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7.周表妹

周舅舅抿了一口茶,不怒自威:

“没想到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你小时候总是发烧,醒来记忆会错乱,还说过自己是外星人,你还有印象吗?”

周博衍心里一紧,其实他猜到过自己可能是胎穿,不然不可能会有头痛发烧的毛病,只是今天舅舅这么说,彻底证实了他的猜想。

周博衍并不担心身份暴露,这时候连亲子鉴定都没有:“我都记得,小时候对太空好奇,总是幻想自己成为外星人。”

周舅舅放下茶杯:“嗯,听说你现在总是发烧的毛病好了?”

周博衍:“感觉不会再发烧了。”

他知道舅舅找自己的目的。

周舅舅提到正事:“机械厂的找到我了,他们在打听你的身份,我才知道你和你父母一样有天赋。”

周博衍开门见山:“舅舅想让我怎么做?”

隔壁煮火锅的香味飘了过来,大黑连忙跑进来蹭周博衍的腿。

走鸭,去对门蹭饭鸭。

周博衍用小腿推开大黑。

“爸爸,好香的味道啊!”周博衍的表妹从楼上跑下来,手上拿着周博衍的俄语书。

周奶奶探出头:“是对面做饭的香味。”

周舅舅自认为吃过不少好东西,他还是头一次闻到这么香的食物味道,谈话都没办法继续进行。

周博衍无奈起身:“她家有客人,我去问她家买点底料。”

月颜既然想做生意,自己舅舅可是个大腿,得让她抓住机会。

表妹挽住周博衍手臂:“哥我也要去。”

周表妹皮肤白皙,五官小巧玲珑,头发带着天然的自然卷,两边各抓了一绺头发别着发夹。

很有民国时期富家千金的观感。

周博衍只得让她一起。

月颜刚入座就听到门铃响了,她起身去开门,月怀德给好奇的家人介绍门铃的作用。

“咦,小非哥哥…”还没说完,她就看到周博衍身后有一个洋娃娃似的女孩,和她同龄人。

对方俏皮地对她打招呼,很熟稔地抱着周博衍手臂。

月颜心脏跳了跳:“怎么了?”

周博衍笑道:“我表妹闻到你家的火锅香味,我来问你买点火锅底料。”

上一次买的已经吃完了。

月颜还没回答,周博衍对她眨了眨眼,她懂了。

“那你等等,我去给你装一块。”

她也没锁门,周表妹看到了月颜家院子里的自行车。

“哇,好漂亮的自行车!”

周表妹跑了过去,小黑因为周博衍的缘故也不叫唤。

她虽然喜欢,但是克制住了碰别人私人物品的冲动:“不知道是从哪里买的,能不能卖给我。”

周博衍无情打断她的幻想:“你又不会骑,每天坐小轿车上学还要什么自行车。”

周表妹撅着嘴:“我不,我就喜欢这个好看的自行车,万一人家卖呢!”

月颜装了一碗火锅底料,就看到周博衍和他表妹围着自己的自行车。

压下心底怪异的感觉,她走过去:

“这些煮八人火锅够了,喜欢吃辣可以全放进去。”

周表妹看着碗里的东西惊奇:“原来就是这个东西煮香香的吗,是用来喝汤吗?”

月颜笑了:“是用来涮菜的。”

周表妹闹了个大红脸,也不问自行车卖不卖了。

月颜对这个同龄女生没有恶感,反而觉得她挺可爱的。

看上去娇生惯养,说话直接,不会让人猜谜语。

主要是长得可爱,谁会抵抗得了长相卡哇伊的女孩子呢!

周表妹回到家,一拍手:“我忘了问她自行车卖不卖了!”

周博衍拎着她的后领:“不卖,那是人家的私人订制,你拿汽车跟她换还差不多。”

周表妹震惊地张大了嘴:“我又不是傻子,拿我爸的汽车换自行车会被打断腿的!”

她闷闷不乐地跟在周博衍身后,周奶奶笑呵呵地接过火锅底料:“正好家里买了菜,不用做炒菜了。”

周博衍跟着奶奶进入厨房:“有些肉得这么做才好吃。”

他厨艺不精,但是切菜的手艺堪比专业厨师,片的肉卷晶莹剔透。

周舅舅望着厨房,母亲在给外甥打下手:“小非成长了不少。”

周爷爷乐呵呵:“也不是,之前苦读书,自从认识对面的小丫头,整个人活泼不少,还开始在家锻炼身体了。”

周舅舅颇感兴趣:“是不是机械厂那个两个工人的外甥女。”

听说小非那孩子就是帮人家小姑娘的舅舅解决麻烦。

他今天过来就是先告诉的他爸,然后才和外甥谈话。

周表妹在一边听八卦,原来刚刚对门的是未来嫂子吗?

长得挺好看,就是有点瘦巴巴。

周爷爷道:“应该是,那丫头两个舅舅都是机械厂工人。”

周舅舅:“她家背景怎么样?”

“母亲是服装厂的工人,父亲现在在做生意,这一直飘来的香味就是人家的拿手本事。哦对了,之前还带小非赚了几百块钱,你妈高兴坏了。”

周舅舅点头:“家庭背景没问题就行。这是他的个人问题,我这个当舅舅的插不上话。”

门铃又响了,周博衍在厨房,周表妹跑出去开门。

“这个门铃挺方便。”

周爷爷乐呵呵:“小非捣鼓的,也给对面做了一个。”

舅舅:酸了。

周表妹又见到了未来嫂子:“咦,嫂…是你呀,表哥在厨房呢。”

月颜以为自己听岔了,她想喊自己什么来着?

她笑道:“这是我家做的冰粉,吃火锅配上降温解腻,不容易上火。”

周表妹接过一大盆冰粉:“好哦,你要进来坐吗?”

月颜摆手:“不了,我家也在吃饭。”

月颜都要进门了,周表妹在她背后大喊:“你自行车卖吗?”

“不了,我上学还要骑。”

周表妹闷闷不乐地端着冰粉回来。

“清热解火的冰粉。”

她听说过冰粉,可以不敢一个人出门,没想到表哥家对面就是冰粉老板。

周舅舅:“这个我得尝尝,一直听人说很好吃,还没吃到过。”

周奶奶那过来几个碗,冰粉都是已经放好小料的。

周舅舅一口冰粉下肚:“不愧是摆摊做生意的,这个冰粉确实好吃。”

周表妹跟着吃了一碗,不开心的小情绪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好吃啊,要不她住表哥家吧?

她的想法很快被周博衍无情拒绝:

“我在家都是去隔壁蹭饭,管不了你一日三餐。”

表妹只得放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