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复仇者联盟是吧?

月颜垂着脑袋,面前散发着香味的红糖鸡蛋诱惑着她,仿佛在对她说“来吃我呀”。

她抬起头伸手推拒:“奶奶,我不饿,我是吃过饭才来的。”

周奶奶笑着把碗放在书桌上:“那待会再吃。”

月颜本想继续拒绝,周奶奶已经出去了。

仇非淡笑道:“我奶奶就喜欢给人做吃的,月月待会吃完再走。”

啧啧,这得是啥家庭啊。

月颜摇头:“我妈妈说不能平白在别人家蹭饭,而且我真的刚吃完饭。”

为了证明是吃饱了才出门,她还特地拍了拍微微凸起的肚子。

月颜心里叹气,肚子能鼓起来完全是因为里面全是面汤。

这可爱的小动作让仇非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邻家小妹妹。

他高烧一个月后恢复了记忆。自己原本是星际科学家,凭借实力考进首都星的中央实验室,本该前途无量却在入职报到当天遭遇飞船失事,千分之一的概率被他撞上。本以为必死无疑,结果莫名穿越到这个世界,还是一本书里的世界。

他是一个前期没有存在感,后期才有重要戏份的男二号。

由于父母保密工作的缘故,他目前跟着外公一家住,他和母亲姓,现在叫周博衍,这是外祖父给他起的名字。

书中前期并没有这个人物。

但他知道剧透,自己会在未来更名为仇非,是书里的冤种男配。

仇是他父亲的姓,因为这个姓氏稀有,很有可能会被某些势力注意到,父母给他改了名字,把他送到外祖父家的城市,生活在这简陋的居民楼。

在邻居眼里,他是父母双亡的可怜孩子。

万幸的是他的智脑也跟着他一起来了,发烧后他才在脑海中感应到智脑的存在。智脑没有损坏,只是由于能量不足暂时休眠。

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就算智脑恢复也做不了什么。但凡他高调表现出天赋,或许就会被特务注意到。

是的,这个落后的时代有不少潜伏在人群中的特务。他们任务各不相同,然而针对仇非一家的无非就是找到仇非本人,绑架他用来威胁他的父母。

家里人不知道他还记得真名,他只能强迫自己暂时忘掉,不给大人添乱。

月颜很久没看过俄语原文,此时捧在手里有种看天书的意思,她尴尬地放下书道别。

“小非哥哥我该回家了,下次再来找你玩。”

周博衍点头:“欢迎月月下次再来找我玩,哥哥的大名叫周博衍,博学的博,繁衍生息的衍,小非是我小名。”

原来不是叫周小非。不过周博衍这个名字原著一个字都没提到,这个邻居朋友真的能处。

月颜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嗯,我记住了。周博衍哥哥你好,我叫月颜,月亮的月,颜色的颜。”

她还对邻居哥哥伸出了手,这个时代青年男女交朋友握手是很有礼貌的表现。

而周博衍在听到她名字的时候,眉心跳了跳,这个名字不是书里的工具人女配吗?

在他的视角里,月颜是个可怜又可悲的角色。她失去自我,反复被主角利用,主角发达后她被一脚蹬开。当然坏事都是她做的没法洗,最后悔悟的不算晚,却仍旧免不了牢狱之灾。

站在他面前的小姑娘是乖巧俏皮的邻家妹妹,怎么都不像是未来坏事做尽的恶毒反派。

他仔细想了下,或许正是因为小姑娘天真单纯,才会被主角利用,最后一步步错下去,没有回头路。

周博衍对月颜的第一印象很好,很有礼貌也不聒噪。虽然穿得不算好,但是衣服干净整洁。

小丫头瘦巴巴的,梳着两根浓密的辫子,标志的鹅蛋脸,一双眼睛又大又圆,满是天真无邪。

他不忍看到单纯的小姑娘被主角害了一生,尤其是对自己带有善意的邻家妹妹,能帮就帮一把。

他叹了口气,伸手回握:“月月的名字真好听,要是无聊可以来找我玩,哥哥这里的外语书都可以给你读。”

月颜交到了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好朋友,她忍不住嘴角上扬。

“好呀,我最喜欢读书了!小非哥哥在哪个学校,我是二中的,开学就升高二了!”

周博衍失笑:“那不巧了,我是一中的,开学就念高三。”

这下月颜更放心了,果然不是原著人物,主角们再厉害也进不去一中。

虽说二中不差,和一中比还是差太远了。举个例子,一中的学生只要考上大学,二十年后基本都是高官。

她“仰慕”道:“小非哥哥好厉害呀,那我要是有不会写的难题就来向你请教!”

周博衍浅笑:“随时欢迎月月。”

这个时候的作业并不难,甚至考试都不难,高中没有晚自习和补课,应该是最自由的一批学生。

高考恢复不到十年,这个时候大多数人的想法几乎都是去专科比念大学有用。

月颜肯定是想拼一把,尤其是这一世她还有家人,她就更想拼一把国内顶尖学府。

在家里帮着母亲干了两天活,月颜得到了新书包。虽然是红色碎花,并不显得老土,还有种小清新的感觉。

这个时代大家穿得衣服都是深色,比较耐脏,红色碎花书包很是惹眼。

文红玉的手艺不错,还给她做了两个大红蝴蝶结。

月颜想了想把蝴蝶结绑在辫子上,这一世她也有资格对着家人臭美了。

开学第一天,月颜尽管提前说了自己可以一个人去报道,文红玉还是不放心,亲自和月怀德一起送她去报名。

缴完学杂费,有几个女生站在一起对月颜指指点点。月颜自然注意到了她们,不过没有放在心上。

她和母亲在树荫下乘凉,爸爸去帮她领课本了。

那几个女生扭扭捏捏走过来。

“这位同学,你辫子上的蝴蝶结真好看,请问是在哪买的?”

月颜没想到她们讨论自己是为了这个,她还以为是女主的小跟班呢。

文红玉激动不已,她家月月刚开学就这么受欢迎。

“这是我给我家月月做的,你们是几年级的学生?”

“我们是高二文科四班的,才从三中被分过来。”

月颜想起来三中剧情了。小说一开始就是三中被拆除重建,学生大半都分到了二中,其中就有同班的男女主。

文红玉高兴不已:“那你们和我家月月是同班呢,她也是文科四班。”

几个女生很高兴,

“好巧啊,你叫什么名字?”

月颜扯了扯嘴角:“月颜。”

不是她不想交朋友,是学校里的同学最后不是女主的狗腿就是和女主对着干的反派,这就是玛丽苏的魅力。

“哇,你的名字好好听,我叫王荷翠,这是我同桌陈冬梅。”

“我叫张翠平。”

“还有我,我叫马晓丽。”

几位女生争先恐后介绍完自己,月颜心里凉了一截。

乖乖,她这是进了恶毒女配大本营吗?

这几位都是书里前期鼎鼎有名、让读者恨得牙痒痒的炮灰。她们各种针对女主,散布谣言诋毁,以及对女主恶作剧恐吓。月颜的作用就是对付她们顺便维护女主的白莲花人设。

唉,她们几个人凑在一起,干脆叫复仇者联盟算了。

她本想有多远躲多远,大家自求多福得了。然而文红玉已经答应让她们来家里,给她们每个人都缝一对蝴蝶结。

文红玉在服装厂上班,碎布还是能拿点回来的,只要不拿去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月颜观察她们对蝴蝶结的热爱,甚至恨不得和自己拜把子,她突然想到一个赚钱的生意。

和几个女生交换了名字,她们叽叽喳喳离开了,月怀德带着两根冰棍满头大汗跑回来。

“给,你们快吃,别让冰化了。”

他额头的汗都没空擦。

月颜把冰棍给父亲,她掏出小手帕踮着脚要给父亲擦汗。

月怀德连忙后退:“我自己来,别把你的新手帕弄脏了。”

月颜听得难受:“你是我爸爸,我又不嫌弃你。”说完硬是拽着月怀德胳膊给他擦汗。

她上一世身体不太好,基本不吃生冷的东西,担心冰棍被热化,趁父亲不注意塞到他嘴里。

“您大热天跑来跑去的忙,就应该吃冰棍降降温。”

文红玉在一旁看得心里柔软,女儿真的懂事了,会体贴爸爸了。

月怀德的双手无处安放,他一直和女儿不太亲近,女儿以前嫌他身上有汗臭味,从来不会主动靠近自己。他虽然面上笑呵呵,心里还是会难受孩子的疏远。

他努力想做个好父亲,才知道女儿是嫌弃他不体面的工作,嫌弃他不是工人。他无可奈何,他是乡下穷小子,只擅长力气活,不去给人拉车,家里总不能只靠妻子一个人的收入支撑。

不远处一男一女同样在树下乘凉吃冰棍。

女生穿着白色碎花连衣裙,她说话声音轻柔:“那个女孩好可怜,连冰棍都吃不起,一根冰棍才两分钱,她爸爸肯定不是工人。”

她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优越,乡下人的女儿长得再好看也没出息。

这个年代工人很好分辨,大多数工人都会穿发放的厂服,梳着干脆利落的发型,而工人工资最低是36块钱。

男生表情有过一瞬间不自然,他舔着冰棍“嗯”了一声,算是赞同女生的话。

曹文凯曾经是乡下人,他是家里的老幺,从小就被夸是念书的苗子。

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嫁到城里的姑姑因为生不出孩子收养了他,他才成为城里人。

虽然已经和农村没有联系,他对童年的记忆却忘不掉。正是因为忘不掉那段生活,他才更想过好日子,比如抱上厂长女儿。

这个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正是原著女主角苏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