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212.升学宴(五)

……

周博衍和大伯道不同不相为谋,没说几句话就不欢而散,至于他的亲爷爷奶奶,不好意思他比较记仇,跟他们不熟。

听说他爸小时候就不受待见,按理说这种家庭小儿子是最受宠的。然而前两个都是儿子,仇池的出生是意外,他并不是在全家人的期待中降临,甚至让母亲生他的时候吃了苦。

仇池的母亲生完老二落下病根,她和丈夫不准备再要孩子,结果还是怀孕了。大概是因为孕期吃的比较好,胎儿吸收的营养多,仇池出生的时候个头比较大,高龄产妇加上胎儿超重,当时仇池的父亲放弃了他。

然而仇池的求生欲太强了,最终还是折腾着从母亲肚子里出生,让母亲受了罪。所以他从小就不受父母待见。大哥和二哥被父母宠着长大,他从疑惑不解到渴望失落最后归于平静。

他小时候不明白原因,以为自己是捡来的孩子,不然为什么父母亲和哥哥们对他像对待陌生人。

长大后他懂事了,才知道他的出生就不是被期待的。在家人眼里他出生就是错,留着他是父母仁慈,能把他抚养成人他应该感恩涕零。如果仇池不是出生在这个大家族,他可能刚出生就会被送人。

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家人只会贬低他,哪怕他有着超高的天赋和智商。

他的婚姻不被家人祝福。在家人眼里他和周柔结婚是他攀高枝了,他就是赶着入赘给家里丢人。

这是在儿子改名前发生的事,后来仇池和妻子工作调任,他担心儿子没人照顾,便跟妻子商量给儿子改名换姓送到她娘家。

以家里人对他的态度,他们肯定不会管仇非的死活。如果仇非出事只会在他回家后冷漠地告诉他儿子死了,然后嘲笑他连儿子都保护不住。

周博衍察觉到父亲陷入悲伤的回忆,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你抱一下他,一个拥抱解决烦恼忧伤,老父亲都被感动哭了。]

他犹豫地伸出手臂半抱父亲。

“我不会听他们的,我有我自己的主见,别人没权干涉我的决定。”

仇池重重点头:“我和你妈都尊重你的意愿,你不用管那边的亲戚,大家面上过得去就行,你爸爸我都没想着跟他们有亲情,你也别对他们有幻想,咱们不是一路人。”

不是他冷血。如果可以,仇池希望儿子永远不要回到仇家。那样的大家族对外称书香世家,却最冷血无情。尽管仇家在首都有着不弱的势力,但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占山为王,人民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

周博衍表明他的立场:“我不会求人办事,也不找关系走后门,我的实力就是我的人脉。”

仇池欣慰点头:“好,这才是咱们周家人的骨气。”

周博衍诧异:“为什么之前还问我要不要把名字改回去?”

仇池:“当年咱家离开首都的时候他们说等你成年后给你选择的机会,你把名字改回去仍有家族继承权。”

周博衍对那一亩三分地的老破旧大宅院不感兴趣,也不想跟人争夺封建糟粕家族。

他记得亲爷爷有两个老婆,好像是封建社会有钱人家可以娶两个,听说祖上那个状元老祖宗娶了公主还娶了几个妾,他们这一支是公主的嫡系血脉,旁支都是妾生,这些都是族谱上记载的。

周博衍即便在星际都没见过这么复杂的家庭成员关系。星际是一夫一妻制和单身主义以及多元取向,多夫或者多妻是违法的。

“我对封建家族没兴趣,或许以后首都会有新崛起的周家和月家豪门也不一定。”

仇池笑完就板着脸:“既然说到这我得问你个正事,你真的决定就是这姑娘?我和你妈没有反对的意思,你也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以后你要步入我们的后路,她能接受长时间分离吗?你把这些事都跟她讲清楚,别以后害了人家懂吗?”

周博衍气笑:“什么叫我害她?她做生意的时候更忙,我是她身后的跟屁虫,我得粘着她。我不会成为下一个你们,我的实力不允许。”

仇池以为儿子在谦虚,谁知道儿子这句话在大气层。

周博衍的实力决定他以后去哪里都长留不了。到处都在抢他,就算他同意科研所也不同意,军方更不同意。

月颜总算可以偷溜出去透气。刚出宴会大厅就看到那个凶巴巴的军人坐在走廊吃东西,楼梯口坐了一排士兵,他们怕坐过道挡着路,又要时刻保持警惕待命。月颜见他们埋头啃干粮,腰上别着简陋的水壶,她原谅对方之前的冷漠态度。

她忍不住开口:“厨房还有汤,我给你们盛点吧。”

对方皱着眉头:“不用,谢谢。”

月颜看了一眼宴会大厅,里面觥筹交错,桌上杯盘狼藉,开席前摆着大鱼大肉,屋里散发着肉类的香味。

门口的军人吃着这样的干粮,月颜心里涌起怪异的感觉。

虽然军人拒绝了,但月颜还是去后厨帮忙打了一桶紫菜蛋花汤回来,一大桶得有十来斤重,她提着毫不费劲。

月颜不顾对方拒绝:“这是温热的汤菜,免得吃干粮噎住。后厨没剩几样主食,还有馒头我给你们拿些过来。”

军人心情复杂。他刚刚当然感受到这丫头对他有意见,他并不在意,身为军人要的就是震慑力。

哪想这小丫头即便对他有意见还上赶着给他们送吃的,都说了不要还送。

他难得语气和蔼:“放回去吧,这酒席不是你家主办,你私下给我们带来影响不好。”他是为这丫头好。

月颜眨了眨眼睛:“大厨是我家自带的,食材也是我家运来的,吃完等于不浪费。我给你们带食物没关系,要不是桌上太乱就请你们进去吃了。”

这会儿正是酒席刚结束,客人还没离开,还不到服务员进来清扫现场,没有干净桌子给他们坐。月颜只能带着汤菜和碗筷以及厨房拿来的馒头现场分给他们。

军人想要拒绝月颜的好意,但他带的士兵好多都是跟着他风餐露宿,算起来有将近一个月时间都在吃干粮。

他终于还是松动了:“我待会给你钱吧,我们不白吃你的东西。”

月颜跟他说不清:“你这大人真是的,我都说了是锅里剩下的怕浪费才分给你们,你要是给我钱不就不成了我强卖嘛!”

军人被月颜的逻辑绕得晕晕乎乎,最终还是接受了月颜的善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