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225.云程的压力

……

月颜来到教室放下书包,想到刚刚被雷鸣缠住就觉得无语。

这位新同学是有什么大病,身上自带优越感,高高在上的态度既看不起她又想跟她套近乎。那态度就像是在施舍怜悯谁似的,估计脑子里觉得他和自己做朋友是在抬举她。

月颜摇了摇头,心想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这种人内心戏太多了,对他态度好点可能他还觉得欲擒故纵,大家就当个陌生同学。

然而月颜有心想躲开他,雷鸣却故意往她身边凑,就连云程都发现了。

方老师让月颜帮忙收作业本去办公室,明显是有话跟月颜讲。雷鸣立即站起来积极地帮月颜收作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热心肠。

雷鸣把收上来的作业交给月颜,还对月颜笑了笑。月颜头皮发麻,只觉得作业本都带着油腻。

等她从老师办公室回来,云程小声叨叨:“他接近你肯定有坏心思,咱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雷鸣就是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他一定得替大哥把月颜保护好了。

月颜也很无语:“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这人真的脑补很严重,她很想建议雷鸣去看看医生,又怕雷鸣觉得自己是在关心他。

就是这么个情况,月颜都不好意思把这事告诉周博衍,被这种人缠上怪丢人的。

雷鸣一开始对月颜不屑一顾,就连月颜的成绩都不看在眼里,能考这么高分肯定是因为试卷简单,这种穷地方怎么可能会出天才?这学校还真敢自欺欺人,等高考成绩出来有他们哭的。

何况月颜连高数题都不敢和自己讨论,肯定是听不懂。

他的计划是通过月颜隔应云程,让月颜背叛云程和自己当同桌,云程就会在班里孤立无援,当个连同桌都没有的可怜虫。他就喜欢云程极度愤怒又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

月颜接二连三的拒绝让他起了逆反心理,他不信这小地方的女生能一直装矜持。是的,在他眼里月颜就是在装矜持,这种女生肯定是想在他身上获得更大的利益,以后赖上自己。

他一定要让月颜主动和他交朋友,然后再狠狠羞辱月颜和云程。

雷鸣接二连三碰壁,隔壁班还总是有个穿白裙子故意偶遇他,这才是小地方女生见到他的反应。

白裙子就是苏玉。她打听到了雷鸣的家庭背景,所以一直没死心,只要能和雷鸣说上话,她就当面揭穿月颜的真面目,到时候雷鸣肯定不会再追着月颜跑。

可现在不知道月颜给雷鸣灌了什么迷魂汤,雷鸣根本不理会自己,这让苏玉心中焦急。

很快周博衍就告诉月颜好消息,他让保镖在首都大学附近看了两套房,不过是普通胡同里的居民房,距离首都大学不算太近,步行需要10分钟。

月颜心里止不住开心,这可是初代学区房,后来房价涨到十万每平米,现在花几百块买个居民房更划算,以后要是拆迁更赚了。

不行不行,自己得冷静,以后还要买四合院呢,不能这么沉不住气,她已经是个稳重的大人了!

周博衍在电话另一边絮絮叨叨,得找工人把房子翻修,室内铺上瓷砖,院子里铺大理石,家具全都添上,等月颜上大学就可以直接入住了。

月颜怕耽误周博衍学业:“会不会太麻烦了?你刚开学应该很忙,要不等寒假我去首都再一起装修吧?”

“没事,我把设计图画出来,你觉得没问题就交给我吧,我是想早点搬出来住的。”

他昨天遇到了韩知礼,首都大学校园这么大,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分才能让两个人狭路相逢。

当然了,目前两个人还是没有矛盾的。估计以后也不会有,因为周博衍又不可能喜欢苏玉,韩知礼喜欢捡垃圾就让他去呗!

韩知礼这人很自来熟,他问周博衍宿舍在哪,平时可以去串门,得知周博衍是教师专用单人间后他羡慕了。

韩知礼满脸写着抗拒:“我们寝室是上下铺,住了六个人,两个人并排从门口到床位只能侧着走。”

周博衍的单人宿舍只有十平米,一张小床,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空间差不多就占没了。得知男生集体宿舍是这种环境,他不有点庆幸自己早早表现出了天赋。

他不由得怜悯韩知礼,建议他出去租房。

韩知礼摇摇头:“外面租房不方便而且也不安全。我看看能不能申请单人宿舍,不能就忍忍。”

韩知礼肯定申请不到单人宿舍。

周博衍住的单人宿舍是华振兴亲自出面替他申请的,他做出的贡献值得住单人宿舍。

而另一边,原本应该分配周博衍的寝室少了一人,学校按排名分配宿舍,这一个宿舍都是省状元。

然而一号室友迟迟没来报到,宿舍的舍友们脑海中闪过各种猜测,结果在班级上课的时候见到了传闻中的高考全国第一名。

这真的是全国第一名吗?怎么有这种长得高大英俊,成绩还特别好的第一名啊!

不仅仅是男生心里这么想,班里为数不多的女生都不好意思直视周博衍。

……

自从雷鸣来到二中后,这货竟然在学校成了风云人物,所有人都知道他爸是当官的。

只是月颜不太明白,为什么云程越来越瘦了,而且憔悴了不少。

她不由得担忧:“你还好吧?”

云程毫无所觉,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变瘦。

“我挺好的,就是晚上总失眠,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压力?”

月颜无奈叹息:“你怎么给自己这么大压力?”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云叔叔的期待就是云程能考上本科,分数越高越好,可选择的学校就越多。他也没给云程压力,让他必须考上本科,云程怎么把自己逼成了这样子?

云程觉得难以启齿,他把月颜当知心朋友,还是没忍住告诉她。

“前几天我爸又参加饭局,我和雷鸣坐同一张桌,听到他们都在夸他我心里挺不是滋味。我就替我爸难受,我怎么这么没出息,要是我争点气,我爸就不会坐在那陪笑。”

还有更过分的云程不好意思告诉月颜。那些人在上厕所的间隙背地里说他最多只能上个二本,雷鸣他爸虎父无犬子,间接骂了他爸,云程当时躲在厕所不敢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