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248.高桥小学

……

陈星儿家里有电视,也是大彩电。上高三前她每天晚上都会陪着妈妈和奶奶一起看电视,但是从来没有过一群人一起看电视的经历,这种感觉新奇又好玩。

散场后大家意犹未尽,就连周博衍都耐心陪月颜颜一起看完了下午的动画片和晚上的苦情剧。

陈星儿已经开始期待明天:“明天还要一起看电视吗?”

老太太从堂屋里走出来,打了个呵欠:“明天村里放电影,你们早点搬凳子去晒谷场占位置,去晚了只能看见脑袋。”

陈星儿激动地抱住月颜:“哇!是露天电影吗?我还没看过露天电影呢!”她初中的时候学校组织过去电影院看电影,只看过那一次就不让去了。因为当时好像有个小孩掉粪坑里了,虽然没有出什么事,但学校老师还是禁止了。

而且电影院不能说话,黑漆漆的只能看屏幕,屁股坐麻了想换个姿势动静稍微大点就要被批评。不如今天这样一群人一边讨论一边看有意思,想怎么坐着就怎么坐。

大伯母招呼大家洗漱:“你们去之前身上多抹点花露水,免得被蚊子叮得浑身包。”

说到这月颜就忍不住挠了挠手臂,刚刚看电视的时候过于全神贯注,这会儿感觉身上痒痒了。

周博衍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已经尽力帮你赶蚊子了。”

月颜哭笑不得:“我就说呢,右边胳膊全是包,左边胳膊就没事。”

大伯母一拍手:“哎呦,是我疏忽了,下午就该把花露水拿出来。你们屋里已经点上了蚊香,快去洗洗躺床上吧,外面蚊虫多。”

房间分配自然是月颜和陈星儿一间,周博衍和云程一间。

刷牙的时候陈星儿余光撇到了一只癞蛤蟆,吓得躲在月颜身后。

“癞蛤蟆!蛤蟆咬不咬人啊?”吓的声音都在发颤。

月颜安抚她:“蛤蟆不是害虫,吃蚊虫不咬人的,况且连牙齿都没有怎么咬人?”

即便如此陈星儿还是不敢向前一步,生怕蛤蟆扑到她身上。她缩在月颜身边战战兢兢刷完了牙,迅速飞奔到房间里。

两个女生洗漱完才轮到男生,云程从屋里出来:“你们在外面看见什么了?陈星儿怎么吓成那样?”

月颜指向院子边上的蛤蟆,云程也被吓了一跳,他默默后退了一步。

“好家伙,这么大的蛤蟆,比我巴掌都大。”

说完他又问周博衍:“老大,你害怕吗?”

周博衍淡淡开口:“还好,长得有点丑,倒不吓人。”

云程同样是躲着刷完牙,紧紧贴着周博衍身侧,等周博衍洗漱完迅速飞窜到屋里。

月颜不明白他们怎么被癞蛤蟆吓成这样,那只癞蛤蟆估计是被吓得动都不敢动。

第二天一早,月颜起床晨练,正好遇到刚出门的周博衍。

好家伙,这不巧了吗?

陈星儿和云程都在赖床。

月颜热情邀请周博衍:“我们去外面跑两公里吧,乡下空气清新。”

她甚至没注意自己话里的漏洞。这时候污染还不严重,城市工业化才刚起步,环保的概念还得往后二十年才提出来,大城市汽车都没几辆,乡下和城里的空气几乎没区别。

“可以,跑完回来再吃早饭。”

这会儿是早上七点,天色已经大亮了,叶子上还沾着露水,村里人大多都下地忙活了。夏天天气炎热,都是趁早上去地里把农活做完,做不完就要等下午太阳下山了。

小孩子们还没放暑假,月颜和周博衍跑步的方向大概是村小学的位置,路上遇到很多眼熟的小孩子,都是昨天见过的。

他们有的还没睡醒,被小伙伴搀扶着边走边打盹,有的则热情地大声跟月颜打招呼。

黑蛋声音响亮:“月月姐,等我下午放学找你玩!”

月颜笑着答应:“你们这么早就去学校?学校是很远吗?”

小虎咬着手指:“学校在高桥村,以前要六点出门,自从月伯伯给我们修了大马路,走一节课的时间就到了。”

村小学是好几个村子联合办的学校,高桥村正好是几个村子的交汇处,已经是周边几个村距离都差不多近的学校。

小虎说他们以前上学得六点出门,别的村上学也都是这个时间,除了高桥村本地的孩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把学校修在三里村,那别的村子的孩子起码得早起两个小时才能到学校。

三里村不是大村,村里人口不多,每个队都很分散,生源不够单独办小学,只能去高桥村的学校。

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是个骨瘦如柴的小姑娘,她脸盘子尖尖的:“黑蛋,你都多大了还让你姐姐送你上学,你真没出息。”

这个小姑娘是个陌生面孔,月颜好奇地看向黑蛋。

黑蛋涨红脸大声反驳:“丁二丫,你连月月姐都不认识,亏你还走在月月姐家里给修的路上!”

丁二丫伶牙俐嘴:“我不认识月月姐,这条路不就是你们村修的吗,我们村交钱了凭啥不让我们走?谁不知道你们村出了个大财主,人家发财回来只给你们修了条路,一分钱都不给你们,你们还巴巴的赶上去攀关系。”

黑蛋想冲上去跟她理论,小虎也瞪着对方。

豆芽小声跟月颜解释:“我们村长开会说让我们不要到处跟人讲学费报销的事,不然别的村知道了会排挤我们。”

月颜表示理解村长的决定。这几个村都是沾亲带故的,自家小孩上学不用花钱,说出去难免让人嫉妒。

这小姑娘说话难听,估计是受到家里耳濡目染。

小虎气哼哼反驳:“我妈说了,是丁大骗了我们钱,我们村集体讨回来的,这是你们丁家村欠我们的,才不是过路钱。别的村从这过路都不收钱,凭啥只收你们村的钱,你心里都没点数。”

月颜心里明了。这小姑娘是丁家村的,难怪说话夹枪带棍,刚听到她的姓就猜到了。

丁二丫说不过他们几个,一跺脚抹着眼泪跑了。

小虎心虚道:“我说的是实话,要不是村里修了这条路,还讨不回来丁大骗我们的钱,她说不过还哭了。”

豆芽和他站在同一战线:“本来就是她的错,上来就骂咱们村的人,肯定是她妈教她的。”

几个小孩反倒因为这事儿关系好了不少。

月颜听完几个孩子吵架,大致了解两个村的现状。

估计是背地里互相攻击,面上还要和平相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