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236.雷鸣的煎熬

……

雷晓雅以为梁文只是不解风情,但她在门口见到和月颜一起有说有笑并排下楼的梁文,顿时气急败坏。

雷晓雅气得面目狰狞。

好啊,她看上的人都敢抢,一个乡下来的丫头可真有手段啊!

雷振国不可置信:“什么?你是说丢了十块钱?”这宴会怎么可能会溜进来小偷。

但话又是女儿嘴里说出来的,雷振国当然更相信闺女。

“什么时候丢的?”

雷晓雅满脸委屈:“就是和月颜说话的时候,我知道肯定不是她拿的,应该是不知道掉哪儿了。”

雷振国听得头大,让身边的几位同僚先离开:“小雅,这事儿翻篇吧,爸给你十块钱,你别去找人麻烦了。”

雷晓雅不可置信:“爸爸,为什么不去找她?万一真的是被她拿的呢。”

雷振国叹气:“爸还不了解你,你又有什么坏主意了?这里是安城,没有你外公给你收烂摊子的,你说月颜拿你钱肯定不可能。”

雷晓雅不服气:“为什么?爸爸宁愿相信别人都不相信我!”

雷振国把自己刚刚才知道的消息告诉女儿。

雷晓雅走出大门还有些恍惚。

爸爸告诉她,月颜家的餐饮店每个季度交税都上千块钱。安城本地奶茶店的老板就是月颜,她每个季度交的税有几百,不可能偷走她的十块钱。

而且月颜还持有手机厂的股份,和厂长的股份是一样的,只是厂长似乎和上一任领导有关系,就算是雷振国也不能把手伸到手机厂。

这还没完,月颜名下还有零食厂,月颜妈妈还开了服装公司,以后都能为安城本地人提供就业岗位。

雷晓雅被爸爸警告了一通,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

为什么月颜明明比她年龄小,却已经开了店。手机厂她更想不明白,月颜究竟有什么本事才能成为手机厂一半股份的持有者。

想到她故意在爸爸和一众领导面前污蔑月颜偷她钱,雷晓雅羞愧难当。她并不觉得自己污蔑月颜有错,羞愧的是自己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当众出丑。

没两天雷晓雅就买了回首都的火车票,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离开了。

雷振国是新官上任,之前不了解月颜的情况,这些消息是云天明为了保护月颜才提前透露出来的。

如果月颜家里只是一个普通的餐饮店,那么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得不到新领导重视,说不定还会因为靠山离开会被某些环节的领导要好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云天明提前把月颜明面上的身份全都列出来,雷振国自然就知道月颜的重要性。餐饮行业可以被取代,但手机厂在全国都是没有能被替代的。既然在他的地盘开厂,那得好好供起来,这和他政绩挂钩的。

雷振国意识到月颜的重要性,顶着岳父那边的压力也要警告女儿和妻子不要轻易得罪月颜。他自己本来就是因为得罪了人才被下放,如果这次在安城表现的不好,以后只会被调到更偏远的地方。

安城有月颜的手机工厂,说明上面的领导给他留了机会,不出意外回去复职是早晚的事情。

……

月颜不知道这些领导之间的弯弯绕绕,她一开始还担心爸爸不加入商会会不会被同行针对,过了一周还是风平浪静月颜就放心了。

至于手机厂,那可是在整个安城傲视群雄的存在,不加就不加,他们除非能高价把厂里的工人买走。

买走又没用,工人们只会组装,又不知道手机的制作原理。工程师是从上面派下来的,而且和工厂签了合同,背负着天价违约金,更不可能被挖走。

过了两天云程暗搓搓和月颜分享八卦。

云程语气里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你知道吗?雷晓雅好像是回首都了,听说她在安城得罪了人,回首都避难去了。”

“是吗?那得是得罪了什么人物?她爸不是省里最大嘛,还有比她爸还厉害的呢?”

云程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肯定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反正回去避难是真事,我爸告诉我的。”

月颜觉得诧异:“你爸告诉你?你爸这么八卦吗?”

云程傻愣愣否认:“不是吧?我爸以前也不跟我讲这些,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跟我讲这个。”

月颜心里有了主意,估计是云叔叔借云程的嘴给自己传递消息,毕竟她和云程一起得罪了雷晓雅。

她心里松了口气:“我明白了,继续看书复习吧,高三第一次模拟考要来了,你慌不慌吧?”

月颜倒不是怕被雷晓雅报复,就是在背后被人惦记着总是有点不舒服。既然雷晓雅已经跑回首都了,恩怨就暂时放在一边,别影响她考大学。

云程看向雷鸣的座位,那个位置已经空两天了,不知道雷鸣还来不来?

他心里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惋惜。

高兴的是这个讨厌鬼总算不用和他一个班了。就是不能亲眼看到雷鸣被月颜的成绩打脸,实在太可惜了。

让他整天拽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好意思说出他们省高考分数线低,所以出题简单的这种话,谁不知道分数线越低题就越难?

他一个首都来的学生,他们那边的题才简单呢,说不准就是在首都做惯了简单的题,才不敢参加考试。

一次模拟当天,雷鸣还真出现了。

自从姐姐回了首都,雷鸣和妈妈被爸爸在家严厉警告。

爸爸让他别在学校招惹月颜,他才得知月颜背后的身份。雷鸣大概反应过来之前嘲讽月颜的行为丢脸,死活闹着要转学,闹脾气不去学校。

于是家里给他下了规定:如果这次模拟考试他能考全年级第一名,就给他转到一中。

这才让雷鸣不情不愿地回到校园。

他心里害怕见到月颜,怕被月颜嘲笑,也怕看到月颜就想起自己之前对月颜说过的重话。

对了,还有那二十块钱,他现在总算明白什么叫自取其辱。

雷鸣来到教室坐如针毡,和月颜同时进教室的同学好奇看了他一眼,而月颜连余光都没分给他。

雷鸣失落的同时又无比庆幸,他今天一定认真发挥,考出年级第一就离开二中。

他又情不自禁看向月颜的方向。如果一开始知道月颜的身份就好了,这样家里人就不会阻止他和月颜交朋友,他也不会因为看不起月颜就对她说嘲讽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