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封盖机

王荷翠被发现后,四班班主任也匆忙赶了过去,一路骂骂咧咧地把人带到了办公室。

据说闹得很大阵仗,连校领导都惊动了,王荷翠被女老师带着送回家。

月颜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过整个学校都在传高二有个女生在学校杂物间被人非礼了。

消息传的有鼻子有眼,就差说亲眼在现场看到了。

难道自己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

但是听可靠小道消息,王荷翠当时衣服凌乱,好好穿在身上的。

要是王荷翠需要人证,她可以出面作证,顺便揭穿男主。

虽然她对王荷翠没什么好感,但是女孩子的声誉不能平白无故被毁了。

只是这之后王荷翠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云程说王荷翠家里给她请了长假。

想想也是,被喜欢的人这么恶心,王荷翠要是见到曹文凯和苏玉在她面前眉来眼去不得心态爆炸。

“月颜,你怎么又在看书,来和我们一起玩啊!”

陈星儿把月颜连拖带拽从座位上拉起来。

“体育课你还在教室看书,多无聊呀。”

月颜无奈,她也不会跳皮筋和跳大绳啊。

“我要是说我不会,你们会笑话我吗?”

陈星儿圆乎乎的眼睛盯着她:“我们可以教你呀,原来你不会啊,早点说嘛,我们下课就教你了。”

她们还以为月颜不喜欢玩,原来是月颜不会。

月颜只得合上书跟着陈星儿去操场上体育课。

她上一世在孤儿院没有娱乐活动,做过最多的是手工,因为要卖钱,孤儿院经济困难,她就主动帮阿姨串珠子。

玩累了大家坐在一起歇息,徐招娣看向隔壁班:“听说了吗,四班有个女生退学了。”

陈星儿皱着眉头:“就是被发现那个?”

徐招娣心情不太好:“嗯,她死活不说是谁跟她待在杂物间,被家里打了好几顿,家里嫌她丢人亲自来学校退的学。”

月颜:“你们认识她?”

陈星儿解释:“不认识,但是徐招娣和她住一个职工大院。”

徐招娣叹气:“我觉得该退学的不是她,但是她不开口就没有办法。”

陈星儿安慰她:“流言都传成这样了,她待在学校可能更难受。”

月颜听她们几个讨论,班里几个女生虽然听了学校疯传的八卦,但她们有自己的看法,没有被谣言带着走。

不知谁说了一句:“她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对方手上啊?”

大家纷纷觉得有这个可能,只是当事人都退学了,她们只能聊两句作罢。

下午放学,云程和月颜去了她的奶茶店。

自从云程看到月颜写完作业在画图以后,说自己也会画画。于是次日月颜看到他带来的堪比专业美术生的绘画作品。

云程傻呵呵道:“这是我初中画的,我奶奶是画家,小时候我跟爷爷奶奶生活,就一直在和奶奶学画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月颜抓云程帮自己设计奶茶店,抵押每天放学的补习费。

本来她也不准备收费的,不过云程说如果成绩真的有提升,他妈妈一定要给学费,月颜干脆直接让他用美术设计来互抵。

云程好久都没拿过笔,试了试后就开始作画。

这水平堪比美院学生,想不到云程这个原著主角小弟还有两把刷子,后来查无姓名说不定是运气好。

“其实我表姐也会画画,她就是美院学生。”不过云程表姐在首都美院读大学,没事不可能轻易回家。

月颜笑眯眯:“没事,云程同学我相信你。”

云程立下保证:“你信我的水平,我肯定好好给你设计。”

于是之后每天下午要是作业完成的早,月颜就带云程去店里实地考察要怎么设计墙面。

她要的风格比较小清新,仅仅一周就有了完整设计稿。

离开前云程傻笑:“明天我跟我妈说一声,来你家店里开始绘画。”

“没问题,到时候给你管三餐。”

云程没有把管饭放在心上,不过他可以吃完早饭再来,不给月颜添麻烦。

虽然有了云程设计和画图,但是墙上喷字还是需要周博衍帮忙。

月颜想了些前一世网上的文艺句子,什么“你若静好,便是晴天”这种小姑娘最喜欢的文艺句子。

墙面是月颜和周博衍捣鼓调料配出来的奶白色,奶茶店的墙壁设计是一面是银河星空、一面是蔚蓝的大海。

银河星空的灵感来源是周博衍,没想到周博衍眼中的银河会这么漂亮,像是一条星星组成的飘带,其中围绕着月亮。这个审美绝了,比自己上一世在互联网上看到的银河图片更震撼。

连云程这个画师都直呼周博衍脑洞大,感慨银河要是真有这么美丽就好了。

不得不说云程的画技很稳,他画出来的图纸是什么样,墙上就像是打印出来的一样。

月颜的小店用了两周时间才捣鼓好,实际也就是两个周六日加起来的时间,像是柜台和后厨她给了设计图以后都是月怀德在店里看着工人进度。

他的小摊也顺便摆在店门口给自己打广告。

云程在月颜店里帮忙画画的时候,时不时会因为路边传来的香味导致一边画画一边咽口水肚子还叫唤。

午饭时候月怀德给他们一人端来一碗去掉签子的麻辣烫,云程得知麻辣烫是月颜父亲的摊子以后,恨不得抱住月颜大腿,求她给自己办个优惠券。

比如进店不用排队券。

月颜失笑:“你说的这叫贵宾券。可以啊,你要是能给我爸店里设计出新风格,就送你一张九折火锅贵宾券。”

云程大喜:“火锅是什么?是这个吗?”

月颜纠正他:“这是麻辣烫,火锅比麻辣烫好吃,还很有趣。”

云程不懂吃饭为什么还要有趣。

多亏了信息不发达,其实这个时候川渝地区应该是有火锅的,然而她在的城市并没有。

“那说定了,等你店设计完就给你爸的店设计!”

月怀德原本想说不用这么麻烦,刷个涂料就行,奈何月颜让他放心,做自己的品牌当然要有自己的店铺风格。

月怀德听得迷迷糊糊,反正就是让客人记住他家的店独一无二。

因为有了美食的诱惑,云程变得无比勤奋,还拿起了画笔,这让云程妈妈开心又失落。

儿子再次拿起画笔竟然是为了帮同学设计店铺。

等开业了她倒是要去看看自己儿子亲手设计的店铺是什么样。

因为月颜的要求,云程给月颜家火锅店的设计风格是偏向喜庆的红色,墙壁上都是年画娃娃和小故事。

什么饭前洗手、节约粮食等等的小故事,云程还挺喜欢的。

“你这个创意真棒,客人等饭的时候就能看小故事,看多了说不定还能铭记于心。”

月颜想说这个还真不是创意,只是单纯写字提醒有点冷冰冰,画成小故事免得被人觉得受到歧视。

毕竟后世杠精可是非常多的,她不确定这个时代就没有。

周博衍趁云程画画的时候来到月颜身边:“开业后我可不可以拥有一张贵宾卡。”

月颜调侃道:“本来就有你的,只是卡片我还在设计呢,到时候亲自给你送去。”

“对了,你舅舅需要卡片吗?”

周博衍也不知道舅舅当天会不会有空来:“先准备上,要是舅舅当天来了就给他。”

以舅舅的性格,只要来过一次还有了贵宾卡,肯定愿意来第二次。

月颜弯弯眼:“好的!”

她的奶茶店已经装修完成,餐具厂修改了三次的纸杯都没让月颜满意,和她想要的材质不一样。最后周博衍和她一起去了餐具厂,不知道怎么跟工厂交流的,第四次的杯子果然达到了要求。

是拿在手上不会烫手的厚纸杯。

她又跟餐具厂订了塑料吸管和奶茶封盖,没有封盖机只能加成本。

月颜唉声叹气,周博衍看她。

“怎么了,不是达到要求了吗?”

月颜拿起样品杯子:“这个盖子,如果有个封盖的机器,在上面一滑,然后就可以用塑料封盖多好。纸盖要加成本,而且会容易洒出来。”

周博衍沉吟:“这个我应该会,不过手上没材料。”

月颜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真的吗啊?!那我们现在就去买材料!”

周博衍:“不用买,去废品站收点就行。”

月颜拽着他胳膊:“买嘛,我去买,咱们有钱!”

周博衍无奈:“钱省着点花,废品站收材料节省成本。”

月颜闹了个大红脸,悄悄把手松开,她刚刚是不是不小心撒娇了?

出手阔绰的周博衍竟然劝她省钱,岂不是两个人身份对调了?

月颜眉开眼笑的跟在他身后。

来到废品站,周博衍挑完材料,废品站的老头躺在躺椅上头也不抬:“五毛。”

月颜张圆了嘴,才五毛钱,这点小零件就能造出来封口机吗?

从废品站出来后周博衍跟她一起回家:“你看成本五毛,我的人工费五毛,机器做出来你给我一块钱就行。”

月颜:...

又把她的话堵死了。

算了,那她悄悄单独给周博衍弄一张八折贵宾卡。

光是周博衍对她的帮助,完全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好吧,我现在就把钱给你。”

周博衍用了俩小时做出来了封口机,和月颜在奶茶店见过的差不多,但是又有点不一样。

“这是全自动的,奶茶放上去自动封口。”

全自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