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249.物流运输

……

月颜和几个小孩在高桥小学门口分别,和周博衍原路返回。

周博衍想到刚刚几个小孩儿吵架,他们的态度恰恰能表明家长的态度。

“你们村和隔壁村的矛盾挺有意思。”

月颜看他一眼:“一点意思都没有,要是让丁家村知道我们村学生上学都不用交学费,估计要酸死。”

周博衍诧异道:“这跟他们又没关系,是你给村里出的钱,他们村这么护短,丁大没少给村里交钱吧。”

月颜摊手:“谁知道呢?那个二丫说的话代表的就是丁家村的人对我们家赚钱的态度。指不准等我大伯和二伯都出去做生意赚钱了,家里没有壮年男人顶着,那些闲话就传过来了。”

这是没法避免的事。

村里人不会讲闲话,因为月颜把他们安排的面面俱到,男人有工作,孩子有学上,路也给修了,对他们已经够大方了,再不知足不用月颜出面都会被人排挤嫌弃。

隔壁村可不知道这些,他们知道的就是月家发财了,给村里修了路,还招了些村里人去工厂打工。仅仅这两样就让人家看三里村不顺眼,觉得三里村的人都在讨好月家,酸的同时心里羡慕的要死。要是让他们知道报销学费的事,指不定能做出多么过激的行为,这就是人性的贪婪,即便月颜和他们村毫无关系。

月颜记得自己看过一个寓言故事,讲的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大善人,他乐善好施,会救济贫困的乞丐,给他们提供食物和临时住所,供他们找到谋生手段。但他帮助别人是有要求的,被帮助的人必须是真的走投无路他才会提供帮助。不少当地人利用他的善心,把家里的孩子饿得半死,就是为了在善人手上拿钱。

不是月颜阴谋论,而是她想到如果隔壁村的人也做出这样的举动,或者联系更多村子的人给她家施压,她该怎么应对?

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处理大伯和二伯的事,以及劝爷爷和奶奶去城里生活,她很不放心让两位老人和两个伯母生活在村里。

人心难测,就算村里人拥护月家,她家还有村长做靠山,但这是乡下。

海城那么发达的地方都有当街抢劫,一家子人只有爷爷是有战斗力,老太太和两个伯母都是女性,还有三个襁褓里的婴儿,月颜放心不下。

大伯和二伯之后要跑运输,虽然说是物流公司,但刚开始总得跟着大货车跑几次。

家里长期没有男人,指不准别的村的二流子和混混来家里打秋风,这算是轻的,她怕的是入室抢劫。

家里虽然财不外露,老家这个装修并不算有钱,但是三层的房子在整个村里格外扎眼。周边村子或多或少都知道月家赚了钱,穷凶恶极的歹徒可不会考虑月家赚的钱是在银行还是在哪,反正这家赚了大钱,抢不到还可以绑架。

不是月颜有被害妄想症,而是她看过太多类似的新闻。她大学那个富二代同学跟她讲过,她出生前家里开了个造纸厂,赚了点小钱,她家在当地挺有名。她爸的亲弟弟在家里生意最红火的时候被绑架,绑匪要一百万,那还是九零年代的一百万,家里凑不出来那么多钱,小叔叔就被撕票了,后来这位富二代同学全家就从小地方搬到了大城市。

月颜把自己的所有想法告诉周博衍,包括寓言故事和富二代朋友的故事,富二代朋友的故事被她改成了古代背景。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

周博衍缓缓回答:“没有,我认为你考虑的很周到。抛开你给我讲的两个例子,城里的教育和医疗都比村里方便,爷爷奶奶都上了年纪,最不济也得生活在县城。村里去镇上看病得半小时,还是赶牛车的情况下,对老人家不友好,遇到急病不能拖。”

月颜神采奕奕:“是吧,看你也支持我,那你能不能帮我一起说服他们?我一个人说不动,我爷爷肯定不喜欢住在城里,让他们住在乡下我不放心。”

周博衍微笑颔首:“没问题,其实我觉得他们不会拒绝,你只要把自己的担心讲清楚就行。他们老人家不一定是不喜欢生活在城里,也有可能是不想给你家增加负担。”

月颜仰着脸看他:“那我们快回去,我现在就想告诉他们,我憋心里憋好久了,昨天晚上翻来覆去就在想怎么说。”

回到家,爷爷奶奶都不在,估计是去地里了。

大伯和二伯扛着锄头回家,正好在门口遇到了。

“你们起这么早啊?我们才从池塘那回来,把水排了些,今天给你们做几条鱼,小龙虾管饱。”

月颜笑眯眯道:“今天有口福啦!”

老人不在家,正好趁着这时间把大伯他们的事情解决了:“大伯,正好我跟你们说些事。”

大伯和二伯放下锄头,把水鞋换掉,又冲干净脚,穿着草鞋来到堂屋。

“咋的了,月月。”

大伯坐在月颜对面,二伯顺势坐在大伯身边。

“我之前不是跟你们打电话,说给你们找到一个以后大热门的行业,目前还没有人涉足…”

大伯点头:“是有这一回事,你当时说这事不急,我们都记着呢。”

“赵队长那边已经找好了人,所以我就来问问你们的意见,你们要是想干我就把这事交给你们负责。不想做的话也不用勉强,我那边还不着急。”

二伯连忙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把手放在桌上。

“我们当然愿意,我和你大伯今年都没养螃蟹,只养了鱼虾,已经跟村里人说好了,到时候承包给他们。”

月颜得到想要的回答,脸上带着笑意。

“其实是这样的,你们这个工作的名字叫物流运输。可能一开始起步比较困难,但是我这些工厂的东西都需要往外运输,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开不了工,也不用担心发不起工资,最差的结果就是给工厂打工,赚的肯定比种地多,这只是保底收入。等你们熟悉上路就可以自己去找工厂合作,并不只给我的工厂打工,而是成为专门的运输公司,与工厂是合作关系。”

大伯和二伯想了一会就明白了。

“这我懂了,就是镖局对吧?”

月颜笑着点头:“这么说也没错,确实算是镖局。汽车我帮你们订购,这个你们不能拒绝。这是专门改造过的汽车,比一般的货车更结实牢固,不仅走山路如履平地,玻璃窗还有防弹效果,总之具体性能运输司机都会感受到,员工都是现成的,他们目前在工厂做临时工,就等着公司开业了。”

二伯匆忙站起来:“那我这就去给承包池塘的人通知一声,是不是过两天就得走?”

月颜摆摆手:“先坐下吧,还有第二件事呢。”

两位伯伯疑惑地看着她。

“第二件事就是我想把爷爷奶奶接到城里去生活,最好两位舅妈也能跟着去城里。”

大伯没有立即反对:“我们在县城买了房,那房子没咱们村里自在,老太太看了一眼就说还是乡下好,当天就回来了。”

二伯跟着点头:“镇上的房子也是,那房子没咱们家里大,带了个院子也算宽敞,老太太不满意,去了直摇头。”

两位伯伯被老太太打击的没信心,再也没提把老人接城里,反正他们也在村里住着,就没提过了。

“我说的是把爷爷奶奶接到安城,县城还是太小了,而且不太方便。今年莲花中考,考上高中怎么也得去安城念书,二中是我的母校,老师肯定会特别关心她的学习。”运气好莲花还能分到方老师带的班级。

大伯听到前半句心想没戏,老太太连县城都不去怎么可能去安城。但是想到莲花去省会读高中,那距离考大学就更近了一步。

大伯心里松动了。

“这事…不太好办,我们只能尽力帮你说一说。”

月颜又加了一把火:“安城治安很好,以后弟弟妹妹上幼儿园也方便,城里小孩五岁就能上一年级了。”

二伯一咬牙:“成,待会老太太回来了,我们来帮你说。”

月颜又和两位大伯聊了些别的,老太太笑呵呵进门。

“去地里摘了些西红柿,给你们拌白糖吃。”

月颜热情地迎着老太太坐下。

她化身小绿茶:“奶奶,我跟你说个事儿。刚才我和周博衍去晨跑,碰到咱们村小孩和隔壁村小孩吵起来了,我才知道丁家村的人这么不待见咱们家。”

老太太一拍桌子:“他们不待见咱们家?那就别走咱们家修的路!”

月颜抱着奶奶的手臂:“那小孩说她们村是交了过路费的,凭什么不让他们过。”

老太太板着个脸:“那丁家村的人忒不要脸,好意思说是过路费,坑咱们村那么多钱,退回来了五十块钱呢,村里修过房子的每家分了五块,咱家可没拿一毛钱。”

五块钱在村里的购买力等同于二十年后的两百块,难怪奶奶这么生气。

月颜皱着脸:“那些小孩被家里大人洗脑了,万一不知情的人以为咱家收过路费,那咱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老太太站起来:“不行,我得找他们说理去。”

大伯连忙拦着人:“妈,你去了也没用,人家小孩说的话,大人死不承认咱们有啥办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