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204.启程回家

……

他讨好道;“我进去给你们拿,你们不会报警吧?”

周博衍颔首:“只要你把东西拿出来物归原主,我们就不会报警”

青年进去了好一会儿,月颜都以为他要躲在家里装死等外援的时候,青年举着菜刀从屋里冲出来就要砍向周博衍脖子。

他抬刀砍人的速度根本比不过周博衍躲开的速度,甚至一脚踢开地上的菜刀没让月颜被误伤,菜刀撞在墙角发出刺耳的声音。

啧啧,月颜站起来看戏。

好家伙,这是故意等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想杀人灭口?为了一个手机从盗窃变成故意杀人罪,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小偷?

等了半小时就等了个发疯的家伙,她腿都蹲麻了。

青年被制服在地上,嘴里骂骂咧咧显然很不服气。

“有本事你放开我,咱们光明正大单挑啊!”

月颜蹲在他面前无情嘲笑:“你是不是傻?你都打不过我们,我们还会主动把你放跑吗?”

青年眼看跑不掉又开始口出污言秽语骂月颜和两个男生有不正当关系,周博衍顺手解下青年家门后挂着的抹布塞进青年嘴里。

月颜幸灾乐祸还不忘做出呕吐的动作:“这是擦脚布还是抹布啊?”

周博衍嫌弃地在墙上擦了擦手,总觉得手上有股味,他心情很不愉快。

“擦脚的。”

三个人等警察过来后才一起进了青年的家,如果警察不过来那就是非法入侵他人住宅,说不定到时候青年还要倒打一耙。

月颜看过很多社会新闻,对这些细节格外敏感。曾经有个新闻报道小偷去别人家偷东西结果一不小心摔死了,最终被盗窃的事主还要给小偷家赔钱,小偷的家人可不承认他家孩子是贼,反正他孩子就是在别人家出事死了,就得让那家人赔,不赔就闹事。

月颜不敢掉以轻心,喊警察过来就是为了留下证据,不然之后小偷和家人串通起来反告他们非法入侵,这事儿也膈应。

警察在青年卧室枕头底下找到了云程的手机,只是手机上有着一股难闻的味儿,警察一手拎着手机,另一只手捏着鼻子。

“这是不是你丢的东西?”

云程头回狐假虎威,上来就向警察自报家门。他并不担心这事会闹到他爸那去,反正手机已经找回来了,等他回家再慢慢狡辩。

他一个箭步冲上前:“是我的,哎呦,这啥味?”他连忙后退,这手机味儿也太重了,有点嫌弃,不想要了。

不过虽然嫌弃不要是不可能的,这手机也是花了300元买回来的,是农村三个家庭一年的生活费。

小偷有着大多数单身青年的通病,不讲卫生,家里堆成垃圾场。

月颜站在门口都不敢进,她已经在门口看到屋里的地上起码有三条灰扑扑的男士大裤衩,这么不讲究的人家里干净不到哪去,说不定还有蟑螂。

想着想着月颜感觉脚背上有什么东西碰了碰她,她浑身僵硬低下头,后背汗毛竖起。

月颜后跳半米扶着墙干呕。

周博衍带着她到楼梯口安抚,要不是人多眼杂就把她抱在怀里了:“蟑螂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月颜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去洗脚她觉得自己身上脏了。回去一定要在门口冲脚,避免自己身上不小心沾到了蟑螂后代。

当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说明暗处起码躲着成百上千只蟑螂。

警察出来后满脸菜色,身上沾着臭鸡蛋味。这青年太不讲究个人卫生,厨房的菜叶子放烂臭味熏天,他们又在青年家找到几样赃物,忍着恶臭翻出来比垃圾堆还要难闻,这些都是要带回警察局的。

云程兴奋地像个傻子,总算找到手机了,回家也不怕没法交代。他都没抱什么希望,怕麻烦月颜一直就没说,月颜不愧是他的好朋友。

得知他们要启程回家,最难受的莫过于周乖乖。

她已经习惯了大家一起出去玩,虽然中途遇到了一点事,但是路上和出门时的心情是很快乐的。

而且最近妈妈同意她可以在司机的保护下去月颜家里或者表哥家玩,他们都走了自己又要整日被关在家里。

周乖乖连着几天闷闷不乐,但终归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候。

月颜拉着她的小手:“别难过,还有一年就见面了。寒假我可能来不了这里,高考结束我们在首都相见。”

周博衍倒没什么表示,只说可以打电话给她辅导不会的功课,让她不要把成绩落下。

云程傻呵呵的也不知道说什么,他这次过来写生只进行了一半,但让他一个人坐火车他可不敢了。

“那个…你要是有不会的作业…就给月颜打电话,”云程眼神游移,

“我…我联系方式你知道,就…闲的慌可以跟我发消息,孤儿院的大家也很想你,都在等你回来呢。”

这么扭扭捏捏还以为要说什么大事儿呢,结果就这?

月颜干脆拉了个群。

“这不就行了,正常交友聊天怎么还在意男女有别?”不说出去谁知道?

云程老脸一红,他是担心周乖乖不理他,要是提上月颜的名字她肯定会把后半句放在心上。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就是听起来有点卑微的可怜。

月颜要走的消息不知道怎么被韩乐和韩知礼知道,他们慌忙跑来送别。

月颜受宠若惊。她和这叔侄俩关系一般,不算是好朋友,人家听说自己要离开还急匆匆跑来送别,带着一堆路上吃的食物,倒是让月颜记住了他们的善意。

不管怎么说以后的事还没发生,就当普普通通的朋友对待吧。

月颜笑着赶人:“这么热的天你们快回去,我们要上火车了。你们的收信地址就是御膳楼吗?等我回去给你们寄安城特产美食。”

新鲜食物寄过来不行,但是抽真空的甜点可以寄过来,曲奇饼干夏天也放不坏。

韩乐表现得依依不舍:“为什么要回去?暑假不是才过去一半吗?御膳楼可以收信,但是要写我的名字哦。”

月颜弯着腰和他对视:“这位哥哥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我们要回去给他庆祝,而且家里还有些事情,以后还会见面的。”

韩乐看看周博衍,又看看韩知礼。

他忍不住嘟囔:“真羡慕小叔开学后就能见到周哥哥。要是我和月姐姐一起上学就好了。”

月颜汗颜,她不想留级到初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