并不是因为他护短。从他和月颜认识的那天起,月颜一直是纯真善良、落落大方的性格,是个很真实的小姑娘。

反倒是苏玉,几次录音传回来都是她在背后嚼舌根。

让周博衍差点认不出“真善美”这三个字。

月颜并没有问他录音剪辑的事,她感谢周博衍给她提前剧透,让她有了心理准备,不至于被打的措手不及。

其实母亲怀孕后,她就一直很担心母亲去工作会不会劳累过度小产,现在总算有借口让母亲离开服装厂了。

如果母亲喜欢做衣服,她就给母亲开一家品牌服装店,让母亲设计喜欢的衣服。

不论母亲喜欢什么,她都会支持母亲。

周博衍把传呼机还给她就离开了。

这件事月颜不准备独自承担,而是告诉了父母。

文红玉和丈夫听完录音后沉默了。

因为月颜还告诉了他们,她在学校遭受的风言风语。

文红玉眼眶都红了:“月月,你怎么不和妈妈说这些事情呢?妈妈都不知道你在学校受这些委屈。”

月怀德同样很难受:“虽然爸一直在做生意,但是你受委屈怎么不和爸爸说?爸开店是想让你和你妈过得好,不是让你在学校受委屈害怕麻烦不敢跟我们讲。”

月颜耐心解释:“我并不是怕麻烦你们,我只是觉得我有能力解决,我是一个大人了,我可以处理的。但是现在这件事涉及到了妈妈,我不想让你们蒙在鼓里。”

父亲叹息了一声,揉了揉月颜的发顶:“月颜,不论你多大,你在我和你妈眼里都是个孩子。”

文红玉愤愤不平:“我明天就去把工作辞了,就说自己要回家养胎,不接受她家的私下解决,一定要让她们家女儿给咱们家月月道歉。”

“妈妈,我虽然心里希望你把工作辞掉,是怕你太劳累,你本来就是高龄产妇。但我不想辞职让你不开心,我可以再想想办法。”

文红玉摇了摇头:“其实妈不离开服装厂,是因为当初这工作是从你外婆手上继承的,你外婆可能会不高兴。”

月颜拉着母亲的手:

“我相信外婆一定会理解您。而且铁饭碗也没什么好,说不定过两年她们就失业了呢。”

文红玉强颜欢笑:“傻姑娘,铁饭碗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失业。你小时候最粘我,连去地里都要把你背上。我现在怀孕,你爸又忙事业,我不想让你弟弟或妹妹孤零零的长大。所以我想在家休息两年,帮你看看店,主要是把孩子照顾到上幼儿园。”

月颜哪里不知道母亲女强人的事业心:“不要,我的店里不缺人,你要是不忙的话我就给你开个店,什么店都可以!”

文红玉笑着应道:“好,那我记住了,到时候我想开店就找自己的闺女帮忙。”

母女俩聊得快快乐乐,反倒是关于苏玉一家的事被放到了一边,但是心里都有了主意。

隔天早上,月颜在校门口和苏玉冤家路窄碰面了,苏玉看到她就开始摇摇欲坠。

月颜连忙骑着车走开,生怕被苏玉赖上。

苏玉心里憋着气,让她得意这几天吧,到时候连自行车都保不下来。

她特别喜欢月颜的自行车,可是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学校看车的老大爷很凶,没有交钱停车的人根本不可能靠近车棚,更别提她们这些面生的学生。

苏玉来到教室就发现同学们看她的眼光似乎不太对劲,发生了什么事?

曹文凯踩着铃声来教室,他脸色通红,不知道是不是赶铃声跑的。

苏玉对他笑了笑,转头和后排的女生小雅说话。

小雅面对苏玉支支吾吾:“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

到底怎么了?

苏玉皱着眉头。

一直到早自习,班主任铁青着脸来到教室,手上拿着一张信纸。

苏玉眉心跳了跳。

“苏玉,跟我出来一趟。”

曹文凯到这个时候都没有发现不对劲,他心不在焉地摸着裤兜。

“这是你的字迹吧?你造谣月颜和别人,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班主任把信纸扔到苏玉面前,苏玉只看了一眼就脸色苍白。

这是她和曹文凯在三中刚认识的时候写过的信。当时彼此在信中互相表达了好感,信已经被她烧了,怎么又突然出现在老师手上?

“我…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污蔑我?我没有写过这个东西。”苏玉打死都不可能承认。

老师盯住她好一会儿,眼看问不出什么,才让她先进教室自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