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260.徐招娣遇困难

……

月颜带着妈妈来到浴室:“妈妈,你不是觉得自己皮肤暗黄吗,快来试试这个!”

妈妈也是奔四的人了。眼角有了细纹,法令纹也开始明显,这些都可以试试周博衍做出来的面霜。

文红玉无奈摇头:“你呀,人家给你做的东西你转头就给我用了,多伤人心啊。”

月颜认真解释:“这是试用装,他订做的包装还没到,先试试效果嘛,有用我就让他帮忙多做一点。”

“就知道麻烦人家,你每天带着他到处溜达,他老师那么看重他,暑假作业不少吧?”

月颜不满嘟囔:“妈妈,在你眼里我只会给他拖后腿嘛。”

文红玉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妈妈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他也要有自己的事情,你不能总是让他陪你玩。”

月颜觉得自己好委屈。

“才没有呢,我每天也有正事,我还帮忙带弟弟。”

月颜委屈巴巴地把面霜抹在妈妈手背。

“我当然疼我闺女,妈妈只是怕你们现在太粘糊,以后时间还长呢,到时候没话说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自己也想过,后来也没想出个答案。

月颜想了想:“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以后要经常出差,所以我觉得问题不大,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事业,总不能结婚就在家里相夫教子吧。”

文红玉知道自己想多了,她是关心则乱。

“你自己有主意就行,妈妈也是担心你。”

主要是周博衍太优秀了,优秀到文红玉很担心以后女儿能不能降住他。

话糙理不糙,一个男人身份地位越高,欲望和野心就越大,谁知道他未来能不能保持本心。

文红玉忍不住念叨:“虽然我觉得小周不是那种人,但妈妈还是得提醒你不要太早付出自己。”

月颜脸颊燥热:“妈妈,我心里有数的。”

她岔开话题:“妈妈你看,你的手是不是摸着滑滑的。”

文红玉无奈:“是有点滑滑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把手弄这么光净做什么?”

月颜轻拍自己的手背,让面霜更容易被吸收。

“手是我们第二张脸,当然要好好保养!”

文红玉笑道:“哪里听来的话?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个东西好用,妈妈你就当做护手霜用吧,要是膝盖和手肘的地方干燥也能用。”

文红玉不感兴趣:“你妈没那么娇气,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

就冲这护肤品的功效,怎么也得让妈妈用上,可是要怎么说服妈妈用护肤品呢?

月颜刚上楼就接到了电话。

陈星儿语气着急:“不好了,徐招娣她家里人要把她嫁了,她现在在我家不敢回去。”

月颜愣了一秒:“等我,我这就去你家找你。”

陈星儿催促道:“你快点来,我怕她家里人找过来,她妹妹来过我家。”

月颜连忙给司机打电话,司机和周博衍的保镖们都在周博衍实验室附近的民房租了房,离她家不远。

司机不到五分钟就过来了。

“去我同学家,我给你指路。”

月颜一说同学名字,司机就想起来了。

“得嘞,我知道在哪。”

月颜很快到了陈星儿家大院外。

“你就在巷口等我,要是有什么情况我给你打电话。”

司机不放心:“出什么事了?需要我一起过去吗?”

月颜匆匆解释:“没事儿,是我同学的家事,我去安慰她。”

司机这才放心。

陈星儿一直守在窗边,不仅是放哨也在等月颜过来。

徐招娣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双眼放空。

陈星儿看到月颜终于忍不住打开窗喊她。

“我在这!”

在三楼!

月颜一路小跑。

陈星儿连忙关门:“你来了,路上没有遇到奇怪的人吧?”

月颜看向沙发上的人:“没有,我坐汽车来的。”

陈星儿终于忍不住松了口气:“那就好。”

“说说情况,到底怎么回事?徐招娣不是考上师范大学了吗?”

陈星儿看了眼沙发,徐招娣眼睛红肿,脸上还有明显的巴掌印,脸都被打肿了。

陈星儿摇头:“我没敢问,她跑过来的时候就跟我说了这句话,然后就开始哭。”

月颜走到徐招娣身边。

徐招娣像是受了惊吓一样躲开,看到是月颜后继续发呆。

月颜轻声细语:“发生什么事了?你跟我讲讲,我们帮你想办法。”

大约过了一分钟,徐招娣终于开口了。

“我妈说我考上大学也没用,以后也是要嫁人的。大学学费那么贵,他们不可能给我这个赔钱货出钱。家里没钱了,她要把我嫁给一个老男人,听说是个瘸子,家里有人脉有钱,跟他结婚我能享福。”

月颜皱眉:“多有钱?什么人脉?聘礼能给你买一台手机么?做不到享的哪门子福?你自己大学毕业赚的钱比这还多,你家里未免鼠目寸光。”

徐招娣傻愣愣看着月颜:“我不知道,我妈就说他家有个亲戚在海城当倒爷,手指缝漏的钱够我一辈子享福,我不想嫁人,我想上大学。”

“你信你妈说的话?她说的享福是让你有吃有喝有住,想花钱得看男人的脸色,你愿意过那种生活吗?”

徐招娣连忙摇头:“我不想。”

月颜缓了缓:“既然你不愿意我就给你想个办法,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也没招了。”

徐招娣满怀希翼:“什么办法?”

“我爸在隔壁市有店,我可以让你去他店里打暑假工赚学费,以后你要是想赚生活费也可以去我家店里,足够支撑到你大学毕业了。”

师范大学是不要学费的,再过两年才收学费,只要赚到书本费和生活费就够了。

徐招娣有些犹豫。

“我…我害怕。”

月颜只能逼着她做选择:“害怕你就只能嫁人了,到时候别说上学,你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

“隔壁市就是你大学在的地方,到时候你直接去大学报道,周六日想赚钱可以继续去我家店里。”

徐招娣眼里燃起希翼。

“我愿意!我现在就回家收拾东西吗?”

月颜摇头:“你先回家,等录取通知书送到,必须得想办法把录取通知书拿到手里。”

徐招娣脸色惨白:“那我…我每天就得待在家里了。”

“你要是害怕就说你在外面找了工作,你家人应该不会反对。”

她家里巴不得她出去赚钱。

徐招娣满眼泪光点头:“谢谢,谢谢你月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