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219.基地

……

周博衍尝了尝罐头的味道,不由得皱起眉头。

“不好吃。”

月颜冲着他笑弯了眼:“口感确实一般,不过这个还要二次加工的,要经过油炸等步骤才会好吃,我们吃到的是盐水煮肉。”

还好碟子上的东西不多,周博衍皱着眉头吃完自己的,又帮月颜把她没吃完的也解决掉。

月颜笑着看他:“不好吃你还把我的也吃啦?”这么傲娇嘛。

周博衍叹气:“小没良心,我这是为了谁?”

月颜对他吐舌:“不好意思哦,我误会你啦。”

零食厂分了好几个区,方便面的厂区是最大的,现在工厂第二大厂区就是罐头,最小的厂房应该就是火腿肠。

火腿肠也做了好多种,包括广式腊肠。

这个月颜可擅长了。

“你们一天能做多少斤腊肠?”

做腊肠的妇女带着口罩和帽子,只露出来一双眼睛,大声对月颜回答:

“一天能做一百二十斤,我们三个人加起来能做四百斤。”

月颜竖起大拇指:“很厉害!”

她让管事帮忙装了五十斤腊肠,请保镖送到汽车后备箱。

“这些腊肠你拿回家跟爷爷奶奶他们吃吧,做饭的时候切成片蒸着,跟着米饭一起熟了就能吃。”

周博衍没有拒绝,这个腊肠看起来就比刚刚的罐头好吃。

俩人在工厂溜达了一圈就离开了。

三天后就到了周博衍父母离开的日子,赵队长他们的车上装得满满当当全是食物。

月颜的原话是赵队长可以不吃,但是一定不能怠慢了祖国的科学家。

赵队长无言以对,这小丫头就记仇呢。

他当然要吃,他亲自背了一路的东西,他得尝尝是啥味儿。

汽车行驶了大约一周的路程才到达基地。这里位于大漠,正常人只要进入视野内就会被枪口对准。

这地方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就连周博衍想过来都要经过层层审批。这里正在制造的东西关系到国家的硬实力,每一位科学家拎出去都是国内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当然了,前提是他们的身份和事迹被公开。但目前来看当然是不可能,起码再要上二三十年,这些隐姓埋名档案上写着(意外死亡)的科学家们的名字和身份才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他们凭借着一腔热血在艰苦的条件里创造能让国家挺直腰杆和洋人谈话的资格,而今天最重要的两位科学家平安归来了。

“老仇,你们可算回来了,我们每天提心吊胆,生怕你突然溜了。”

仇池笑着摇头:“老孙,你把我当什么人?我媳妇都在这呢,我怎么可能先溜了,怎么也得陪着我媳妇把这东西做出来。”

老孙“啧啧”两声:“整个基地里就你们俩夫妻最腻歪,也没见你们平时吵过架,你们闹分歧都怎么解决的?给我们大伙儿取取经呗。”

周柔笑道:“我和老仇都是理性的人,公事归公事,遇到分歧善用辩论和证据,谁能说服谁就算谁赢,私下里再哄哄不就好了。”

老孙嘿嘿笑:“你哄他?还是他哄你啊?”

仇池恼羞成怒赶人:“亏我们特地给你们带了好东西,今天没你份。”

老孙才不信他:“你们能带回来什么好东西?除非带回来两斤肉我还能高看你一眼,别又是带回来自己的破机器吧?还是你儿子的玩具?不对,你儿子应该要念大学了,你不会把你儿子考试试卷拿来了吧?”

不是老孙污蔑他,而是仇池在他们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妥妥的儿子奴,但在儿子面前分毫不显,只有在同事面前父爱如山。

“你说的,你待会别后悔。”

夫妇俩从门口验证完身份,搜完身之后进入基地内部。

赵队长找到下属,把一大背包的腊肠交给他:“送到厨房去,今天给大家加餐。”

下属隔着背包都能闻到淡淡的肉香味,他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他磕磕巴巴:“队…队长,这里面是肉不?”

赵队长难得没有凶他:“是肉,你没做梦,快去,早些交给厨房就能早点吃上。”

士兵下属抱着背包撒腿就跑,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塞了炸药。

士兵刚到厨房门口就大喊:“肉!师傅!来肉了!”

厨师不耐烦:“肉什么肉!哪有那么多肉!今天吃你是吧?”

士兵气喘吁吁地把背包打开,他被里面的腊肠震惊了。

他喃喃自语:“师傅,你快来看这里面好多肉。”

厨师好久都没沾荤腥了,上一顿吃肉还是端午节的时候,下一顿估计是中秋或者国庆,就看哪个节日先到。

厨师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随即眼珠子差点掉进背包里。

“我滴乖乖,这么多肉够咱们吃一年啦!”

士兵摇头:“队长说了,这些肉今天全都做了。”

厨师粗壮的眉毛呈八字型,怒目圆瞪。

“你们赵队长那败家玩意,这么多肉咱省着点吃能吃到过年,一顿都吃了那不燥的慌。”

士兵也有些犹豫:“要不我再去问问?我们队长应该不是浪费的人,他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

厨师挥手赶人:“这些肉我决定分批做,今天谁来都不好使。”

士兵纠结不已:“可万一呢?”沾点油水又不够,这么多肉够他们每人分到两片呢。

厨师手放在背包上,沉默半晌。

“小王啊,咱这条件艰苦你不是不知道。科学家们跟咱们吃得是一样的东西,都不说什么优先供给他们,大家都是一视同仁的。一瞬间的快乐和连续好几个月的快乐,你怎么选?”

小王想说他选一瞬间的,可是看到厨师沧桑的面孔,他又说不出话了。

是啊,条件这么差大家都坚持过来了,有油水吃总比啥也没有的强。

“我知道了,我去告诉队长。”

小王走到门口正好遇到了赵队长。

“今儿不是吃肉吗?怎么还哭丧着脸从厨房出来了?”

小王委屈地讲述了来龙去脉:“队长,我们还是省着点吃吧,我觉得厨师说的有道理。”

他说完后赵队长没吭声,小王以为队长走了,谁料头上突然挨了一下。

“我交代你的是什么?让你吩咐厨师把那些腊肠全都做了,你给我哭丧着脸回来复命,你任务没完成知道吗?今晚分肉你少一片。”

小王又委屈又不理解:“可是咱们就这一顿肉,多分几顿吃啊。”

“谁跟你说这是一顿肉?这是人送来让咱们尝尝好不好吃!要是好吃以后经常给咱们送,不好吃就给咱们换个口味送来。我还替你们拒绝过,人家不同意非要送。”赵队长说着自己唇角都不自觉勾了起来。

小王惊呆了,啥?!这是天上掉菩萨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