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215.打脸

……

说曹操曹操就到,月颜比周博衍早一步出门,就被几位老院士拦下了。

老院士们的热情让月颜不知所措。

“丫头,听说你学习成绩特别好,要不要考虑来我们研究所?”

月颜连忙摆手:“我还没高考呢,我志不在此,不好意思。”

另一位面生的院士把月颜当小学生骗:“研究所可好玩嘞,你过来和上大学没区别。那里也有同学,就是年龄大了点,但是大家平易近人,现在的大学生哟,那脾气可不好嘞,你读大学可是要吃亏的哟。”

月颜也在等个来救她的人。

救命!一群院士告诉她上大学没什么用,她要怎么反驳?!

谁来救救我?

月颜弱小可怜又无助,这群人如果是坏人她能拳打脚踢。可偏偏他们很热情,还善意的邀请她去研究所读博士,有学生家属学院。

月颜满脸困惑,为了拉拢周博衍要不要这么卷?学生家属学院,她只是个高中生,今年才高三,本科都没上呢怎么就够得着博士生的门槛了?反正上辈子是想都不敢想,这辈子亲身经历起来比做梦还要离谱。

电信诈骗都不敢这么编,这还是真的天上掉糖饼。

月颜在大佬的包围圈里弱弱举手发言:“各位老师们…有没有可能,我高中还没念完?”

副校长像是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月颜身后:“月颜同学,学校可以为你提供证明,你可以像周博衍一样自学,高考前期再回来参加考试,我相信研究所的前辈们能让你学到更多知识。”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想去。

月颜:我真的会谢。

月颜并不想去研究所,其实她正儿八经参加考试肯定是能考上研究生和读博的。她大学的时候有保研名额,月颜自己让出去了。导员劝了月颜两次,了解到月颜身世背景,见月颜心意已决才死心。

然而月颜是真的志不在此,她不是客套推脱。她是以前穷怕了,只想把学到的知识变现,她的专业读研没用,要的是工作经验。

说句很现实的话,她就是为了学历才上大学。或许以后钱赚太多没地方花的时候,她才会考虑进修自己。

月颜还没挤出来,门口又出来了一大波人。

为首的男人大腹便便,人群里有人大声嚷嚷:“这些人干嘛的?没长眼睛啊!怎么把路堵着?”

其实并没有人堵着门口,院士们和老教授,云天明和他的同僚,还有机械厂几位厂长加起来共二十来号人,都站在门两边分成两派站着说话,正中间的位置是留出来的。

刚走出来的队伍大约十来人,他们四五个人走成并排,后面跟了一群跟屁虫。大门两边站着人,

喊话的正是这群人身份最低的苏国富。他和妻子挽着手臂,身边跟着穿着白裙子,满脸写着纯良无害的苏玉,一家人看起来十分恩爱。

苏国富挣脱妻子的手臂,上来就是让前台找经理过来。

“你们是怎么开店的?什么猫猫狗狗都请进来!不知道今天是新领导上任的日子吗!”

苏国富唾沫星子乱飞,前台满脸委屈,不住点头哈腰。

“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店里来了大人物,没有接到上面通知。”

前台都要哭出来了,上面只通知了今天会有高考状元过来宴请宾客,对方自带了厨子和食材,前台只需要负责帮忙接待客人。

今天来的客人很有素质,而且脾气很好,说话轻声细语有礼貌。前台以为这些人都是一伙的,她根本不知道今天来了新领导。

前台眼泪涟涟,苏国富得理不饶人非让她把经理叫来。

今天这顿饭是他请的,他必须得做个表态,不能让领导们不高兴。

前台急忙去找经理。

有位院长站出来:“这位兄弟,这事没那么严重吧?”

月颜庆幸自己被院士们围着,总算不用看苏玉那张倒胃口的脸。

她听声音就知道是苏玉的爸爸。

苏国富狗仗人势,一点面子都不给院士,或者说他并不知道对方身份。

他看都不看一眼人群,不屑和这群普通人交流。但凡他稍稍低头,就能看到他的顶头上司正在冷眼盯着他,他热乎的乌纱帽还没捂热乎,就被记了大处分,日后升官无望。

院士似乎没听出来苏国富的指桑骂槐:“那你说说,这酒楼里有什么猫猫狗狗?我们怎么没看见?”

苏国富想说当然是你们,但他眼尖看到了人群里的月颜。

这小丫头片子还躲呢?!肯定是偷溜进来的,这下被他逮住了,今天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之前带着老师找上他家,说被小玉传播谣言。小玉怎么会是欺负同学的孩子!传播谣言不是小玉会干的事情,何况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怎么别人不造谣别人只造谣她,她要是没做过会被人造谣吗?而且仗着成绩好就联合老师欺负小玉,那群老师怎么没被开除!

苏国富直指月颜:“当然是那位女同学,你是怎么进来的?不会是进来偷钱的吧!”

大家都愣住了,这是什么展开?

就连装傻的院士都懵了几秒。这男人指桑骂槐不和自己正面交流,反而找一个小姑娘的麻烦,实在没人品。

月颜没想到还能躺着中枪,这枪还带拐弯的,她招谁惹谁了?

她指着自己:“你说我啊!”

苏国富振振有词:“在场除了你还有谁!你一个穷丫头哪来的亲戚能在这里办酒席!怕不是听说今天有领导过来,想来偷吃偷喝偷钱吧!”

月颜被他气笑了:“你是来搞笑的吧?你都说了我是穷丫头,我从哪里听说今天会有领导过来?这话不是自相矛盾,你自己打自己脸吗?”

苏国富梗着脖子上前,举起巴掌就要挥下去。

“你这丫头伶牙俐齿,一看就是有爹生没娘养,我今天就替你父母好好教你说话。”

月颜可不怕他,苏国富敢打她,她就让他在病床上多躺一天,医药费她出的起。

谁知两道声音从不同地方响起。

“你敢!”

“你敢!”

及时赶到的周博衍和云天明几乎是同时阻止。

云天明厉声训斥:“苏国富,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利!”

苏国富看到云天明就像是见到鬼一样,他脸色白得和他女儿一模一样。

苏玉刚刚还在心里暗中欣喜父亲给自己出口气,这可不是她欺负月颜,她一句话都没说,就算周博衍找过来也赖不着她。

结果云程的爸爸也在,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今天领导全都过来了?

为首的新领导吓得一个哆嗦,再也没有刚刚的气派。

他身后的小喽罗和苏国富差不多是一样的身份,都吓得魂飞魄散,站在原地双腿发抖。

云天明皮笑肉不笑:“说话,我们这群猫猫狗狗可都一直看着呢。”

周博衍冷冰冰的视线落在苏国富身上,他走到月颜身边。

苏国富突然抱着脑袋痛苦大叫。他感觉大脑像是被针扎剧痛无比。

他惊恐地抱着头:“头疼,我的头要炸掉了,快救救我。”

云天明并不在意:“上一次我给过你机会了,你装病也躲不过去。”

苏国富已经开始在地上打滚,他脸色痛苦,不像是作假。

周爷爷正好是医生,检查了苏国富的瞳孔和脉搏,而后摇了摇头。

众人心里一沉,没救了?

“他没病。”

众人松了口气,对苏国富越发唾弃和厌恶。

苏国富仍然在地上打滚喊痛,但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就连苏玉和母亲都觉得父亲丢人。

爸爸承认错误不就好了,反正刚刚也没打到月颜,只是说了两句狠话,难道他们连玩笑都开不起吗?爸爸怎么这么笨呢?

苏玉心里怄气,她没想过替爸爸出面道歉。

她只是懊恼月颜挨巴掌被打断,为什么哪里都有云程和月颜,云天明也出现了。她心里突然一惊,今天不会是月颜和云程订婚吧?她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是正确的,不然怎么会有云天明。

然而不等苏玉继续脑补,她就看到这群叔叔们一个个上前讨好,刚刚爸爸和这群人碰酒的时候有多卑微,现在对方就有多卑微上去讨好别人。

苏玉心里嫉妒极了,尤其是看到周博衍和云程都对月颜嘘寒问暖,她心里就更不平衡了。

凭什么爸爸千辛万苦讨好的人物转头就去讨好别人,这又算什么?!

苏玉越想越不甘心,气得差点站不住,她慢慢深呼吸平复心情,早晚有一天她要把月颜比下去。

新领导和他的秘书一开始没认出来华振兴和院士们,而后秘书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在耳边提示领导,新领导才连忙上前打招呼。

然而为时已晚,刚刚苏国富以一己之力拉仇恨把他们全都骂了,院士们可是很记仇的。

尤其是苏国富指着月颜骂还要动手打人,就更让他们记仇了。

月颜可是周博衍的小青梅,关系没放到明面上,大家心知肚明,以后就是一家人。连他们未来学生的准未婚妻都敢打,现在不表态还等什么!

就刚刚那架势,他们对新领导有好脸色才怪!

华振兴可不怕对方的身份,他说话阴阳怪气

云天明有被无辜牵连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