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217.运输业

……

老董告诉赵队长:“不会的,店里食客都是老板之前攒下的回头客,听说老板店里招了帮手高兴还来不及呢,要是没帮手那得排多久队才能吃到饭?”

“赵军和陈勇看着就一身正气,谁敢怕他们呀?除非本身做贼心虚。”

老董说着长叹:“刚开始还是赵军和陈勇先过来的,他们有个朋友是开厂子的,只能自己吃个温饱,没法接济他们就跟老板推荐了。老板考察后觉得赵军和陈勇人品不错就把他们留下了。队长你敢相信吗?我们老板找店员看的是人品,我在店里就跟回了队似的,每天一到店里看到的都是熟面孔,我们就想到了当兵时候的生涯。”

赵队长敏锐地察觉到老董的情绪。

“那你怎么满脸不舍?是要离开了吗?”

老董苦笑:“我还没赚够钱,媳妇都没娶呢。是我们要开分店了,店长说让我过去当店长,这两天我在店里提前习惯当店长,顺便带一下新的学徒。我发愁啊,我就是想当个厨师,但是当店长一个月工资有八十块钱,以后只能当个业余厨师喽。”

赵队长心里一惊,八十块钱,这得是什么样的店这么大手脚?!

看到队长震惊的眼神,老董压低声音激动道:“老板说了,干满一年再涨二十,两年就是涨四十。”

赵队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这家老板是真的大方,他都有点羡慕了。

“只有你么?”

老董摇头:“赵军和陈勇比我来的早,早就当上店长了,店长的工资都是这个标准,只是他们比我早一年多拿二十元钱。”

赵队长再次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自己手下的人能混的这么好,一直压着他的那根弦终于放松了。

他拍了拍老董的肩膀:“看到你们过的不错,我就放心了。”

老董抹了把脸,食指快速在眼睛上擦了一下,赵队长假装没看见。

“队长,虽然你当初很严厉,我们私底下都叫你阎罗爷,可正是因为你的严厉我才保住性命,谢谢你。”

赵队长神色舒缓:“都过去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两人沉默了半饷,老董没忍住先开口。

“队长,我最近听店员念报纸说是要退伍下来好些人,要是他们找不到工作就让他们来安城碰碰运气,我们老板娘要开厂子,他们要是不嫌弃可以当个门卫保镖啥的,老板家里好多厂子招人呢,肯定能给他们安排工作。”

赵队长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这件事其实也挺让上面头疼的。退伍兵再就业是一个大难题,很多回家后只能继续种地,只有少数人能找到赚钱的营生。

像是那些偏远地方退下来的,身上留下了病根,年轻时候不多攒点钱,上年纪那可就要命了。

赵队长站起来:“我去找月颜。”

老董急忙留人:“队长!你不吃过饭再走吗?我亲自下厨呢!”

赵队长丢下一句话像风一样离开:

“下次路过再来。”

老董失落不已,但他也知道正事重要,以后还有相遇的机会。

他再一次擦了擦眼睛,跟店里新来的厨师学徒有说有笑。

小学徒好奇道:“师傅,刚刚那位是你的什么人啊?他看着好凶,但是又觉得他不是坏人。”

老董敲了敲学徒的脑门:“那是我队长!我以前是他手底下的兵。”

小学徒夸张大喊:“哇,师傅,你以前是当兵的呢?看不出来呀!”

老董看着门外的方向怀念道:“我说话你不认真听。我是今年才发胖,你要是去年遇到我,我跟我们队长一样看着凶但不像坏人。”

小学徒打了个哆嗦,估计当时他师傅脾气应该不太好,还好自己上个月才来。

……

月颜诧异道:“招人吗?确实是有需求,不过也不需要太多呀。”

哼哼,让他小看自己。去了店里是不是被打脸啦,老董叔可是店里升职最快的员工呢!

赵队长沉吟:“你们能收多少是多少,量力而为就行。”

月颜眼珠子滴溜转了一圈。

“有了,等我打个电话。”

前天大伯打电话过来,说是村里好多人要跟着养殖小龙虾、螃蟹和鱼。

大伯和二伯就请了县里的专家过来给村里人讲课,末尾才拐弯抹角的问月颜要是村里人都弄养殖,他们家会不会赚不到钱了?

月颜的想法当然是能赚,但是没以前赚的多。

还有个事就是隔壁村也在学摸学样恶心人,他们专盯着月家,月家做什么他们村就学什么。

而且因为他们村靠着河,挖了好几个池塘,差点导致河断流,农田都浇不上水。

模仿就算了,但他们却不走正路。因为不想买鱼苗虾苗,就偷溜过来想偷鱼偷虾被当场逮住,现在两个村关系都紧张了。

这也不是最主要,随之而来的问题才是重点。村里大家都干养殖了,那谁把这些东西运出去呢?月颜家大排档是专门请了固定的货车司机开小货车拉回来,爸爸经常跟着一起去。

总不能到时候全都请货车司机吧?那还能赚到什么钱?赚个本钱还不如种地呢。

当下村里养殖是拦不住了,他们都看到月家赚了钱就想着跟风。本来大家是同一个村的,月志远没刻意瞒着,想做就做呗,这又不是垄断的生意。

可是货车只有一辆,大家也分不过来啊,别到时候卖不出去烂在池塘里又怨月家了。

所以月颜就想到让大伯一家把鱼塘用完后承包出去,干脆干运输业。

运输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很吃香。以后的物流更是一个大热门,不过只有最早的几个物流公司才有优势,后来的就没什么优势了,所以物流公司也就那几大巨头。

原本月颜是没想到这点的,就算想到了也不敢让大伯和二伯去做。因为运输路途危险,搞不好就会有穷山恶水的刁民和山贼。

山贼当然是当年被掀掉老窝后跑掉的小喽啰,几只小虾米聚在一起也能把人摆一道。

只是赵队长表示他那里还有不少即将退伍的士兵,月颜原本的想法就活络起来了。

运输这时候可是个香饽饽,要是有机会当然得让大伯和二伯去试试。她记得世界富豪前五百名里排名靠前的是某物流公司,足以看出运输业的前景,大伯和二伯一定不能错过。

大伯在电话那边沉默半晌,最终咬牙答应了。

“月月,我们都听你的,等秋天结束我就跟你二伯把池塘承包出去,咱们干运输!”

“大伯,你和二伯闲下来的时候就准备考驾照吧,考货车驾照,记得多识些字,对你们有帮助。你们要是买车钱不够别不好意思,我给你们垫上。”

电话那边传来大伯爽朗的笑声:

“钱当然够,你都不知道这鱼塘让我们赚了多少。”

随即大伯又叹气:“村里人都想赚钱,我也不怪他们。他们也没有偷偷摸摸的,是上门带着东西跟我说,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我也知道她男人瘫痪,儿子又是个傻子,没法跟她计较。”

家家都有难处,可谁家不是呢?

去年他还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老光棍,家里穷的叮当响。他心里怎么会没有怨?他跟老二刚开始干的时候村里只有零星几个人愿意干,大家都赚到了钱村里人就一窝蜂涌过来了。

然而社会就是这样,想要合群就得付出点什么。还好村长站在他这边,给村里人做了思想工作,大家都是亲自上门来说的,没给他家鱼塘搞破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