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255.采访

……

陈星儿郁闷地走出校门,看到月颜的车还没离开,顿时喜笑颜开。

陈星儿上车后撅着嘴就要亲她。

“月月,我就知道你没抛弃我!”

月颜动作霸气把人拉到怀里没让她得逞,陈星儿像个小娇妻似的。

“不错,首都师范大学,以后就是光荣的人民教师了。”

陈星儿顺势靠在她怀里:“哪有你厉害,你可是省状元呢,回去我就告诉我爸今年高考状元是我好朋友!”

月颜抿嘴笑:“你考上首都师范大学说明你也很优秀啊,叔叔阿姨肯定会为你自豪。”

陈星儿翻身抱着她的腰:“月月你真好,去首都上学我要经常找你玩,我们要做一辈子好朋友,以后还要做对门的邻居!”

尽管大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都在首都上大学,周六日还是能出来聚一聚的。

月颜笑眯眯道:“好呀,到时候我带你去我首都的家里煮火锅。”

云程跟着举手:“我也要去!我可以当背景只吃火锅!”

月颜和周博衍对视一眼:“都可以来,地方够大,我家隔壁就是他家。”

陈星儿竖起耳朵悄悄记小本本,这都是她的写作素材。月月和周博衍家只有一墙之隔好浪漫哦,她一定要写出神仙眷侣般的爱情。

到了陈星儿家门口,她邀请小伙伴们去她家里坐坐,月颜笑着婉拒。

“我们赶着回家报喜呢,等你拿到录取通知书记得打电话通知我,我来找你玩。”

陈星儿依依不舍告别月颜,她刚下车就看到守在大院门口的全家人,像只快乐的小鸟飞奔过去。

月颜在车上都能听到陈星儿的欢呼雀跃。

“爸,妈,奶奶,我考上了!”

“哎哟,咱家星星真有出息!”

月颜关上车窗:“走吧。”

不去陈星儿家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怎么也得带着礼物上门祝贺,陈家这会子沉浸在喜悦中大概率没空招待客人,就不打扰了。

云程下车前笑呵呵:“你急着回家报喜我就不请你进屋坐了,等我录取通知书下来记得来参加升学宴。”

月颜笑道:“好的,快进去吧,你家窗户上探出俩脑袋呢。”

云程抬头吓了一跳。

程画大着嗓门:“云程,让月月来家里坐会儿啊!”

云程冲着楼上大喊:“妈,她赶着回家呢,月颜是省状元!”

话音刚落,大院里的住户纷纷打开窗,齐刷刷的吓人一跳。

“啥,省状元!是哪个?!”

“我也听到了,是不是那小汽车里的人?”

“天老爷,云程竟然认得省状元,看样子像是他同学。”

“云家的孩子怕是考上了!”

“不能吧?不是说他回回考的差挨打?他高三还请了家教老师,啧啧,那成绩得多差!”

“豁,你这是多久前的消息?这孩子老早就出息了,程画每回提到她儿子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你不知道?”

“嘿,我还真不知道!走走,咱们赶紧到云家看热闹去,说不定能沾沾喜气!”

从云程家的路口退出来,月颜松了口气。

“云程这个大嘴巴,还好他们院里的人没有冲上来敲车窗。”

刚刚齐刷刷的开窗吓到她了。

她不怕这些人指点,就怕对方太热情自己没法招架。

好在她及时关了车窗,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程阿姨发现邻居的举动对汽车挥了挥手,月颜就让司机开车了。

周博衍哑然失笑:“别怕,我们在车里,她们冲不进来。”

月颜想着自己回家要用什么语气告诉父母好消息,结果在巷子口被堵住了路。

她和周博衍面面相觑:“这敲锣打鼓是怎么了?”

司机笑道:“我看到了横幅,热烈祝贺月颜同学荣登省理科状元。”

月颜满头雾水:“这是哪来的?我还没告诉我爸妈好消息。”

她坐在车上给家里打电话询问,得知爸妈也是一脸懵。几分钟前老师带着锣鼓队和当地报社记者上门报喜,家里才知道月颜是今年的省状元。

她家里人刚接受完记者采访,就等着她回去呢。

月颜不是很想回去。

她向周博衍求助:“怎么办?这条路是进不去了,只能在巷子口下车。”

去年出分周博衍不在家躲过一劫,今年轮到月颜他反倒有些好奇。

周博衍安抚她:“只是为你庆贺,用不着躲避。”

要不是看到他脸上的兴趣盎然,她都要信了。

月颜哪经历过这种阵仗,她隐约想起来方老师说过会来她家,没想到会这么快,比她还早到家。

她在车上理了理头发和衣服,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下了车。周博衍跟在月颜身后,只觉得她可爱。

本地记者看到月颜纷纷涌上来,他们手上拿着钢笔本子和相机,而不是一堆话筒伸到面前,月颜没那么紧张了。

“你好,你就是月颜吧?”

月颜点头:“我是本人。”

记者看向月颜身后的男生:“这位是?”

月颜浅笑:“对门的邻居哥哥。”

记者隐隐感觉周博衍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算了,还是正事要紧。

月颜带着他们进了院子,记者们不进屋,便坐在葡萄架下的石椅上接受了采访。

记者很有职业素养,问的都是学习相关和她高考感悟。

月怀德用托盘端着几个小碗出来。

“记者同志辛苦了,吃碗冰粉解解暑。”

记者推辞不过,一人分了一碗。

月颜把分数条交给爸爸:“爸,你看我的成绩。”

月怀德看了一眼,一巴掌拍大腿上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

“不愧是我闺女!咱们月家靠你光宗耀祖了!”

记者想看一眼分数条,月怀德依依不舍地交给他们。

他忍不住念叨:“你们动作轻点,这可是我们家留着传家的,回头裱起来挂墙上。”

记者并没有笑话月怀德,他们家孩子要是有出息,他们也把分数条裱起来挂着。

女记者惊讶道:“这…分数,和去年省状元一模一样!”

男记者却是叹息:“去年的省状元被提前录取,学校瞒那么紧,都没采访到本人。”

女记者笑着看向月颜:“怎么,有今年的状元还不够啊?”

男记者感慨:“咱们安城连续两年出了省状元,全国排名都是第一,你说我能不遗憾吗?”

月颜面带得体的微笑:要不你们回头看看旁边靠着柱子的那人?

周博衍心里涌起强烈的危机感,恨不得能和月颜有心灵感应。

谁料月颜没有揭穿他身份,月叔叔光明正大把他给卖了。

月怀德听得迷糊:“去年的省状元不就在这?”

月颜幸灾乐祸捂嘴偷笑,这可不是被她出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