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257.黄花闺男

……

等到月怀德拿着闺女一沓成绩单出来,月颜都已经把记者送走了。

月怀德叹气:“唉,你这丫头,咋这么快就把人送走了?你这可是上报纸了,回头我买上百来份报纸,给咱家亲戚都送一份。”

月颜无奈:“爸,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就是上个报纸,又不是上电视。”

不过刚刚记者对着她拍了几张侧脸照片,又拍了几张她家院子的照片,说不定报纸会露脸。

尽管在大人眼里上报纸等于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但对月颜而言没什么可自豪的。

这时候报纸流通广,大家的消息来源都是从报纸和收音机上得知,报纸的分量可不轻。但这种人物专访大家看过就忘,谁会记得她是谁,最多感慨一句是个女状元。

只有家里人会在意自己,月颜笑了笑。

“买报纸的钱我出吧。”

月怀德瞪着眼摇头:“不行!这是我宝贝闺女上报纸,必定是我这当爹的出钱。你自己玩去吧,大人的事小孩别插手。”

月颜似乎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话,她假装委屈。

“爸爸你竟然凶我!你是不是有了弟弟就不疼我了!”

月怀德得意道:“这事就得凶你,你是咱家的骄傲,必须得给你大办!这次我可不听你的,不仅要把报纸买几百份,我和几个店长说了,横幅每个店门上都得挂着,凡是在店里吃饭的客人都能免费领一碗红糖冰粉。”

他又想到一出:“你升学宴当天我那几个店不开业,免费送红糖冰粉,只要说句吉利话一人领一碗。”

月颜哭笑不得的同时心里感动,眼睛都有点酸酸。

她假装生气背过身,强行把眼泪憋回去。

“你们是专制独裁的大人,都听你们的安排,我就等着吃席了。”

月怀德把成绩单放到周博衍手上,随后匆匆出门。

“我去定横幅,正好在门口打听他们从哪定做的,顺便问他们这几天还接不接活,得请个舞狮队热闹一周。”

这阵仗反正月颜是拉不回来了,还好她已经大半年没去爸爸店里,老顾客应该忘了她长什么样。

等到爸爸离开,月颜突然转身。

她柳眉一竖,双手抱臂开始审问周博衍。

“刚刚你都听见了吧,你那位热心肠的女同学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老实交代!”

周博衍觉得自己无辜:“我哪有什么女同学?我高三下半学期都没去过学校,哪认识的女同学?”

月颜仰头瞪他:“休想蒙混过关,她那么了解你,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周博衍绞尽脑汁回想,也想不起自己和班里哪个女同学认识。

“会不会是她记错了,我印象中真的没有女同学。”

月颜半信半疑:“是吗?我要去问奶奶,奶奶肯定知道!”

说完就扔下周博衍,带着小黑跑去对面周博衍家。

小黑已经是个两岁的大狗狗了,外表看起来威风霸气,实则是个蠢狗,也就看起来唬人,连大鹅都打不过,和哈士奇一个属性。

即便如此月颜带小黑遛弯还是给它套上了链子,担心它乱跑扑倒老人和小孩。

“奶奶,我来啦!”

周爷爷和周奶奶最近都在家里,两个人写字画画弹琴好不雅致。

“哟,月月回来啦,听外面锣鼓喧天肯定是考上了!”

月颜弯了弯眼:“嘿嘿,考上啦,和周博衍高考分数一样呢!”

她放开小黑,让小黑去找哥哥大黑玩,自己走到周奶奶身边坐下。

周博衍慢悠悠进门。

周奶奶笑眯了眼睛:“有出息,奶奶给你包大红包。”

周博衍走过来笑道:“她恐怕是我们在场几个人里最有钱的,不需要您发红包了,她是过来问罪的。”

周爷爷停笔,满脸八卦:“问罪?谁的罪?”

月颜抱住周奶奶手臂挑衅周博衍。

“我好穷的,我就要奶奶发的大红包,略略略。”

周爷爷懂了:“得,你自求多福,我和你奶奶不插手你们的事。”

月颜清了清嗓子:“奶奶,是这样的…所以我就想知道有没有女同学来找过周博衍啊?”

周博衍一身浩然正气,他坚信自己是清白的。

周奶奶回忆了一会儿:“好像是有这么个人。那是去年的事吧,有个小丫头在大门外徘徊,我碰上过一回,她说找小非,我说他不在家,后来就没来过了。”

周博衍:???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周奶奶又插了一刀:“我还和小非提到过一句,他当时没放在心上,估计是忘了。”

月颜得意地看着他,还有什么话要说?

周博衍有苦说不出:“…我可以解释,我真的不记得有这个人。”

周奶奶笑话他:“看他,不重要的人听过一句就忘了,这记性还不如我这老太太。”

周爷爷起身:“咱们出去逛逛,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周奶奶笑眯眯搀扶着老伴。

“我和你爷爷出去吃饭,你今天去月月家蹭饭吧。”

周博衍苦笑,您可真是我亲奶奶,卖完孙子就跑。他要是不把人哄好,还能吃上月颜家的饭吗?

家里只剩下两个人,周博衍反倒不着急,先让月颜坐在沙发上,给她倒了杯水。

“喝口水,一路上光说话了,当心嗓子哑了。”

月颜捧着杯子小口喝水,视线一眨不眨落在他身上。

周博衍顶着压力坐在她身边。

“月月,我真不记得有这号人。奶奶也说了,不重要的人我从来不会放在心上,你看我绞尽脑汁都没想起来,说明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桀桀桀…有人要跪搓衣板咯…]

这是什么鬼笑声?

不等周博衍多想,月颜放下杯子。

她垂着眼眸:“我肯定相信你,只是我身边都没有桃花,你不处理干脆是不是有点对我不公平?”

周博衍恨不得把她放心尖上疼,怎么会在身边留烂桃花。

他垂头丧气:“我都没记住人,怎么就是桃花了。她充其量就是个不熟的同学,你不能污蔑我。”

迟迟等不到回答,他抬眼就看到月颜在偷笑。

好啊,竟然捉弄自己。

周博衍把人拉到怀里:“坏家伙,欺负我是不是很高兴?”

月颜对他呲牙坏笑:“那可不,头一次见你吃瘪,得多欺负一会儿。”

周博衍捏着她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

“怎么这么坏,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月颜眼里带着笑:“当然是跟你学的呀,毕竟近墨者黑嘛。”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她的心跳又开始撞死小鹿了。

周博衍用鼻尖蹭她鼻尖:“以后你就不是高中生了,有没有想说的?”

月颜没抓住重点:“我没什么想说的,我还是学生呢。”

男朋友声线低沉,听得月颜心里痒痒的。

怎么会有人说话这么好听?!

周博衍用侧脸蹭她:“以后不用顾忌你是高中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和你牵手过马路了。”

月颜推开他:“光天化日之下牵手也不好吧?”她倒是无所谓,可是这个时代保守啊。

周博衍假装叹气:“我们学校小树林是约会圣地,很多同学才大一就成双入对。可怜我孤家寡人,女朋友高中还没毕业,想想我真是个禽兽。”

月颜捂住他的嘴:“咱们就差了一岁,你别说的好像老牛吃嫩草似的。”

她都有点心虚了。

周博衍同样心虚。

他可不就是老牛吃嫩草!

好在嫩草高中毕业了,之前的接触发乎情止于礼,心里的负罪感不至于太沉重。

[桀桀桀桀…有人吃嫩草,我不说是谁,桀桀桀…]

“你这是什么鬼畜声音?”

[桀桀桀…这是实力的象征,凡人不懂。]

月颜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发什么呆呢?”

周博衍把人搂在怀里:“在想什么时候可以把嫩草带回家。”

月颜红着脸锤他:“你正经一点,这不就是你家,还想把我带哪去?”

周博衍亲亲她的小爪子::“你说呢?女主人。”

月颜抽回手站起来:“想的美,我还要和我爸妈多生活几年呢。”

她耳朵红得不像话,声若蚊蝇。

“怎么也得大三或大四才行吧。”

那时候才到法定结婚年龄。

月颜小声嘟囔:“现在说这个太早了。”

万一以后两个人三观不合,理念不合呢?或者两个人发展不一样,到了毕业季分手怎么办?

月颜越想越担心,都没发现自己被周博衍拉着坐下的时候直接侧坐在他怀里。

周博衍手放在她腰上:“你在担心什么?你的决定我都会尊重,那就等你大三再说。毕竟我是黄花闺男,总要问你要个名分。”

月颜想推开他,才发现自己坐在他腿上。

她没好气:“什么黄花闺男,你哪没有名分了?我爸妈可满意你了,你就是他们亲儿子的待遇。”

都说岳父看不惯女婿,偏偏她爸就很喜欢周博衍。

周博衍把脑袋埋在她颈窝:“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月颜:???

这身份是不是反过来了?

还有别凑这么近,脖子好痒!

月颜鬼使神差挑起他下巴:“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

完蛋,近距离看男朋友好像帅过头了,心跳和打雷似的。

不等她胡思乱想结束,就被周博衍按在怀里亲。

周博衍美滋滋,女朋友成年的好处就是随时亲都不会有罪恶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