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太惨了吧,穿书了!

月颜终于看完这本五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她缓缓在评论区敲下几个字。

“没看出来女主有多努力,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火,还以为是一本女性独立奋斗的励志小说,失望至极。”

《苏玉的奋斗史》全书都在讲80年代普通人女主靠着善良的品质总是不经意就会得到贵人帮助。她和初恋男友白手起家,从校园到中年互相扶持,看得月颜这叫一个憋屈。

作者到底知不知道底层普通人是过得什么样的生活!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本书有个和月颜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她完全是为了这个女配看下去的。女配坏事做尽,脑子蠢笨,看得月颜恨铁不成钢。

但她有个抠门的习惯,钱都花了,必须坚持看完。

看完书她怎么都不得劲,难道所有叫“月颜”的命都不太好?

月颜辗转发侧,深夜躺在床上网抑云。和她同名的恶毒女配到最后坏事做尽都有家人不离不弃,她自己赚钱后坚持做慈善连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就这么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

捧着脸蹲在家门口数蚂蚁的月颜想不明白,她只是深夜网抑云而已,没想到真穿到书里了!

大腿都被自己掐青了,竟然真的不是梦。

说实话,心里有点慌。

“月月,该回家吃饭啦!”母亲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月颜无奈起身。

整本书虽然不太行,最戳她的就是女配的家庭线。无论怎么离经叛道父母都不离不弃,最后女配幡然悔悟和父母抱在一起时月颜还贡献了几滴眼泪。

月颜上一世十六岁离开孤儿院,靠着优异的成绩免除学费,寒暑假都要打工赚生活费。学校知道她的困难,奖学金评选她都能拿到最高一档。

上一世她没有家人却遇到了很多好心人,可心里终究是意难平。她一点也不差,还考上了名牌大学,为什么会被抛弃在孤儿院门口。

大概是过于不幸,她上大学以后闲暇之余就喜欢看小说,尤其是喜欢看女主自力更生奋斗的励志小说。

《苏玉的奋斗史》就是她无意间看到的一本,并且因为是大热IP改编的小说火爆全网,她就跟风看了。

说实话剧情还是经典套路文,和她看过的文相比就很一般,但架不住铺天盖地营销。

然而万万没想到,第一章出现恶毒女配和她同名。一开始她是想看看同名女配能有多招人恨,结果被作者寥寥几笔描述的家人吸引。

她不止一次边看边叹气,要是她是女配,一定不会伤父母的心,她恨不得钻进屏幕抱抱这对可怜的父母。

月颜背着手进门,今天的饭是水煮米,连稀饭都算不上,馒头硬邦邦的她怕崩了牙,可不吃饭半夜睡觉肚子能唱一出空城计。

爹妈都埋着头吃饭,菜里没有一滴油,好歹咸菜能吃个味儿,她含着热泪把馒头泡在饭汤里,想吃大米饭。

但是她不能说,家里原本就没什么钱,即便她早就知道,她还得装乖一阵摸清楚父母的性格。

原著的月颜是大小姐脾气,十六岁了还和小孩似的喜欢闹脾气,动不动就大喊大叫,因为这样家里人才会更关注她。

让她一个二十二岁的灵魂装嫩,月颜老脸一红,总比被发现破绽的好。

而与此同时,与月颜家相隔一层楼的周家,发烧多日的小孙子仇非终于退烧了。

月颜吃完饭,帮着母亲一起洗碗。

“下周一就要入学了,晚上妈妈拆件旧袄子给你缝个新书包。”

月颜心里一酸:“我不要新书包,家里不是有装米的布袋子吗,我就用那个。”

文红玉笑着伸手轻轻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那怎么行,同学们不得笑话你,我们大闺女也有新书包。”

月颜抱住母亲,埋头蹭了蹭:“那你不要晚上缝书包,对眼睛不好。”

文红玉欣慰道:“好,我们月月懂事啦,知道心疼妈妈了。”

这本书是架空,不过目前来看应该是属于八十年代中期,很多大事还是按照她上一世的世界发展的。

她妈妈文红玉是服装厂职工,爸爸月怀德是蹬三轮车载客的。

原著一句话讲了女主家庭背景,她这种用来衬托女主的恶毒女配也有家庭背景介绍,月颜父母每次出场就是给女儿收拾烂摊子,给人赔礼道歉。

原著有写月颜因为父亲的工作很厌恶这个家庭,觉得被同学看不起。

月颜穿书后有了原主的记忆,父亲是母亲下乡时认识的,后来母亲回来的时候文红玉家里找关系把月怀德带到城里。

相当于月怀德如今是上门女婿。

月颜知道这对父母,看书时就很羡慕,他们对女儿疼爱有加,哪怕最后都没放弃她。

父亲月怀德因为干的是力气活,一身肌肉看着就有安全感,完全满足了月颜对父亲的幻想。

而母亲文红玉做事麻利,她是知识分子,对待犯错的月颜从来都是耐心教导而不是打骂。

除了糟心的女主剧情以外,月颜其实很感谢穿越大神让她来到书里,有了幸福的家庭。

她对于历史了解的不是很详细,但历史课本上讲过一些大事。

比如过两年要迎来下岗潮,那么女主的厂长爸爸就要失业;比如九十年代的互联网行业兴起,经济危机等等。

她猜测女配之所以和女主玩得好,就是因为女主爸爸是服装厂的厂长,而文红玉是服装厂职工。

月怀德从外面溜达回来。

“先前我上楼的时候,听到楼上周家的小孙子醒了,断断续续发高烧一个月,听说差点救不回来。”

月颜咬着手指,思索自家楼上住的是谁。

周家?没什么印象,应该不是主要剧情人物。

她很怕遇到书里的角色。这本书仅有的正常角色是个人傻钱多的男配,结果大结局出车祸成了植物人,女主接手了他的公司,让男主的商业版图彻底壮大。

月颜大为震撼,言情小说果然不需要任何逻辑,但这根本不合理好吧!

谁知文红玉拍了拍月颜的手:“你去楼上看看,妈妈这会走不开。”

月颜不想去,她想黏着母亲。

“妈,我不想去。”

文红玉柳眉一竖:“妈妈怎么跟你说的,大家是邻居,远亲不如近邻。”

月颜不情不愿地拿着两颗鸡蛋上楼,她想让文红玉多吃些补品,剧情里文红玉流产过两次,作者字里行间描写的都是男孩。

她家住的是租的普通里弄房子,室内带卫生间,日子过得省吃俭用。

虽然文家人接受了月怀德农民的身份,那是因为文红玉第一胎是女儿。文红玉必须要生一个姓文的儿子,文家才会让他们住回去。

月颜反正是不想回去。文家有四个儿子,文红玉是仅有的女儿。她三个舅舅都结婚了,大家住在一起,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鸡毛蒜皮的琐事太多了。

可是她知道父母很期待有个孩子,不是重男轻女,是想让自己有个伴。

“砰砰砰。”月颜使出吃奶的力气敲门,周家的门是新换的木头门,敲门力度轻点还听不到。

“谁呀。”屋里传来老人的声音。

“奶奶,我是楼下的月颜,我妈让我上来看看…哥哥。”出门前忘了问周家的孩子叫什么名。

“啪嗒。”门被打开,月颜把鸡蛋交给周奶奶就想离开,谁知周奶奶拉住她,笑眯眯道:

“月月进来坐会儿,小非才醒来,你们同龄人有话说。”

月颜若有所思,原来叫周非吗?

原著没这个人,能处。

月颜只得跟着进屋。

一进屋她就看出周家是大户人家,反正家里家具挺多的,这个时候各种票虽然都淘汰了,想买东西可不是方便的事,限购政策,没点门路还不行。

进了周小非房间,人家竟然有书桌和书架,上面还有外文书籍。

妈呀,这哪是大户人家,这简直是富贵家庭吧!

她一时之间过于震惊,不知该说什么。

靠坐在床上,腿上搭着被子的仇非见邻居家妹妹惊讶地盯着他书架,毕竟人家是来探望他的,便主动打招呼:

“月月是想看那本书吗?我可以给你念两段。”

月颜一时之间心情复杂,八零年代会外语的男生竟然还不是主角,她这个穿书女配比不过。

但她还是想看看对方的水平。

“那我想看这本。”她随手抽了一本俄语书。

仇非对她笑了笑:“正好我会。”

对方青春期刚变完声,说话慢条斯理,声音涓涓如悦耳的溪流,像播报员一样的声线读着俄语原文,月颜觉得他有种超出同龄人的早熟。

一篇故事读完,月颜是真的明白这位邻居深藏不露了。

她俄语不算很精通,仅仅能够日常交流。邻居哥哥发音很标准,是接近于播报员的那种标准。

明明邻居小哥和她一样大,不对,应该比她大一岁,书桌上是高二的课本。

月颜有了和邻居周小非交朋友的念头,她远离主角阵营肯定要有自己的交友圈子。

“小非哥好厉害!你可以教我学习俄语吗?”

仇非笑道:“月月怎么知道这是俄语?”

糟糕,这就露馅了。

月颜仰起天然无害的笑脸:“因为舌头绕来绕去的就是俄语啊!”

仇非失笑,他真是精神紧绷了,才会以为月颜也是穿越者。

“红糖水来咯,月月来喝红糖水,奶奶特地加了鸡蛋。”周奶奶端着两碗红糖水进屋。

月颜听得口水直流,红糖鸡蛋,多么奢侈的东西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