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46.家访

苏玉被新班主任喊到办公室,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班主任的脸色不好看,让她怀揣不安。

到了办公室她看到月颜也在,这下她脸色刷的就白了。

她强装镇定,在心里安慰自己。最近学校的流言蜚语月颜并没有证据证明是自己传出去的。

“方老师,这是我们班的苏玉。”

四班新班主任是个中年女性,她坐在一边,并不准备插手这事儿。

方老师对她点了点头。

“苏玉同学,这次老师喊你过来是想找你了解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够如实相告。”

“好的,老师,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苏玉说完下意识看向月颜。

月颜面无表情地坐着,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这让苏玉心里产生激烈的不安。

不过她又定了定心,月颜又没有证据,她不怕。

她先发制人:“老师是想问我月颜同学的事情吗?”

方老师惊讶道:“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苏玉咬着下唇犹豫地看向月颜,随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才开口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最近学校有一些流言蜚语,关于月颜同学和云程同学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我只是听说,并不是很清楚,一切还是要问月颜。”

方老师看向月颜:“你这里有什么想说的?”

月颜淡淡道:“老师,我要举报苏玉恶意造谣诽谤我,我请求学校介入处理,我清者自清。”

苏玉脸色惨白,她摇摇欲坠,仿佛要站不稳:

“月颜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自己和云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还和校外不三不四的有钱男人举止亲密,为什么你会觉得是我做的?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月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苏玉都不忘倒打一耙,故意引导她为了钱出卖自己,这就是真善美吗?

月颜无视她:“老师,奶茶店的店主可以帮忙作证,我们没有共喝一杯奶茶,也没有不三不四的有钱男人,对方是我邻居家的哥哥,我家人都知道。我和云程是纯洁的友谊,当天是我爸的店开业,他们全家都有去捧场,这些都能找到证据。”

月颜就是故意提到云程家人的。

学校老师和领导都知道云程父亲的身份。

她们肯定不会把这事闹到云程父亲那边,并且还得严肃处理,不然四班的新班主任就会受苏玉牵连成为第二个刘鹏。

当然,自己手里有证据,就是从苏玉嘴里传出来的谣言。

“老师,我没有做这件事,我也可以请我的家长来证明,我不是做这种事的人,请你们相信我!”苏玉哭得梨花带雨,仿佛大家都在欺负她。

方老师无奈:“苏玉,老师这里是有证据的。”

苏玉愣住了,证据?什么证据?难道是曹文凯?

她隐隐不相信,但是那种不安的感觉又上来了。

老师手里会是什么证据?

“苏玉,如果你再不说实话可能需要请你的家长来学校,或者我和你的班主任放学后去你家里。”

去家访?

如果老师知道了爸爸的身份,就算她们有证据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的,苏玉给自己定了定心。

“老师,我是清白的。我愿意让您和我的班主任去我家里家访,我相信你们会还给我一个清白。”

方老师摇了摇头。

苏玉的新班主任同样摇了摇头。

她是听过录音的,苏玉这个时候还死不承认,只能说自己看岔了眼,被她表面迷惑了。

于是当天下午,方老师和四班班主任以及苏玉一起去了她家里。

苏玉家的房子很大,还是二层小洋楼。

方老师心中暗暗惊讶,看来苏玉家里也有背景。

但是想到云程父亲的身份,这些事还是不要闹到市长面前,让市长觉得她们二中出了刘鹏那样的老师,连学生也品行不端。

苏玉的父亲得知老师的来意后很不耐烦。

倒是苏玉的母亲热情的招待老师坐下,又是上水果又是端瓜子,热情的像是过年亲戚上门。

苏玉的父亲冷着脸,端着一副领导的架子:“我家孩子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你们这些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就上门来说我家孩子的不是,没有人比我们做家长的更了解小玉的性格!”

方老师连忙道:“苏玉爸爸,现在是苏玉在学校传播谣言,导致我们班月颜受到影响,我们是有证据的。”

“证据!你们能有什么证据?她说是我家孩子做的就是小玉做的吗?我还说她污蔑我家孩子呢!”苏玉父亲冷哼一声。

既然当家长的不讲道理,方老师只能拿出绝招:“我们这里有录音,能清楚的听到是苏玉同学亲口对别人讲出不实言论。”

“录音?”苏玉父亲狐疑地盯着方老师,随即冷笑:“哼,我可没听说过还有能录音的东西,怕不是你们随便从哪弄来一个东西骗人的吧?”

四班班主任无奈,只得把月颜的传呼机拿出来,按照月颜教的方法播放录音。

“苏玉,你亲眼看到月颜和社会上的男人共喝一杯奶茶吗?”

“我没有看错,当时我和月颜有过交流,他们两个人行为举止很亲密。我觉得她这样不好,还上前提醒了她。可惜月颜并不领情,和我吵了一架。大概她被金钱诱惑才走了弯路,月颜家没什么钱。”

“她真不识好歹,那月颜和云程真的是一对吗?我看他们在学校里没怎么接触。”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不敢相信她会是那种人。我看到过月颜单独和云程在学校的小树林有说有笑,可能只是在交流学习。”

“肯定是在私会!学习不能在教室吗?没想到她作风这么乱,成绩好有什么用,以后还不是没人要的破鞋。”

“这话我只跟你讲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这都是我亲眼看见的,我只希望她能够早日醒悟,毕竟她有那么好的成绩。”

“苏玉你真的好善良。你被她骂了都不介意,月颜也太过分了!”

“没关系的,就算别人对我冷言相待,我也要用微笑面对她。”

录音到这里就被四班班主任按了暂停。

苏玉的父亲脸色难看。

苏玉同样呆住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还会有能录音的东西?为什么月颜能拿出来这个?

她惊慌失措地看向父亲,又看向母亲。

母亲尴尬的道:“肯定都是误会,我家小玉不都说了吗,她是担心那个叫月颜的同学是吧?她是担心月颜误入歧途,这只是和朋友之间的对话,并没有想到会被传出去呀。”

四班班主任无奈:“但是因为苏玉的这些言论,现在全校同学都误会了月颜。月颜风评被害,这本身就是谣言,她愿意让我们家访证明清白。”

苏玉父亲突然一巴掌打在苏玉的脸上,直接把苏玉给打蒙了,她的脸瞬间肿成馒头。

“你一天天在学校学习,学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是谁教你的在背后议论同学?不管人家有没有做,那都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和人家又是什么关系?”

苏玉泪眼朦胧,她哭成泪人:“我没有,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苏玉母亲心疼地抱着女儿:“你打孩子做什么!你打她有什么用?她也是担心同学误入歧途,又没有坏心眼,归根到底只是信错了人。”

方老师和四班班主任都很无奈。

苏玉父亲的这一招让她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可是云程父亲毕竟是市长。

方老师叹气:“我们这次家访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苏玉在学校做了什么,打孩子解决不了问题,解决的办法就是让苏玉对月颜和云程公开道歉。”

苏玉流着泪拼命摇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要去道歉!这话不是我传播出去的,都是小雅。是我后桌小雅,都是她传出去的,不关我的事,我不要道歉。”

老师说的公开道歉是让她在周一的晨会上全校公开检讨。

方老师看向苏玉父亲,苏玉父亲又想甩巴掌,苏玉母亲紧紧搂着他的腰:

“你还想打女儿,你打我吧!你打她做什么!她又不是故意的!”

苏玉父亲怒骂:“我怎么生了这个丢人东西!让老师找上门来,说出去丢死人,还不如今天把她打死,家里倒清净了。”

苏玉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她伤心不已,没想到父亲说话这么难听,让她在老师面前如此难堪。

四班班主任连忙站出来:“学生家长,你也不要打孩子,打孩子解决不了问题。我们现在要解决的就是苏玉对月颜造成了伤害,只要道歉就可以了,你打她没有用的。”

“老师,你别拦着我!让我先把这畜牲打一顿给你们泄泄气。”苏玉父亲眼看就要抽皮带。

方老师和四班班主任连忙阻拦苏玉父亲,让他先冷静。

她们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了苏玉家里。

苏玉当然没有挨打。

等到两位老师走后,她的父亲变了一副面孔,关心道:“刚刚没有打痛你吧?”

苏玉愣愣的看着父亲,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也别怪爸爸,刚刚爸爸也是被迫无奈。如果爸今天不打你的话,两位老师非得让你去给人家道歉,爸知道你心气高,肯定不愿意去道歉,不如主动把这事儿挑起来,老师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苏玉没想到父亲竟然是为了自己才打她,她扑过去抱住父亲诉说自己的委屈,好像全世界都伤害了她。

“闺女,你再跟我讲讲那个月颜到底是什么来头?她怎么会有能录音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