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209.升学宴(二)

……

不仅仅有华振兴参加,还有几位当初争抢过周博衍的大佬都来参加了。

月颜认识的就有两位院士,剩下几位陌生面孔一看就是几位院士的熟人。

吴院士和沈院士之前过来和周博衍一起造了光刻机,几乎大半都是周博衍的功劳,周博衍却非要写上他们的名字让他们两个老家伙惭愧不已。

这一次他们过来原本是想撬华振兴的墙角,还特地带来了老赵。

老赵是周博衍父母的研究生导师,谁知道华振兴曾经也带过周博衍父母,而且还是保密任务的指导,这下他们连唯一的优势都没了。

吴院士和沈院士闷着头吃酒席,还别说这,酒席上的菜做的挺好吃,竟然还有大闸蟹,原本郁闷的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

看到月颜,两个人低头瞟了一眼,继续窃窃私语。

吴院士:“这丫头好像长高了?人也精神了。”

沈院士头也不抬:“你瞅人家小姑娘干啥?”

见沈院士没明白他的意思,吴院士不想跟他多说:“说了你也不懂。”

“毛病。”

月颜恨不得把裙子提到膝盖下面,妈妈竟然还让她和老师坐一桌,还好那一桌人坐满了月颜才逃过一劫。

副校长大概是没什么聊的,问月颜暑假作业有没有写完,有没有做好开学的准备,月颜蒙圈的回答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还好开席上菜及时救了自己。

今天是周博衍的升学宴,周博衍忙的连轴转。本想趁着抽空的时间找月颜说话,又被月颜使眼色赶走。

今天周博衍的亲戚来了两桌,全都是月颜没见过的陌生面孔。来的亲戚有大有小,无一不是端正地坐着,个个吃相斯文,小孩不吵不闹,月颜感觉那两桌和她们是两个世界。

真要形容的话,他们就像是与世隔绝的人,反正月颜看不出来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就连周爷爷和周奶奶跟她们说话都收起了笑容。

怪,真是奇怪。

月颜收回视线,看到门口走过路过一队人,看起来行色匆匆。

很快就有保镖进来找周博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周博衍和爷爷奶奶一起起身。

就连妈妈都发现了情况:“发生什么事了?”

月颜摇头:“不清楚,应该是来了重要的大人物。”刚刚过去的那一队人很像是保镖护送。

周博衍和爷爷奶奶来到休息室,门口站着两列保镖,他们并不是普通身份的保镖,领头的是位军人。

核实过他们的身份后,还要搜身才能进去。

休息室内,这对夫妻在沙发上忐忑不安,他们已经有几年没回来了,不知道儿子会不会怪他们。

听说儿子高考考了全科满分,发明了不少好东西,他们夫妻的恩师和导师都在抢着收儿子当学生。

虽然夫妻俩不能轻易出基地,但是关于儿子的消息都有人告诉他们,是弟弟那边找关系把信送进来的。

周女士红了眼眶,仇先生拍了拍妻子的肩膀,他好不到哪里去,同样哽咽失语。

“儿子会理解我们的,别难过。”

周女士擦掉泪水:“我只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好做母亲的责任,儿子从小到大都在经历分别,也没有知心朋友,我们的身份不能公布,他和孤儿有什么区别呢?”

仇池:“怎么又想到这了!当年咱们义不容辞参加这个项目为的就是让华州摆脱洋人的钳制。国家有底气,人民团结一致奋斗,我们的子辈才会过上好日子。他现在跟着咱学习物理,证明他不怪咱们,你别吓到儿子了。”

周女士还没开口,门被推开。

周博衍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神态淡淡地与父母打招呼。

“爸,妈,好久不见。”

周女士听到儿子冷漠的称呼心都要碎了。

她今天没有刻意打扮,周女士身材娇小,衣服是很久以前的工作装。由于长期搞科研没空收拾自己,就把头发剪到耳边,平时用发卡别在耳朵后面,浑身上下透露着朴素,明明四十岁出头的年纪憔悴的像五十岁的人。

仇先生同样如此,他身躯清瘦,头发像不怎么打理过干枯的像稻草,他们那里洗头洗澡都是草草了事,连吃饭都在讨论数据。只看外表会觉得仇先生是一个很有文化内涵的人。他鼻梁上架着圆框眼镜,额头上已经有了皱纹,周博衍和父亲有三分相似,现在的父亲依稀是成熟版的周博衍。

他不觉得儿子和自己生疏,再怎么说血浓于水:“儿子,你做的很棒,我和你妈在基地听到你的成就,我们为你骄傲。”

“谢谢,你们也是。”周博衍不知道要跟父母怎么相处。

他是去年才彻底恢复记忆,他不知道自己是算外来者还是本地土著。因为根据爷爷奶奶说他发烧是小时候就存在的,可他回想起小时候对父母的记忆又像是陌生的第三视角。

[根据科学计算,以及本大爷系统库查到的资料推测,你很有可能是失忆胎穿或者穿书,我比较倾向前一种。]

周博衍是彻底恢复记忆后才知道这是书里的世界。他在脑海中已经读完了这本书,同时他也没忘记自己是星际科学家仇非。

[当然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就是你和原本的仇非是平行时空的自己,由于原著结局导致他怨气过大,才找了你这个差点挂掉的孤魂野鬼帮他改变人生。]

他没在意智脑对自己的形容:

“你怎么知道?”

[小说里都这么写。反正肯定出不了问题,这确实是你的身体和你的灵魂童叟无欺,何况本大爷还在这呢!]

周博衍回过神,仇先生正仰着头比划他的身高:“个头蹿的还挺快,转眼都比我高了。”

周女士正在和父母讲话,她不敢面对儿子。

“吃的好就长得快,你们那边伙食怎么样?”

其实仇先生刚刚心里也难受,儿子跟他道谢,这得是多生分。他面不改色装作不介意继续和儿子套近乎,果然儿子开始主动关心他了。

仇先生欣慰大笑:“我们那里好着呢,顿顿都能吃大鱼大肉。”

周博衍自然不相信,如果顿顿都能吃大鱼大肉,为什么父亲母亲都瘦成这样子。

他假装漫不经心:“这两年我赚了不少钱,也投资了一些项目,把钱交给你们吧。”周家祖传心口不一。

仇先生哪好意思要儿子的钱:“你把钱给自己留着,不用给我们省,我和你妈没有照顾好你,你想吃什么就买,我们的工资也都给你。”

周女士连忙挤过来:“对,我和你爸都有的吃呢,你和你爷…外公外婆平时多吃点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