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256.记者

……

记者纳闷,这哪有别人?随即转头看到周博衍恍然大悟。

“是他?!”

月颜手放在唇角挡着笑意:“是的呢,去年省状元本人。他还是我辅导老师,我最开始从文科转到理科就是他支持鼓励我,我遇到不会的难题都是他带着我分析解决的。”

记者连忙追问:“你刚刚说他住在你家对门?”

周博衍无奈点头:“你们不要听她夸的天花乱坠,我就是个普通学生,只是运气好考了个省状元。”

[好小子,不愧是你,这话说得真欠揍。]

听听,这凡尔赛的话,月颜听了都想打人。

记者脸上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高考满分也叫运气好,他们也想运气这么好。

女记者:“您真是爱开玩笑。”

月怀德在边上火上浇油:“谁说不是呢,多亏小周给月月补课,月月以前文科成绩名列前茅,后来学了理科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我们一点都不操心她学习,我这个当家长的开家长会就捧着成绩单傻笑。”

别人家都在为谁给孩子开家长会而互相推脱。他家则是跟媳妇儿猜拳一局定胜负,轮流去给闺女开家长会,可光荣了。

记者又听到了更多内幕:“月颜以前是文科生吗?”

月颜淡笑点头:“是的,我原本学的是文科,但是我感觉文科没有上升空间就想挑战自己的潜力,战胜自己对理科的恐惧。因为在分班前我的理科成绩考的不理想,心里也是忐忑过的,还好我成功了。”

男记者追问:“这么说你的文科成绩也不错嘛!”

月怀德连忙回答:“月月文科学得好,当时老师还抢人呢,劝我家月月不要转理科。我去给你们拿她成绩单,家里一直存着呢。”

不等记者同志阻拦,月怀德就匆匆离开。

女记者笑道:“看得出来你父亲很疼爱你。”

“我爸爸妈妈很恩爱,他们很疼爱我,去年我还有了弟弟。”有弟弟不就是父母恩爱的见证吗。

两位记者互相对视,不由得羡慕。

“生活在这样幸福的家庭,这才是你成绩优秀的原因吧!”

月颜毫不犹豫的点头:“是的,我很爱我的父母,他们也很尊重我。”

说罢看向周博衍。

“所以我才有机会跟着他补习。”

难怪人家能养出一个省状元,光是家庭氛围就让人无比羡慕。

在这个保守的年代,父母的爱都是缄默无言的,像月颜这样大大咧咧表达一家人相亲相爱的氛围还是极少数。

男记者看向周博衍。

周博衍摆手:“你们的采访主角是她,我就在当个背景,不用管我。”

女记者调侃道:“我们的同事如果采访不到你可能会抱憾终身。”

周博衍笑着摇头:“我已经是过去式了,没必要吊在我这棵树上。”

男记者幽怨地盯着周博衍:“就给我半小时采访,二十分钟也行,十分钟也可以。”

大叔都说到这份上了,周博衍也不好再推辞。

反倒是月颜捏着下巴思考。

女记者见状问她:“你是在想什么呢?”

月颜看向男记者:“我在猜他是不是有强迫症?所以必须要采访到去年的省状元。”

女记者噗嗤笑出声,趁着男记者在采访周博衍,她低声告诉月颜。

“他去年向主编打包票,说一定会采访到省状元,拿到独家采访。结果省状元早就被首都大学提前录取,他没在校门口堵到人,连学校都不知道状元家住哪,他只能无功而返,回来后消沉了一个月,还好别的报社同样没采访到状元,不然恐怕更受打击。”

去年自己带周博衍去了沿海城市出差,没想到这座城有个伤心人为周博衍消沉一个月,想想还有点愧疚。

女记者对月颜印象不错,又和月颜聊了些闲话,正经采访已经结束了,她正在等男同事采访周博衍。

女记者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不过去年也不是无功而返。当时有个自称是状元同班同学的女孩儿接受采访,让我们知道省状元是很优秀的学生,我们还拿到了他班级的毕业照。今天看到他我还有点眼熟,还以为是之前的采访对象,毕竟我们这个行业你也知道,每天都在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月颜假装好奇:“女同学?做邻居这么久我都没见过有女同学找他。”

女记者问月颜:“你成年了没?”

月颜犹豫了几秒:“成年了,还有几个月十八岁。”

女记者这才慢悠悠开口:“高考完的少男少女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那位女同学把状元夸得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我都是当阿姨的年纪了,有什么不懂的?今天见到状元本人才确信那位女同学没有夸大,难怪她会主动配合我们采访。”

月颜面上笑嘻嘻,心里醋厂都要倒了,遍地都是醋香味。

月颜不知道自己说话也酸溜溜。

“这么完美的人,有人芳心暗许很正常。”

女记者惊讶了几秒钟,大概猜到了月颜和周博衍的关系。

就这语气,说是没关系她可不信。

只是因为学习好就完美吗?那肯定不是,怎么着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才会觉得对方样样完美。

实际上女记者忽略了一点,就是她不知道周博衍的全部实力,只是单纯以为月颜和周博衍是一对,在女生眼里男朋友肯定是完美的。

而记者眼里是人就肯定有缺点,这不是找茬和抬杠,而是身为记者的专业素养,对一切事物都要抱有怀疑。

男记者采访结束周博衍,站起身不由得身心畅快,整个人容光焕发。

“感谢你接受我的采访,完成了我去年的遗憾,差点以为这个遗憾要伴随终生。”

月颜心想不至于吧,过两年也就忘了。

周博衍同样觉得对方把自己抬得太高。

他淡淡点头:“举手之劳,我没有大家传闻的神秘,只是不爱出门,我是个普通人。”

双方又客套寒暄了几句,月颜和周博衍一起出门送走了记者。

月颜本来想询问记者报纸上打广告的事,想了想安城本地人几乎都知道麻辣烫火锅还有大排档,这是大家口口相传帮忙把口碑打了出去,不需要再画蛇添足。

奶茶店和甜品店同样如此,店铺本就在最繁华的地段,来这条街的人基本都是抱着消费的目的。喜欢的人早就成了回头客,忙了还能点外卖送上门,买不起的人不会从这条街路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