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239.高考

……

雷鸣再也没有和家里提起转学的事情,他留在了二中,留在理科班。

他在班里的存在愈发透明,又或者是同学们已经习惯了新同学,没有刚转来时的新鲜感。

有月颜在班里,他在每次考试永远是年级第二名。

他没再惹出过么蛾子,甚至每次遇到月颜都别过头不去看她,好在月颜并没有跟他计较之前的事。

雷鸣默默注视着月颜。自从篮球赛结束,月颜在班里众星捧月,人人都喜欢跟她做朋友。他怎么会不奢望和月颜做朋友,但他已经不配了。

如果…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月颜的身份,他一定尊重她。

……

已经到了高考前的冲刺阶段,每个人都自顾不暇,没有精力再去管别人的闲事。大家课间谈论的不再是八卦,而是某类型的题要怎么快速学懂。

云程身为月颜同桌沾了不少光,别人请教月颜难题都要排队,而他随时都能请教月颜。

月颜随时给他开后门是因为他每轮的模拟考成绩像过山车,上一次超出重点线,下一次又能掉到本科线,这成绩起伏都不敢让心脏病人看,

重点线是月颜给他划分的,大学按分数录取,不存在重点线。

月颜在每个分数段都给云程定了目标,重点线就是可以报一些后来升级的重点大学,本科线就只能求稳,有条件当然是考的分数越高越好。

云程脑子不笨,他现在基础补的很牢固,每周六日还有家教辅导,月颜只需要在学校帮他查漏补缺,看他哪里没听明白。

越是到最后冲刺的阶段,就越是紧张。

大概是因为经历一次,月颜反倒没那么紧张,还能给几个朋友找找他们的弱项。能补救最好,补救不了就把弱项的基础打好,到时候遇到不会答的题把方程式写上,有一个解题思路说不定改卷老师会给一两分。

在月颜高三后半学期,文红玉的服装公司也正式创立了。

刘凤萍是文红玉的秘书,很多要出差的事情都是她帮忙出面。

服装公司是文红玉和程画共同持有股份创办的。程画是总裁,文红玉是首席设计师,两个人股份持平。

公司总部设在首都,服装工厂在手机厂隔壁买的地皮,两个厂的工人都是老乡,还举办过一次联谊活动。

程画和文红玉都愿意把公司总部设立在首都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两个孩子以后都会在首都念书。

而且程画是首都人,文红玉则是听女儿说过以后工作重心和生活都会在首都,于是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炎炎酷暑,树上知了叫个不停,听着人心烦气躁。

女儿就在考场内参加人生最重要的考试,文红玉恨不得拿大网兜把聒噪的知了一网打尽。

“媳妇儿,喝口酸梅汤。月月考试前都不担心,你别急上火了。”

婴儿车里的月晨看到酸梅汤就想要着急的“啊啊”叫。

月怀德把儿子抱出来:“儿啊,你喝不得这个,过几年你才能喝。”

月晨拽着老爹的头发,小奶音萌的心都化了:“叭叭,要…水水…”

月怀德吃痛把儿子的手从脑袋上拿下来。

“你这小不点,想让你老爹变秃子是吧?你喝不得饮料。”说完连忙给媳妇使眼色,可别让儿子看见了。

月晨瘪着嘴就要哭出来:“水水,叭叭坏…我要姐姐…”

文红玉连忙拧住杯子放在车座下。

“来给妈妈抱。”

考场附近清了场,不让汽车过,他们的汽车停在路口。

这辆汽车是月怀德买的小汽车。寒假周博衍回来的时候帮忙改造过,车里空间宽敞不少,后座还能放婴儿车。

月怀德的生意开到了隔壁市只能赚个小钱,分店是陈勇和赵军开的。隔壁市的发展不如安城,月怀德琢磨着等女儿上大学就把分店开去首都。

文在天的甜品店已经在筹划去首都开分店,不过目前还在带徒弟,达到他的水平估计还得两年。

文在天的两个徒弟是之前孤儿院的孩子,文静和文娴两姐妹。她们只读到初中毕业,明确表示没有读书天赋,根本学不懂,只想去打工赚钱,不想花月颜的钱、做月颜的负担。

月颜没拦着她们,只让她先在店里体验赚钱的艰辛。没想到两姐妹并没有放弃,一直坚持了下来。

放任她们去厂里打工不太放心,主要是她们刚满十七岁,中间念书停过两年学,可能也是学习跟不上的原因。

月颜担心她们还没成年去外地打工会被骗,就把她们留在了安城。正好表哥招徒弟,这俩女孩子都是从小会做饭的,试用期考察结束就正式转为表哥的徒弟了。

回到正题,夫妻俩正在手忙脚乱哄孩子,车窗就被敲响了。

车窗外的人身材高大,剪着清爽利落的短发,后背还背了个双肩背包。

月怀德连忙把车门打开。

“小周,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等月月考完去首都找你么?”

周博衍坐上车,关上车门。

“让她一个人坐火车我不放心,就提前请了假回家。”

周博衍请假可不容易,尤其是他的导师还是院长。

同学羡慕他可以不用去专业课,但他虽然只有华老的课程,可只要华老来学校,都是他上课的时间。

周博衍几乎连假期都没有,寒假还是自己争取来的。

这次请假是他故意弄了个很复杂的课题,关系到飞机制造,直接把他导师给难住了,于是他才有了请假的机会。

文红玉一开始对闺女和周博衍的感情保持着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拆散怕女儿难过,不拆又觉得自家闺女早早就被人拐走了。

但随着这一年来的观察,她心里对周博衍那是丈母娘看儿婿,越看越满意。

“你这孩子,就是心疼月月。路上热不热啊?老月,给小周倒点冰镇酸梅汤解解暑。”

冰镇酸梅汤是放在大水壶里的,水壶里加了冰块,特地为月颜准备的。

周博衍没有拒绝,外面确实很热,他到路口后怕待会儿月叔叔的车没法开出去,就下车步行过来了。

周博衍接过酸梅汤,这是月颜奶茶店今年夏天的新品。前几天月颜还和自己说过,这么快就已经上市了。

[哎哎,你往前坐坐,挤死我了。]

周博衍的思绪被打断。他双肩背包里装着的是笔记本电脑,也是智脑的临时住所。

月颜听周博衍讲过移动计算机。计算机的功能简陋,只能用来做文档、制作表格和其他小功能,还有扫雷、纸牌等小游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