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朋友

月颜来到客厅正想问周博衍吃什么口味,就看到周博衍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

看来是累太狠了。

一路舟车劳顿,这个时候也没有高铁。

锅里加了半锅水烧着,等周博衍什么时候醒来再给他煮面条。

月颜拿了她爸没用过的毛巾被盖在周博衍身上,轻手轻脚地关上了客厅门防止周博衍被吹着凉。

她把课本拿下来坐在窗前自己预习,就是根本看不进去,一直在走神。

假期过得这么快,她还没有想好店的装修风格。奶茶店倒是有点头绪,设计成暖色调就行,就是墙面设计的图样得找专业的美术生。

她从哪里去认识擅长画画的人呢?

周博衍睡了半小时,醒来的时候还有一瞬间迷糊。

一直到看见了窗边的月颜。

他身上盖着毛巾被,有股淡淡的洗衣粉香味,看颜色应该是叔叔的。

旁边的电风扇调成一挡风,距离他半米远,只有微微凉气吹到身上。

像个小大人似的,虽然有时候说话天真,做起事来却细心稳重。

周博衍清了清嗓子,发呆的月颜听到动静抬头。

“你醒啦,要吃饭吗?”

周博衍坐起来:“来点吧,胃里烧乎乎的。”

月颜连忙去厨房,炉子上的清汤是小煮,正好能下面。

还好没有给周博衍拿麻辣口味的。

放面的时候月颜打了两颗荷包蛋,前后不到五分钟就上了桌。

月颜把碗端上桌:“煮面不是我的强项,不难吃,应该也不会很好吃。”

周博衍笑着摇头:“你都亲自下厨了,我怎么会嫌弃你的厨艺。”

沙发上的毛巾被被他叠整齐,月颜收好后放到父亲房间,又打开客厅门。

现在是下午,夕阳照在院子里,此时已经没有八九月份那么炎热,不过一直关着门屋里还是有点闷的。

门窗都被打开后,周博衍关掉风扇。

“不拆开看礼物吗?”

月颜笑眯眯地拿起盒子:“本来想等你离开再拆的。”

话是这么说,还是拆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支钢笔和旅游纪念品明信片。

“我逛了一圈,也没看到实用的东西,干脆挑了支钢笔,你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用到。”

他没有给女生挑礼物的经验,但是他几乎是下意识认为月颜不会喜欢发带一类的饰品,他个人感觉卖的发带没有月颜自己做的好看。

真要说的话,就是店里的配色太俗。

挑来挑去也到了上车的时间,干脆就买了钢笔和明信片。

月颜不知道这个钢笔的价格,但也知道这个时候的钢笔几乎等于奢侈品。据说有的人半个月工资才能买得起一直某某牌钢笔。

她手上的牌子和某某牌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月颜只觉得是烫手山芋,然而周博衍早就猜到她不会收。

“我在上面刻了字,不能退货。”

月颜找了一圈,在笔帽上找到了自己名字的缩写。

她小声嘀咕:“又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都没法还你等价的礼物。”

周博衍笑道:“怎么还这么客气,你不也不收我买火锅底料的钱吗。”

“火锅底料又不值钱。”

“是啊,对我而言钢笔也就那样,你觉得钢笔贵,我觉得它不如火锅底料珍贵。等以后送你个我自己做的,比这个好。”

这个钢笔对他而言设计有点落后,奈何纪念品店里就这个最贵最实用。

她收好钢笔,这么昂贵还是放在家里吧。

“那好吧,但是以后不要送这么贵重的礼物了,我要是喜欢可以自己买,你给我买多破费。”

钢笔要是自己喜欢也能买到,就是觉得不划算。但是火锅底料仅此一家,想买都买不到。

之前她家生意火起来后就有别人模仿她家卖麻辣烫,还打出了价格战,五六分一串荤菜,尽管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肉,结果根本没有学到精髓,反而赔本了。

她家老顾客尝过就知道谁家的更好吃。

这还是老顾客吃过一次后告诉的月怀德,月怀德才知道自己被抢生意了。

月怀德那一阵回家还说来着,难怪之前生意一般,还是靠着卖冰粉才把麻辣烫给卖完。

见月颜收下礼物,周博衍心满意足。

他不觉得自己送的礼物昂贵,能用钱买到的东西都不算珍贵,感情不能靠金钱衡量。

要是送礼物能提高月颜的眼界,他肯定挑贵的送,这样月颜就不会因为别人送的蝇头小利被骗。

然而月颜对收礼物总是诚惶诚恐,老是想着回礼。

周博衍想不通,明明月颜看起来这么聪明的小姑娘,怎么会被苏玉坑成书里那样?

和月颜越是熟悉,他就越担心月颜会和苏玉交朋友。

在他眼里月颜是个重感情的姑娘,既然她对别人送的礼物和金钱都不看重,难道苏玉是打了感情牌?

周博衍还不知道月颜早就在学校和男女主撕破脸,剧情已经如同脱缰的野狗一去不复返。

月颜洗完碗回来,周博衍还在走神,难道是她拒绝礼物有点伤人?

她想了想,毕竟人家千里迢迢给她带礼物,一开口就是拒绝确实很伤人。

“谢谢小非哥哥送我的礼物,刚刚我是觉得贵重才想拒绝,不是不喜欢。”

周博衍回神,自己本来就不介意。

“傻,就算不喜欢也没关系,你有拒绝的权利。”他又转移话题,“你们国庆节不是看去看房子了吗?具体位置在哪?”

月颜讲了自己顺利买房的过程,虽然比家里的房子贵,面积小,但那可是门店。

“可是我现在最烦恼的是装修问题,我的小店还好,我有思路了。我爸的店一楼卖麻辣烫,二楼是火锅,要怎么装修呢?”

她对室内设计一窍不通,要是有书还能自学。倒是看过很多店的布局,真从记忆里翻找出来后反而不伦不类的。

周博衍沉吟:“你要是信得过,回头我帮你画几张设计图给你找点思路。”

“小非哥怎么什么都会,你太厉害了!”

月颜对周博衍什么都会已经大惊小怪到麻木了。

但是想想人家连进口机器都能拆,可能私底下画过不少图。

她犹豫道:“那你会绘画吗?墙壁绘画的那种。”

这算是找到周博衍的知识盲区:“我会画设计图,墙绘不擅长。”

可以说艺术和他不沾边,音乐姑且不算。

月颜失落之余又觉得正常。周博衍再厉害也是人,之前只是撞上了他擅长的领域,哪有什么全能高手。

“不过你要是有样图,我可以帮你在墙上复原。”

他没有艺术天赋,但是照猫画虎的水平还可以。

月颜从失落变得惊喜:“好!到时候可能还需要你帮忙写字!”

周博衍的字是她见过写的最好看的,要说是什么书法吧也不算,但就是看着赏心悦目。

“小问题。”

第二天开学,月颜没有同桌,但是班里同学很热情,热情地问她借试卷。

月颜无奈,只得交出去自己的卷子。

之前文科班的时候,她是不怎么借试卷的,文科答案是固定的,老师一眼就能看出来抄袭。

理科的话,月颜自欺欺人,只要他们敢抄,就敢全班满分。

她的试卷可是周博衍帮她检查过的,顺便给她挑了错。

周博衍说她理科只要保持这个成绩,一定能考上首都大学。

月颜被他鼓励了不少,更是铆足了劲提前预习,足足比老师教学进度快了一单元。

理科班没有男女主,她看这些同班同学无比顺眼。

倒不是她看不顺眼上一个班的同学。实在是原著里只要有人欺负女主,就会出现班里同学全都帮苏玉说话的情形。

那个班只能是女主阵营和反派阵营,根本容不下中立派。

所以她宁愿不交朋友。

不知道云程现在怎么样,好歹是原著男主的小弟,应该不会太惨。

“月颜同学,请问你可以和我一起抱作业去办公室吗?”

这是数学课代表,还是个女孩子,月颜站起来:“走吧。”

理科班在三楼,一二楼是文科班,老师办公室则在教学楼对面。

月颜走到二楼,就看到云程孤零零地站在教室门口。

这就奇怪了,之前四班没有体罚的传统,就算迟到也是挨顿班主任的骂。而且今天是语文早自习,语文老师是仅有的好脾气,不可能体罚云程。

课代表一路上都想和月颜说话,奈何月颜看着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她没有敢开口。

“月...月颜同学,中午我们可以一起吃饭吗?”

中午时间短,基本本地学生都在食堂吃饭。

月颜颔首:“可以,你几个人?”

得到月颜同意,她心里有了底气:

“我们一共五个人,就是班里的女生,她们都想认识你。”

月颜同学也没有四班同学说的那么冷漠啊,就是看上去不怎么爱说话。

月颜点头:“好,到时候一起。”

人家想主动交好,她也试着交个朋友。

回去的时候云程还在被罚站,刘鹏就在云程面前说话,看起来是在骂人。

月颜多看了一眼,跟课代表一起回了教室。

中午下课,班里女生聚在一起,慢腾腾挪到月颜座位上,她们眼里有好奇和打量,倒是不让人反感。

其中一个女生壮起胆子:“月颜同学,你...你好,我是语文课代表,你有不会的知识可以问我。”

埋头画设计图的月颜抬头:“你好,谢谢你的好意,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激动不已:“我叫陈星儿,星星的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