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244.傻乎乎

……

月颜本想跟着调侃云程,被周博衍捏了捏手心。

她疑惑地把目光转向周博衍,周博衍对她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月颜心里好奇,为什么不让自己加入聊天?

陈星儿还在和云程理论,列出种种证据表明徐昭娣喜欢他。

而云程则是极力抗拒,他不认为徐招娣喜欢他,肯定是陈星儿想多了。

周博衍在月颜耳边压低声音:“想不想吃雪糕?”

月颜无奈,她看着像是很好糊弄的笨蛋吗?

转移话题要不要这么明显!

不过周博衍心里有想法,她就不跟着一起凑热闹,背后谈论人对徐招娣不太友好。

两人争了一会儿也没争出结论,陈星儿主动认输。

陈星儿替自己挽尊:“唉,算了算了,争这些没意思,什么情啊爱啊格局太小了,我不跟你争论。”

云程深有其感:“是吧,谈朋友怎么也得大学毕业才行。”

陈星儿惊讶不已:“你大学不谈朋友么?我要是男孩子,长得像你这么白净肯定要谈个浪漫的校园恋爱,万一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呢!”

云程之前长得人高马大。每个班几乎都有一位这样的男生。长得又高又壮像堵墙一样,站在同班男生堆里格外扎眼,不过他的胖属于虚胖,扔个铅球还不如班里的瘦猴扔的远。

高三下学期冲刺阶段云程身上压力不小,脸都瘦出了下颌线,体型肉眼可见的瘦了下来,和最开始判若两人。

他爸妈长得好看,妈妈以前还是艺术团出身。云程遗传到了父母的外貌优势,五官底子不错。他本身就是被长辈宠溺投喂的白白胖胖,没有了胖就只剩下了白净。

月颜听说过“胖子都是潜力股”这句话。但从来没想过潜力股可以这么厉害。云程的长相完全可以去混这个年代的娱乐圈,靠颜值吃饭。这时候的娱乐圈可都是纯天然的帅哥美女。

当初刚见到云程,月颜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壮实和憨傻,没有观察过他的五官。后来则是太熟了,更不会关注朋友的颜值,反正看着顺眼。

谁想到云程瘦下来后的颜值都能去混娱乐圈了。

月颜只是单纯感慨云程不愧是潜力股,这是她在现实中第一次遇到活的颜值逆袭成功例子,如果云程去混娱乐圈说不定以后也是个天王级别。

尽管云程逆袭成功,月颜的审美依然是周博衍。周博衍并不比娱乐圈天王的颜值差,不比是因为二者没有可比之处。周博衍又不靠脸吃饭,光靠他对国家的贡献就不是一辈子拍戏能达到的高度,比颜值反倒拉低他身份。

云程完全没有当帅哥的自觉,他满不在意的摆手:“到时候再说,反正我没兴趣。”他零花钱只够自己花,谈恋爱就多了一张嘴,他哪养得起啊!

陈星儿以为云程思想觉悟高,殊不知他就是单纯心疼自己零花钱。

陈星儿追上月颜:“县城好凉快,比安城凉快多了。”

这时候虽然没有后来那么炎热,但夏天气温也有30多度。一般家庭都是吹风扇,远不及四面环山的小县城凉爽。

月颜告诉陈星儿:“在这乡下用电风扇的家庭都很少,当地人傍晚会搬椅子在门口纳凉。”

陈星儿疑惑道:“那他们为什么不买电风扇?晚上蚊子不会很多吗?”

月颜笑着摇头,连云程忍不住鄙视她。

“唉,咱们有一回模拟考试的作文命题是《晋书·惠帝纪》里的典故“何不食肉糜“,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陈星儿当然没有忘,她还是班里语文课代表呢。她只是没想到自己会遇到现实里的“何不食肉糜”。

她还是不懂:“为什么呀?电风扇的价格比自行车便宜多了。”她知道乡下很多人都买不起自行车,进城赶集都是赶驴车和牛车,但不至于连风扇都买不起吧?

月颜心想这小丫头还想当作家,连最基本的生活常识都没有。

月颜耐心给她解释:“你不是去过乡下么,怎么不知道乡下用电贵?大多数家里还都用着煤油灯和蜡烛。”

陈星儿恍然大悟:“我说呢!我去外婆家每天晚上都得早睡。外面还有小孩子玩闹,我只能躺炕上睡觉,我还以为是因为没有电视看。”

月颜无奈:“笨蛋。”

陈星儿自己丢了脸,跟在月颜身边不好意思再黏黏糊糊,还是月颜主动挽着她的手臂。

陈星儿脸色臊红埋头走路,月颜轻声安慰她:“这是生活常识,你没在乡下长期生活不知道很正常。”

陈星儿想说连云程都知道的常识她却不知道,最终她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在家多学些生活常识,这次丢脸丢大了。

月颜带着大家来到城中村一所居民楼前:“这是我大伯家的房子,我给大伯打个电话,问问他在不在县城。”

说是城中村,其实就这么大一片地方有人摆摊才有了城区的雏形,摊贩离开后本质还是个村。

“大伯说他们在家呢,要不我们去村里吧,这个季节可以去小溪捉螃蟹摸鱼,也挺有意思。”

陈星儿和云程当然是举双手赞同。

她虽然去过乡下过寒暑假,但都是在外婆家的院子里活动,同龄人也玩不到一起去,写完作业就只能陪着老人说说话。

云程就更没有乡下的亲戚了,这还是他头回来小地方,之前都是听他爸讲下乡时候的故事。

月颜和周博衍去百货商店拎了些烟酒茶水果糖等东西回来,又给爷爷买了个大收音机,爷爷在家闲着的时候可以听戏。

陈星儿嘴里塞着果干:“月月,你买了好多东西!”

月颜抿唇笑了笑:“我难得回来一次,下次回来估计是大学放假了,给老家乡亲邻居买些东西,人家吃我们手短才会帮我们照看着家里的老人。”

陈星儿无忧无虑长大,家里的事情都由大人负责,她才知道原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持要靠送礼维持。

她说着就要去商店:“那我也要去买些东西。”

月颜拉着她手腕叹气:“傻星星,不需要你买东西。是我带你出来玩,怎么还让你送礼品呢?去朋友家作客不用带礼品,除非你工作后去长时间没见过面的朋友家才需要带东西上门。”

月颜为她操碎了心,这孩子怎么傻乎乎的,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