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218.厂里

……

月颜也知道住在村里总是免不了这些事情,避是避不开的。说他们全员恶人吧,平时邻居往来和睦,只有些鸡毛蒜皮的小矛盾,不至于撕破脸皮。

但要说是好人也不见得。

他们的心态就是班里成绩垫底的学生花大价钱请了家教考了第一名。虽然和他们没关系,但就是心理不平衡。

以前月家是整个村最穷的,现在泥巴稻草房变成水泥砖瓦大房子,屋里屋外地面都抹了水泥比脸蛋还光滑,还装了彩电和电灯,每天晚上隔老远就能看到月家灯火通明,而他们省着电费只能每天晚上点煤油灯。

月家池塘的鱼虾一车车往外送,大把钞票往回来拿,村里人肯定会心理不平衡。凭什么你家做生意发财了我家就不能做?

好的一点是他们只是跟风养殖,亲自上门请教月志远,并没有因为嫉妒去搞破坏,这才让月志远和月富强心里没那么别扭,给他们请了镇上的专家过来指导。

“反正你也说了养殖的人多了就赚不到大钱,他们要做就让他们做吧,干这个活每天夜里都不敢睡死,生怕有贼惦记。”纵使月志远心里不甘心也无可奈何,他尝到了赚钱的甜头愿意尝试月颜说的跑长途运输。

月颜安慰大伯:“这种事情很正常的,好的一点是他们心思单纯,以后遇到生意上的同行才更可怕。”尤其是面上笑嘻嘻背地里捅刀子的不在少数。

挂断电话后,月颜告诉赵队长。

“谈好了,到时候给我写信或者让他们去店里找老董,人数不要太多,跑运输需要二十个人,店里还需要十位员工。”

再多月颜就暂时爱莫能助了,等以后或许会发展副业,比如保镖公司一类的再说吧。

这十位员工其中还包括妈妈服装公司的四名保安以及一位司机。

月颜补充道:“我要求不多,手脚麻利会开车就行,不会开车的话也要有愿意学的意向。”

赵队长表示没问题,他带的兵基本都会开车,这不是什么大事。

没想到月颜的要求这么简单,他不由得对月颜刮目相看。

“好啦,现在没别的事了,我要去工厂看看进度,就不奉陪了。”

赵队长点头目送她离开:“路上注意安全。”

月颜刚坐车上,周博衍拉开车门跟着坐了上来。

“你们谈完了?”

月颜点头:“是啊,顺便解决了让大伯他们很头疼的事。”

周博衍疑惑道:“大伯怎么了?”

月颜讲了事情经过:“大概就是这样,我能理解大伯的心情。村里大部分劳动力的都在手机厂打工,但还有些家庭没劳动力又不能出远门的,他们只想着就近赚到钱,也不管这种抢人饭碗的行为很不耻。可能他们心里纠结过但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说明人家不会在意大伯的感受。这种行为我没法评论,讨厌倒谈不上,但不喜欢他们就是了。”

如果月志远是扶贫干部那么村里人有积极上进的奋斗心是挺好的。可关键他不是,村里人还抢了他家的饭碗只给留了汤底,那这就没意思了。

好在月颜本来就没打算一直让大伯他们干养殖业,只是利用村里的优势最快赚到钱,而且自己家也能保证大伯他们养殖的水产品不会愁销量。

何况大伯开垦荒地移植了不少果树过去,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这两年果树应该是结不了果,以后忙不过来可以承包出去。

“那为什么不搬家?”

月颜叹气:“老人常说落叶归根,老家就是他们的根,现在让他们搬走等上了年龄还是要回去的。算起来月家祖坟就在村里,万一惹得村里人众怒挖祖坟怎么办?”

周博衍皱着眉头:“不至于会这么过分吧。”

月颜心想怎么不至于?虽然村里人应该做不出来这种事,但她在新闻上还真见过。

有位村民参加节目爆火,村里人就问他借钱甚至还问他要钱买房买车,如果他拒绝就会被威胁要挖他祖坟。他平时在家都不能安宁,因为村里人总是会来敲他家的门,要么是借钱,要么就是拍他照片在网上卖钱。他也不能轻易搬走,只要他离开村里这些人就会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威胁他要去挖他家祖坟。

月颜拍拍周博衍肩膀:“没事,明年能不能赚到钱大家各凭本事,反正我大伯他们只干完一票就不干了。”

不是说大家全去干养殖赚不到钱,主要还是交通不方便。现在又没有冷链运输,活鱼活虾和螃蟹只能就近几个地方售卖,村里没有运输工具和固定合作伙伴,到时候他们自己内部就会成为竞争对手。

月颜不准备提前告诉他们,反正他们都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了,自己让人传话只会让他们觉得她偏心家里人不想让他们赚钱,不如让他们撞南墙。

她也没准备见死不救,如果到时候村里卖不出去她可以低价收购,起码不会让他们亏本,但是赚多少就要看他们能不能沉住气了。

做生意本来就充满不确定性,不能因为别人赚了钱就跟风,完全不顾及市场和其他问题,比如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能不能承担失败的风险?这些他们都没想过。

周博衍抿唇:“你有主意就好,受委屈就告诉我,搬家不是大问题,祖坟又不是不能迁。”

月颜乐了:“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觉得老人家住在城里更方便,奈何爷爷奶奶就习惯住乡下。”

哪怕她家里地方这么大,院子里有菜园子,爷爷奶奶还是觉得不自在,还是觉得家里最舒坦。

两个人去了零食厂,月颜按照惯例先查了财务报表,确定没问题后两人才去了厂房。

厂里正在加工罐头,这些是纯肉罐头,从肉联厂买回来的生猪生牛和兔子肉堆了整整一排,因为没有机器只能人工用大锅做,工人们都戴着口罩,月颜放心不少。

看到月颜过来,厂里的负责人连忙迎上来。

“我想尝尝罐头的味道,给我弄点吧。”

负责人连忙让女工给月颜和周博衍用小碟子盛了一块。

这是刚出锅还没有加工的罐头,拿在手上还能感受到余温。

月颜尝了尝味道,说不上好吃,但因为是真材实料也不难吃,有种吃火腿肠的口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