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211.升学宴(四)

……

月颜最后还是收下了翡翠镯子,就连周博衍都站在家人那边让她收下。

这块翡翠是周博衍外婆家祖上得到的原石开出来的,找工匠师傅打磨成了镯子随着女儿出嫁送出去,没有嫁出去的女儿就是吊坠。

看这镯子的成色起码得是传了三代人才到周博衍妈妈手上。

月颜拿着镯子就是烫手山芋,这就被周博衍父母认可了?进度会不会有点太快?

她以为周博衍的父母会反对,比如自己和周博衍不是一个专业,又不是同行,以后难免没有共同话题。

但仔细琢磨还是自己想太多。这时候介绍对象就是看合不合眼缘,只要工作稳定、收入稳定就行。谁管什么共同话题和三观,这都是后面几代才会出现的问题。

周博衍最终还是把自己的私房钱用另一种方式给了父亲,捐出去的名义。

月颜也想捐钱但被阻拦了。

周柔阻止月颜:“我们怎么好意思要你的钱?你们把花钱留着花,别顾着我们。”

他们那里条件是艰苦,没有人觉得食物有什么不好,甚至根本不会去关注每天吃什么,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月颜越听越难受,这生活条件还不如工厂拧螺丝的。叔叔阿姨待的地方不适合种庄稼,改良水稻还没影,这两年才脱离了饥荒起码能吃饱了,以前的情况更差。

既然捐不了钱,月颜就以个人名义捐赠五千桶泡面和五千根火腿肠。卤蛋还没做出来她记忆里的味道,要是以后做出来也会跟着捐赠。

说到这,零食厂种类也更新了。她之后还要做抽真空卤鸡爪、鸭爪以及卤牛肉等的泡面搭档。这些都是优先送去海外,洋人喜欢吃肉,尤其喜欢方便速食品,巴不得现成的送到嘴边,有肉还方便的食物谁不爱?国内估计没多少人舍得买豪华的五元泡面大礼包。

周柔担心不已,月颜这孩子太实诚了。对她好一点就对你好十分,她不由得羡慕儿子眼光好。就是看着不像是会做生意的呀?给他们捐食物等于没赚钱还倒贴钱,家里不会说什么吗?

“月月,阿姨和叔叔不缺吃穿,听话,你把物资留着卖钱。要是想让我和你叔叔尝尝鲜给我们送两盒就行,你捐的太多了。”

月颜没有答应:“阿姨,这工厂是我自己开的,我也想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既然不需要捐钱,捐些食物不是挺好的吗?”

仇池看看月颜,又看看儿子。

“你开的厂?”

周博衍替月颜回答;“就是月颜开的厂,她的私人工厂,里面的零食都是她亲自试着做出来的。”

月颜连忙否认:“方便面没有,方便面是我听人提到过才自学的,不算我的原创。”

周柔和丈夫互相对视:“这…月月也太厉害了!”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这个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个体经济时代,他们不介意月颜做生意赚钱,也对个体户没有偏见,只要合法正当就行。

就是怎么感觉好像是他们的儿子高攀了月颜?儿子一根死脑筋,是怎么把小姑娘追到的?

周博衍还不知道自己在被父母心里对比配不配得上月颜。

父母只请了三天假,周博衍突然想到刚刚见过的亲戚。

“那边的亲戚来了,要不要见?”

这些亲戚是指他爸那边的兄弟和亲人,也就是月颜觉得奇怪的客人。

仇池犹豫再三,纠结的点点头。

“见吧,也有好些年没见了。”

当初为了儿子的安全,仇池强行给儿子改名换姓,改了妻子的姓,和家里闹得不愉快,差点把他和儿子从族谱除名。

早些年他们一家三口在家过得如履薄冰,还要看亲娘和兄长的脸色,爹不疼娘不爱。

后来他和妻子接到一项重大任务,离开首都去了偏僻的大西北基地。他不相信自己的兄弟姐妹和亲生父母,一意孤行把儿子直接送到了妻子娘家,改名改口喊爷爷奶奶。

一直到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再也没回过首都,没回过那个四合院。

他家里背景也没多深厚,就是祖上出过一个状元丞相和几个秀才,正统的书香门第,家大业大。

革命都胜利了家里还是封建社会那套死规矩,想到家里的一堆破事仇池就忍不住头疼。

周柔不怎么待见婆婆一家,连面子功夫都不做,丈夫去了她不去。

好在月颜此时不在这里,对周博衍的名字还一无所知。

月颜独自回到大厅,周博衍的高中老师和他未来的大学导师在闲聊,一旦自我介绍这些老师全都兴奋了。

除了华振兴院长以外,竟然还有这么多院士!他们何其有幸,能在有生之年见到这些前辈!

物理老师兴奋地当场昏厥,掐人中才坐起来。这可全都是他们物理学的前辈!他哪怕上大学的时候都没有见到过这些前辈,自己带的学生却能成为他们的学生,他好羡慕周博衍。

物理老师不知道的是,这几位院士不是周博衍的老师,周博衍是他们的导师才对。

月颜躲得远远的,生怕再被副校长从人群里发现。她就认识两位院士,不想认识更多大佬。

周博衍父母觉得月颜厉害,月颜何尝不是觉得周博衍厉害呢?她觉得做生意谁做都能赚到钱,有手就行,一个月光卖煎饼果子都能净赚五万呢。

周博衍搞科研需要好脑子,卖多少煎饼果子都换不回来一个能搞科研的脑子。

文红玉见闺女不想和老师打交道,歇了让月颜和老师聊天的想法。

她念书的时候学生巴结老师还能得到老师课后指导,她家闺女不需要讨好老师,文红玉放任她去了。

……

仇池脸色铁青:“不行!这件事你们问我儿子的意思!只要他不同意,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家里人不知道从哪打听的,想让周博衍直接去研究所。不知是谁给他们洗脑,不让周博衍念大学,说是浪费了好天赋。

周博衍更不可能同意。他就是想体验大学生活才读大学,大学还能让他找借口躲闲,最重要的是能和月颜读同一所学校,他为什么要去研究所?

他志不在此,不想变成父母这样的科研狂人,长年累月不着家。

“不好意思大伯,恐怕让你们失望了,我还是要上大学。”

仇大伯:“唉,你这孩子怎么就不懂好赖呢!那可是研究所,多少人挤破脑袋想去都没门!人家是看中你的天赋才让我们来招揽你,不然你以为他们凭什么看上你?”

周博衍:……

仇池:……

父子俩破天荒思想统一,跟说不明白的人干脆就闭嘴,浪费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