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200.上门道谢

……

保姆已经被警察带走,周舅舅脸色铁青,周舅妈脸色也不好看。

周舅妈头回动怒,她平时在家基本不谈丈夫的工作,这一次忍不了:

“来到海城真是长见识了,前任领导是怎么当的?这么大个土匪窝子都管不了吗?”

周舅舅没有吭声,他手上很多资料都被销毁了一半,只能说前任那位不仅知道而且就是故意放纵的,这其中有什么交易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不过前任已经蹲大牢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两拨人能在牢里相见。

他笨拙地安慰妻子:“别生气,他已经在大牢蹲着了,等审完罪行就知道了。”

周舅妈抹了把眼泪:“要不是乖乖给我打电话我还在外面跟人家玩牌,我真是个没用的妈妈。谁想到家里请了个内鬼,亏我把张婷当姐妹,她就是这么狼心狗肺报答咱们家的!”

张婷是保姆的名字,保姆今年50来岁,长的憨厚老实,谁想到是个不老实的。

他们在安城的保姆因为要照顾孩子不能跟着一起来,只有司机跟着过来,周乖乖的司机是安全的。

因为张婷面相老实,周舅妈就没有刻意调查她的背景,而且就算调查也发现不了她侄子是土匪改行成绑架犯。

这一次的事情给所有人都敲醒了警钟,包括这个华侨村的住户。他们看到警车进来,都听说了邻居家的保姆是个内鬼,竟然和绑架犯里应外合,把主人家的闺女推荐到绑匪窝里去。

说不定海城和广城闹得轰轰烈烈的失踪案大多都和绑匪有关,大家纷纷开始排查家里的保姆和司机保镖,没想到发现了不少问题。

要么说海城和广城靠这么近治安还烂得稀碎,都要归功于前任领导干的好事—不干人事。

周舅舅彻查起来几乎是要吐血,这么多的案卷累积到一起,他明明只是想彻底肃清大街上的小偷和扒手,改善当地偷盗风气,却没想到牵连出来了一系列相关事宜。原本升官发财的前任被他送上去的证据直接送到铁窗泪,周舅舅则是成日里忙的找不着北。

好不容易轻松下来,他的宝贝闺女又出事了,这事更不小。局里积灰多年的失踪案卷全都翻了出来,百分之九十五的失踪案都和这群人有联系。

月颜收到锦旗一脸懵。

“为什么会给我锦旗?”

周博衍笑着给她解释:“最开始是你发现有人被拖进去,你没有看错。那个人是鹏城一个小老板,他买的赝品金链子反光才让你救了他一命。他是住宾馆的时候听前台说这家寺庙灵验就过来了,保镖们找过去的时候他身上已经被扒干净了,那群人没想弄死他,把他捆在树上让他自生自灭。”

月颜汗颜,原来差点刺伤自己眼睛的是山寨金链子,可自己感受到的是银光一闪,应该是对方带的普通手表,百货大楼卖的手表都是银色。

月颜把锦旗收了起来。

周博衍问她:“你不挂着吗?”

月颜瞪他一眼:“你要是喜欢你拿去吧。”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这锦旗写的太过正经严肃,以至于月颜根本不知道挂在哪里,不如放在书房的书架上。

锦旗上面是几个大字:女中丈夫。

虽然这是指女子有男人气概,月颜并不想要这种气概,她只是单纯的视力好而已。

早知道就把这个功劳推给周博衍,让他体验一把男中丈夫的感觉。

周乖乖最近被禁足,就是因为她差点被绑架的事,妈妈把她按在家不让出门,每天只能写写画画,想要出门是不能了。

周乖乖再也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她要反抗妈妈。

她“噔噔噔”跑下楼:“妈妈,我们必须要谈一谈了,难道我以后上学也只能被困在家里吗?”

周舅妈正在跟着月颜学做小饼干,闻言对女儿招招手。

“闲的慌就来做饼干,反正妈妈不可能放你出门,你爸也答应了,你最近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吧。”

周乖乖小嘴一撅,委屈的要当场哭出来,然而妈妈并不吃她这一套。

“哭累了就来做饼干,月颜饼干做的不错,你可以跟她学学。”

月颜转身对周乖乖投去爱莫能助的眼神,她过来就是接到了周乖乖的求助电话,结果刚进门就被周舅妈拉到厨房请教做饼干。

周舅舅和周舅妈已经下定决心,谁来都不好使,周乖乖只能委屈巴巴的站在月颜身边按模子。

“我又不是不会做饼干,当时在孤儿院我做过好多呢!”说完她双手捧脸沾了一脸面粉都不在意。

她苦苦大喊:“不会等我以后回去连孤儿院都不能去了吧?”

周舅妈并不在现场,听不到女儿的鬼哭狼嚎。

月颜安慰她:“车到山前必有路,肯定会有办法的。等治安管理好起来就安全了,现在是困难了一点,多体谅叔叔阿姨吧。”

周乖乖委委屈屈地点头。

没一会大门上的门铃被人按响了。

周乖乖连忙飞奔出去:“我去开…我去开…让我去院子里放放风。”

孩子真是憋傻了。

她以为来的是表哥和云程,结果是韩知礼一家。不对,是韩乐一家人带着韩知礼。

周乖乖打开大门满脸疑惑:“你们是干嘛来的?”

道谢也不应该给她道谢吧?

韩乐的妈妈脸上气色好了很多:

“你好,小姑娘。我们是来登门道谢的,乐乐说你当时给了他一瓶甜甜的饮料,我们也不知道那个饮料是什么牌子,他说你自己都舍不得喝,所以我们就带了点补品希望你不要嫌弃。”

周乖乖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当时跟他开玩笑呢,我怕我不那样说他不喝。”

月颜见周乖乖一直没回来亲自出去找她,倒不担心周乖乖跑了,可能是门口有点事,她怕周乖乖处理不了。

月颜刚到院里,韩乐就眼前一亮想要冲进来,她连忙快步走到门口:“你们好,请问这是在做什么?”

韩女士把东西塞到周乖乖怀里,周乖乖不得不抱着一堆礼品站在边上当桩子。

韩女士紧紧拉着月颜的手,满脸喜色:“月颜姑娘,我们找了你好久,知礼那家伙把电话号码放在兜里,佣人洗完衣服才发现纸条被揉烂看不清上面写的号码,还好我们跟警察打听到了周姑娘家,据说你们是邻居,我们找过来专程登门道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