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233.周博衍的大学

……

篮球比赛的事暂时翻篇了,听说隔壁班要重新选班长,他们班女生不满意有一个看不起女同学的班长。

曹文凯觉得班里女生无理取闹。女生的体力本来就不如男生,让她们上场比赛是体育老师的规定,如果赛场上全是男生肯定不会打成这样,女同学就应该在台下加油喝彩。

他在心里埋怨班里的女生,她们有什么资格让老师罢免他班长的职位。这次比赛失误就是因为有女同学,即便不是她们直接造成的那也有间接原因。

班里男生不好意思和女同学近距离接触,双方没有配合才导致比赛输了。

不像月颜篮球打得那么熟练,私下里肯定没少和男生一起玩。不知道被人碰过多少次手和胳膊,真替月颜未来的丈夫担忧。

这种不知检点的女生不知道有什么好追捧的?不就是有俩臭钱!一根冰棍就能把人心收买了,她们班同学不过是一群见钱眼开的势利眼。

月颜并不知道曹文凯这个只会用最大恶意揣测别人的抠男正在心里编排自己。就算她知道也无所谓随,再怎么编排也是因为嫉妒自己,酸死他。

有本事他也给班里同学一人买一根冰棍收拢人心,看他们班的女同学会不会为了一根冰棍原谅他?

这根本不是冰棍的问题,而是班级团结以及对待男女生一视同仁。凡事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出问题只会怪别人怪女生,曹文凯这种大男子主义遇到苏玉只能说烂锅配烂盖。

……

月颜在电话这边眉开眼笑:“我那个三分球可帅了!我每次回放都要爱上我自己了…云程帮忙录了像,等你回来给你看。”

电话那边周博衍刚结束军训,两个人正在视频。月颜第一次见周博衍穿军装,这其实并不算正式军装,但就觉得周博衍帅炸了。

周博衍跟月颜讲了自己最近在学校的经历。他被选去方阵队伍,这是军训结束时要表演的队伍。他又因为在方阵表现过于亮眼,总教官把方阵指挥权给了他,他毫不怯场,带队跟教官一样专业。

军训晚上集体活动的时候大家起哄让他和教官切磋,结果周博衍一招把教官放倒,导致教官看他格外不顺眼。教官被同事嘲笑,他搬了救兵过来帮忙都被周博衍放倒,这下教官们都知道周博衍是练过的。

如果说周博衍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第一,那么韩知礼就是风云人物前十。虽然没有第二那么知名,但他因为跟在周博衍身边排名才这么靠前。

开学前几天上了课,韩知礼学的金融,他和周博衍是同一节大课,专业同学都知道他们俩认识。

风云人物就是各个省份的高考天选之子,周博衍以一己之力拉高了天选之子的门槛,高考满分了解一下?

这是高考恢复后第一个高考满分的同学,这让大家怎么不好奇?

尤其是见到周博衍英俊高大,成绩格外优异,这样的人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天才,不少其他专业的女同学芳心暗许。

韩知礼的高考成绩没进高考天选之子前十,他成绩排名在前五十,也不算差了。他能进入校园风云人物除了长相英俊以及特别有绅士风度,最重要的是他是周博衍在学校唯一关系好的同学,听说两个人之前就认识。

平时同学们想和周博衍说句话,但根本见不到周博衍。周博衍除了上大课,平时都是华振兴亲自带着教他,别的课他可以不用去,只要能考满分就行。

没错,就是满分。这是各科老师对周博衍的要求,因为他们知道周博衍能做到,要是做不到他们就终于有当老师的感觉了。

毕竟周博衍是院长的学生。说句伤人的话,他们这些当老师的完全比不上周博衍自己自学,甚至周博衍还能反过来给他们当老师,说多了都是泪。

他们这些代课老师只能等着周博衍考试不能满分的时候,饿虎扑狼般地冲上去给周博衍补课。

月颜听完周博衍的经历,不由得羡慕他的大学生活。

“等我要是上大学了,一定不能说认识你。”

周博衍才大一就这么展露锋芒,说不定有很多小迷妹呢。

这个时候的小迷妹肯定不会是后世那种后援团,但月颜就是很慌。

月颜脑补了一下画面。大家眼里的高岭之花其实早就被自己偷偷摘了,怎么感觉这么爽呢?

不行不行,这样显得她太坏了。自己明明是真善美的小可爱,可不能崩人设。

聊了没一会儿月颜就听见外面的口哨声。

周博衍急匆匆起身:“集合了,改天再打给你,我们周六就结束了。”

下午本来挑的就是休息的时间,但是军训的时候晚上也要去集体活动,月颜挂断电话后开始向往大学生活。

她经历过一次大学生涯,当时只顾着兼职赚钱,根本没有认真体验过大学生活。

等自己考上首都大学,一定要好好体验一次大学生涯。

如今家里不缺钱,即便自己想上研究生或继续往上读都有资本,不用再为生存担心。

月怀德这时敲了敲月颜的门。

“闺女,作业写完没?”

月颜打开门,看爸爸的脸色就知道他有事找自己。

“爸爸,是找我有事吗?”

月怀德满脸郁闷:“是这样,我待会儿有个饭局,我一个大粗人头回参加这种活动,你要不要跟爸一起去?爸怕说错话,听说今天还有新领导,我这心里有点慌。”

月颜诧异道:“什么饭局?之前怎么没听过有饭局。”

月怀德无奈道:“还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说是让安城的个体户老板见见新领导,让我们好好表现。我也是头回听说,之前咱做生意老老实实只需要交税,现在听说还要弄个本地商会,我觉得没啥用。”

月颜心想宴会发起人如果是雷鸣他爸的话,那就说的通了,从大城市调出来的人,净整些形式主义,光是听云程说他参加宴会都不下三次了。

她不知道雷振国是什么样的人,月颜担心爸爸说错话得罪人,于是让爸爸在门口等她,她换身衣服一起去。

她在心里快速回想周博衍告诉她关于雷家的事。听说雷振国人还行,就是老婆和孩子势利眼,但因为受过老丈人的提携他并没有干预,所以应该是知道妻子做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