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247.表扬

……

月颜愣住了,她不认识李豆芽的爸爸,应该是第二批选进厂里的。

月颜轻声道:“你是不是不想让你爸爸出去打工?”

李豆芽连忙摇头:“不是的,我是感谢姐姐让我爸爸有了工作,才让我家里过上了好日子,村里的婶婶们都很感激月月姐姐。今年村里好多家都去镇上买肉了,小虎家都吃六回肉了,我一点也不馋。上个月爸爸回来,妈妈还包了饺子和肉包子,以往家里只有过年才能吃顿饺子。”

月颜听的难受,八岁的孩子就言行口吻这么成熟,想来吃了很多苦。哪怕自己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也是后来兼职打工才练出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月颜思绪万千,千言万语最终还是变成鼓励:“爸爸在外面工作养家,你要好好学习。姐姐给村里所有的孩子们都报销了学费。只要你愿意上学,学费就一直给你报销,就算你念到大学、研究生和博士,学费都给你报销。”

豆芽重重点头:“村长爷爷和我们说过,去年正好赶上我上学的时候,要不是月月姐我家连学费都出不了。”

月颜报销学费是强制性的,只要想去电子厂上班,或者想进月颜家的工厂上班,首要条件就是家里的孩子得去念书。

这个要求其实也不算强人所难,就算家里再怎么缺劳动力,也不能指望让七八岁的孩子留在家里干苦力活。

既然想要带动村子里的发展,总不能养出来一堆文盲。总要送出去一些人才,哪怕只上了中专和大专,哪怕只念到初中毕业。只要他们有文化,或者最次的要求能看懂报纸和会基础算数都能给他们分配工作。

基于这个前提,村里的孩子必须都得去上学。送孩子去念书大家当然不会反对,只是有些家庭孩子多,只舍得送儿子去读书,觉得女儿读书也没用,到最后还是要嫁人的。

月颜深知村里人的想法。为了不厚此彼薄就把学费全给报销了,学费她还是出得起的。

报销学费这事并不难处理,就和义务教育一样,村小学和镇初中都有学生的学籍,每学期开学前麻烦学校老师帮忙统计名单,梁文会把学费从银行汇到单独账户。

至于高中学费报销就更方便了,一个村能出个高中生就很厉害了,但凡能考上高中人生已经成功了一半,目前村里还没有学生报销高中学费。如果有考上高中的孩子需要报销,村里直接给梁文打电话。

关于村里的相关事宜月颜都是交给梁文负责。他是村里长大的,他爸还是村里的村长,参加过革命,思想是最正派的。他要是思想出问题,不等村里人唾沫淹没他,他爸就得先打断他腿。

梁文这个人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人很拎得清,而且人品很好,这个年代的有志青年只要还没被社会毒打,那人品是杠杠的,真正的根正苗红。

他这个人有理想和抱负,月颜对他施以援手让他提前实现了他的理想,如今是月颜的得力二把手。

尽管梁文做了代理厂长,拥有仅次于厂长的权利,光是靠没有领导的架子却还能做到让厂里的工人都尊敬他,月颜就很佩服他。

比赛当然是李豆芽获得胜利,她背篼里的猪草足足比别人多了十斤,也就是她比这群男生的力气还要大。

“你们说豆芽没有优点,她没有跟你们抢那一大片猪草,只凭着自己选的小角落割的猪草比你们的都多,这下你们认输了吗?”

小男孩们脸上挂不住,个个垂头丧气:“我们认输,李豆芽有优点,我们割猪草不如她。”

刚刚起哄嘲笑过李豆芽的男孩脸色变来变去。他们一群男孩子,竟然比不过李豆芽这个小丫头。

他们背着背篓往回来走的时候,在田坎上走的七扭八扭,好几次都差点栽到地里去,都是因为背篓太重了。

李豆芽背这么大个背篓,她就不觉得重吗?

月颜循序渐进::“那你们误会了别人,是不是要向别人道歉?”

黑蛋从人群里走出来,低着头向豆芽道歉。

“对不起,我不该嘲笑你。但是你怎么能背这么多?你不觉得重吗?”

李豆芽受宠若惊,黑蛋可是他们家的混世魔王,他姐姐们都管不住他,他想要什么他家里人都给买,谁能想到黑蛋会对自己道歉。

“没…没关系,我只是每天都要割猪草,有时候割多了往牛身上放的时候要使劲,可能就练出来了。”

黑蛋把自己割的猪草放到李豆芽面前。

“我的给你吧。”他自以为自己割的很多,却得了个倒数第一名,根本不好意思把这么点拿回去。

李豆芽当然不会要他的猪草。

“不用了,我这些已经够家里的猪吃两天了,你还是拿回你家去吧,你妈妈一定会很高兴。”

黑蛋挠着头不知所措,他就弄了这么点回去,怎么好意思让他妈看到。

毕竟是一群小孩子,又是同一个村的,大家恩怨来的快,去的也快。

月颜站出来圆场:“大家自己割的猪草自己带回去,不要到处乱扔,家里只要养猪养鸡都能用到。今天没有得到第一名的孩子,待会儿都可以在我这里领一根冰棍。”

这下原本还不好意思把猪草带回家的孩子拖着背篓就要回去。

小孩子们大声喊:“我们先去把背篓放回去!”

刚刚有几个孩子风风火火的拿着东西出来,这会儿回去免不了家里有根棍子和扫把等着自己。

然而当他们“哼哧哼哧”拖着已背篓猪草进了院子,棍子没落下,反倒是背上挨了一巴掌。

“好小子,知道心疼你老娘了,老娘没白疼你。”

狗娃拖着背篓愣在原地,扫把没落在屁股上,反而因祸得福。

狗娃妈还在絮絮叨叨:“今晚想吃啥?给你蒸俩蛋,放红糖成不?”

狗娃擦了擦口水,狂点头:“多放点红糖,我要去月伯伯家看电视!”

狗娃妈笑道:“快去吧,动画片估摸着快开始了,等你回来给你蒸蛋。”

不止是狗娃,剩下的黑蛋、小虎、二牛等一群被家里宠着长大、从来不做家务的孩子都得到了家里的夸奖。

他们小小的脑袋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既然是割猪草受到夸奖,他们以后放学也要跟李豆芽一起割猪草。

原来这就是李豆芽的优点,是他们小看了李豆芽,以后他们也要把割猪草当成优点!

等孩子们来到院子里,月颜和她的小伙伴们刚从小卖部出来,装了一大袋子冰棍,估计把小卖部的冰棍全给垄断了。

陈星儿咬着冰棍:“月月,你为什么对村里的孩子们这么好啊!”

月颜疑惑道:“没有吧,我只是把他们放在平等的位置对待。其实小孩子心思很敏感,很多事和很多话可能在他们小时候无意提到过,就算说话的人没有恶意,也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这个年龄的小孩都调皮捣蛋,用村里的话说就是猫嫌狗嫌人嫌,只要找对办法,多夸夸他们就好了。”

她从小就和一群孩子生活,在她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就要照顾比自己年纪小的孩子,所以看到小孩就会下意识想照顾。这种照顾不是指生活上照顾的面面俱到,而是心理上平等对待。

每个孩子生下来没有善恶观念,他们是一张纯洁无暇的白纸,生活环境决定这个孩子的性格和走向。而大人就是第一支画笔,大人的态度决定这幅画的基调和色彩。

月颜遇到的小孩里几乎没有特别让人嫌弃的熊孩子,除了之前姑婆家的熊孩子,那样的家庭能养出熊孩子一点都不奇怪。

而村里的孩子月颜所见到的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他们自卑怯懦、纯朴天真,没有遇到特别坏的小孩。

就像最开始嘲笑豆芽的黑蛋,听说是被宠着长大的,但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会主动向豆芽道歉,还把猪草当成赔礼,说明他本性不坏,所以月颜愿意宠着这些孩子。

她只是希望这群孩子长大以后能做一个三观正常的人,不要求他们能对社会有多大贡献,起码不要成为社会的渣滓,不要愧对自己报销的学费。

至于这些孩子以后是否功成名就还是成了大老板等等,月颜没想过投资这群孩子的未来,这样的想法虽然现实但未免太过自私。

月颜催促大家:“好啦,快回去分冰棍吧,再不快点冰棍都要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