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第一次和女主对话

月颜坦诚道:“我爸爸蹬三轮车太辛苦了,我想让他能轻松点。”

大家都是上下楼的邻居,就算她不说,小非哥哥也会知道她家是做什么的。

周博衍越来越觉得月颜就是被主角给利用了,这么懂事的小女孩,怎么会变成后期的恶毒女配。

他担心月颜赚钱荒废学业:“月月体贴父母是好事,赚钱会不会影响你学习?”

得到邻家哥哥的支持,月颜把计划和盘托出:“我每天写完作业后再去收集材料,周六日卖,不会影响学习!”

周博衍点头:“好,你自己有安排就行,要是需要帮助可以找我。”

月颜借了周博衍高二的课本浏览了一遍,都是基础知识,比后来的高考题简单太多了。

这是月颜的优势,80年代的师资教育没有现代那么卷,学的知识不多,更没有那么多奥数题,普遍分数是比较低的。但是对于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学生而言就比较困难了。

月颜不担心自己的成绩,小非哥哥成绩也很不错,课本上甚至还有笔记。

晚饭家里蒸的是玉米面饼,依旧是腌菜和开水。她们全家住在城里,开销都是一大笔钱,拿死工资很难攒下钱。

而且不出意外妈妈会怀孕,到时候请产假家里就只有爸爸一个人有收入。虽说职位可以找人代替,她们家在城里还真没有关系好的亲戚。

开学第一天,月颜背着新书包,穿着整洁的衣服来到学校。

她的衣服是妈妈旧衣服改的,月颜不想上学穿自己的新衣服,新衣服穿一次就要旧一次,还是过年时候做的,就穿过一次。

她来到教室,一眼看到班里一群人围在教室中间。

她知道,那是女主苏玉的座位。

苏玉最喜欢的就是被追捧,尤其是她厂长女儿的身份,从来不会隐瞒,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千金小姐。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月颜身后一人小声骂骂咧咧,听尖细的声音就能认出来是张翠平。

她们小团伙是最不待见苏玉的。

没想到张翠平主动打招呼:“咦,月颜,你来这么早啊!”

月颜找了没人的座位,靠近里面窗户的第二排:“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新学期要起个好头。”

张翠平顺势坐在月颜身后:“我坐这里好了,跟你挨一起。”

月颜并不是很想和她们有交集,她也不想认识女主,就想做个透明路人。

苏玉的座位在教室正中间,她同桌是个瘦弱的女孩子,被一群人围着脸上露出难堪。

对方快要哭出来:“苏…苏玉,你能不能让他们走…走开。”虽说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封建,倡导男女平等,可是被一群男生围住还是很恐慌。

苏玉温柔得体地安慰她:“没关系的,他们只是来交个朋友。”

这一群人还有别的班的,不仅有以前三中的,还有很多二中学生。

张翠平凑近月颜:“你不去认识受欢迎的新同学吗?”

月颜掏出课本:“没兴趣。”

于是张翠平默认月颜和她们是一个同阵营:“我跟你说,那个苏玉最会装了,你千万别跟她玩。”

月颜淡淡道:“我知道了,我只想好好学习考大学,交友随缘。”

张翠平赞叹道:“你思想觉悟真高,我也要向你学习。”

没一会儿她的小姐妹们都来了,张翠平和陈冬梅同桌,她们后排是王荷翠和马晓丽。

月颜:……

她们这一片真成复仇者联盟了。

她认真温习书上的内容,耳朵里时不时冒出两句身后人讨论的八卦。

有一说一,爱听八卦是人类本性。

王荷翠:“昨天那对狗男女还是一起来的学校,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关系似的。”

马晓丽:“小声点,别让她听见,不然又要说我们诽谤她,就会在男人面前哭。”

陈冬梅:“不做亏心事,还怕鬼敲门?她和曹文凯的破事三中谁不知道,羞人。”

张翠平:“你说她们有没有…”她用两根大拇指做了碰一碰的动作,几个女生羞红了脸。

王荷翠:“别说了,羞死人!”

原来这个时候男女主就已经有暧昧的苗头,甚至三中同学都是知情的。

很快老师就来到了教室,让同学们回到座位。

原本围着苏玉的人纷纷散开,好家伙,一大半都不是他们班的。

老师发现了不对,大声质问:“你们都是哪个班的!”

男生一溜烟跑掉。

月颜是文科班学生,全年级四百多人,一共八个班,前四个班是文科班。

身后的几个女生在偷笑,老师走到苏玉面前。

“他们是哪来的学生?”

苏玉的同桌吓得说不出话:“我不认识他们,是来找苏玉的。”

苏玉眼底闪过厌烦,抬起头又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我也不认识,他们说想和我交朋友。”

老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好好学习才是正事。”

苏玉老老实实点头,脸上还带着难堪。

几个女生见苏玉吃瘪,不仅看好戏还要偷笑。

苏玉早就注意到了这里,这几个人和她不对付,说话又粗俗,她才不跟这群人计较,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她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人,那个吃不起冰棍的女孩也和她同班。

苏玉起了拉拢的心思。

班级学生陆陆续续到齐,曹文凯也来了,他看了一圈,只有月颜的身边有空位。

不等他走过去,一个小胖子突然从他身边灵活挤过去,坐在月颜的身边。

“好险,差点没座位了!”小胖子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

见自己同桌是个女孩,他惊讶地站起来,身后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嘲笑他。

“那个,同学,你介意我坐你身边吗?”小胖子挠了挠头。

月颜头也不抬:“自便。”

小胖子揉了揉手臂,这个女同学性格真冷啊。

“云程,你怎么不早点来和苏玉坐同桌啊?”

后桌显然认识小胖子。

云程不明所以:“我为什么要和她坐一起?”

张翠平忿忿不平:“你不是经常找人家说话吗,被曹文凯吓退了?”

月颜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云程,男主的小弟,高中毕业后失去了联系,也有可能是作者写忘了。

似乎家里挺有钱的,经常借给男主钱,校园时期是男主的ATM机。

云程小胖子急红了脸:“你在胡说什么!那是她让我送她回家,说路上有流氓调戏她,你们思想真不纯洁!”

虽然路上并没有流氓,是苏玉家里人想见他爸一面,从他这里找关系。

张翠平自知理亏,不情不愿地给人道歉。

曹文凯进退两难,教室里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

老师很快敲定:“这位同学你先坐第一排,等之后给你们换座位。”

这个第一排是老师讲桌旁边的光荣宝座,月颜勾唇一笑,这个位置在后来都是问题学生专属座位。

曹文凯难堪不已,他只是来迟了一会儿,就要一个人同桌。

他下意识看向苏玉,苏玉却正在低头和同桌讲话。

小玉为什么没有帮自己提前占座位呢?

算了,都怪自己来晚了,怎么能怪小玉。她脸皮子薄,肯定不好意思。

想到这,他不由得埋怨和他抢座位的云程。

死胖子!

全班同学到齐,因为曹文凯没有桌椅只能暂时站着。

“领完作业本回来开会,不要在外面乱跑。”

老师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普通话不太标准,带着北方口音,说话有点像是说单口相声。

男生去搬作业本,女生就负责打扫教室卫生,擦桌子板凳和玻璃。

一个暑假过去,教室的讲台上厚厚一层灰,谁都不想去做脏活。

月颜左顾右盼,老师虽然说采取自愿,但是看样子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她无奈叹气。

“老师,我来擦讲桌。”

抹布和盆都是教室现有的,就是需要出去接水。

“你叫什么名字?”重新分班后老师不是原来教她的。

“月颜。月亮的月,颜色的颜。”

老师点头:“月这个姓还是蛮少见的。”

月颜手脚麻利,她在餐馆打过工,清理桌面不用太快。

老师在旁边询问:“你是本地的?看起来你经常帮家里做家务?”

“嗯,我爸妈白天工作,我就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真是懂事啊。”老师感慨道。

这几年学生越来越多,城里学生被家里好吃好喝供养着不分五谷。农村来读书的孩子放假在家还要务农。想不到他这个班的城里学生也有懂事的。

月颜最后还特地洗干净抹布,把东西归还原位。

苏玉和她同桌自告奋勇扫地,结果都是她胆小的同桌一个人扫了大半个教室,苏玉扫几步就要停下来东张西望。

“同学,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你能帮我扫地吗?”苏玉面色为难地叫住月颜。

月颜对着教室外面大声道:“张翠平,你们抹布需要用水洗两遍,不然玻璃擦不干净。”

张翠平看到她和苏玉站在一起,秒懂她的意思:“你正好闲着,帮我们接盆水过来呗。”

月颜对苏玉摊手:“我也走不开,你找别人吧。”

苏玉心道乡下来的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张翠平她们明显在偷懒,帮她们都不帮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