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199.心理疏导

……

韩知礼执意要到月颜的联系方式,原本他只是要个家庭住址让家里亲自上门道谢,谁知月颜给他留了一串号码。

这让他更加重视月颜的身份,他是知道天枢手机的,家里大哥就有一台手机,不过平时大家都是轮流着用。

等他有钱了也要给自己买一台,不知道这家天枢品牌的创始人是哪位,可惜以他的身份还不能找上门结识对方。

月颜不想和韩知礼接触太深就是担心原著后期剧情太毒,万一她跟人关系不错对方又和苏玉跑了,那真是要呕吐血。

这种感觉就像是玩的好的朋友跟她最讨厌的人突然玩到一起去了,隔应的慌。

而且就算韩知礼是无辜的,男二到现在都没有出场,到时候如果男二和韩知礼都对苏玉的主角光环免疫,她亲自向韩知礼道歉,反正现在月颜不敢赌。

哦,不仅仅是韩知礼,韩乐也是。

这可是苏玉的小奶狗,一直到大结局还在等着苏玉去他的私人餐厅,只可惜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下场就是他坏了自己的口碑。

达官贵人开始能容忍他的坏脾气是因为他性格本就是这样,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那么被他选上的人就属于是运气好,也算是变相的一种迷信学。

可后来他为了苏玉亲手打破自己的规矩,甚至毫不遮掩私心,让那些达官贵人觉得不公平。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城市最有钱的商人想去一家上档次的私人餐厅吃饭需要提前预约,还不一定能成功,结果他得知没被选上不是他运气差,而是因为店主亲自暗箱操作接待本地的暴发户和被他们瞧不起的小商人,把他们的尊严放在地下踩。

凭什么都是私人餐厅,他们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还得求着、捧着店主,店主赚他们的钱却对他们不屑一顾。而被他们不放在眼里的暴发户却可以走后门吃得满嘴流油,而且这样的事还不止一次两次。

如果这种身份的人都能在这个高档私人餐厅吃饭,那岂不是降低他们的身份档次?于是韩乐的口碑坏了下来,虽然有韩知礼替他上门赔罪道歉,但是略施小惩也够韩乐栽个大跟头。

月颜没想跟这两个人打交道,但偏偏他们像是看不到自己态度冷淡。

周博衍过来带走月颜:“我们该回去了,舅舅家已经把保姆制服了。保姆的侄子是他们其中的同伙,这次消息就是保姆给他们透露想要挟舅舅。”

月颜吸了一口冷气,这群人也太胆大包天了,连周舅舅这样身份的大人物都不放在眼里,根本就是目无王法。

周乖乖失落不已,手叉腰在原地跺脚:“还以为能来寺庙玩一趟呢,真是气死我了!”她不伤心被骗,因为坏人已经被抓住了。

她们还买了红绳,买红绳的钱是放进功德箱的,一般能来寺庙的人肯定不会把功德箱偷走,然而这个功德箱也是这群绑匪弄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赚点零花钱。

警察从功德箱里掏出四分钱还给周乖乖和月颜,两个人都拒绝了。

月颜不差几分钱:“功德箱里的钱最后应该是捐出去吧?就当我们俩捐了吧。”

这钱拿在手里隔应,白给绑匪也膈应,不如捐出去。

韩家一家老少终于爬到了山腰,抱住韩乐就嚎啕大哭,韩乐的妈妈先来向月颜一行人道谢。

她面色疲惫都遮不住风韵:“谢谢你们救了乐乐,今天兵荒马乱不如留个联系地址,等我们处理完家事再亲自上门道谢。”

“我们只是顺路恰巧遇见,人没事就好,他胳膊上有伤痕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对了,小孩子受伤过后应该会有应激反应,请多给他做心理疏导,小孩子容易心理出问题的。”

韩乐被找到的及时,绑匪还没有等的不耐烦拿他撒气,他胳膊上的烫伤和掐痕属于绑匪的仇富心理故意虐待,这些小伤疤处理得当还是会消下去的,比起在脸上留一道丑陋又恐怖的疤痕好太多了。

希望这一世的韩乐不要变成自闭儿童,她已经提醒过韩乐家人,只要注意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就不会发生惨剧和意外。别的不说起码让韩乐学会为人处事,不会因为苏玉几句话就被迷的找不着北。

月颜不由得心累,明明和自己毫无关系,却又担心韩乐未来会成为苏玉的帮手只能对他特别关注,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对孩子有什么非分之想。

周博衍显然也看出来了。

“你怎么这么关心他?还提到了孩子的心理健康?”

月颜心里苦涩,只能强颜欢笑:

“大概是因为我之前遭遇过类似的事情,所以不希望韩乐重蹈覆辙。我能走出来就是因为老家的奶奶和大伯他们对我很好,让我想开了。不过是经历了一次绑架,这世上还有很多爱我的人,我应该向前走。”

“以后不会再发生之前的事情,有我在,我会保护好你。”

月颜对他笑了笑,当时还有周博衍对她各种嘘寒问暖,让月颜原本就敏感自闭的心情更烦躁。她本来对周博衍就有着不可告人的心思,这人还一直在自己面前装暖男,这谁不心态崩掉啊!

好在最后两个人话说开,周博衍不是对自己没意思,相反就是因为他对自己有好感所以才不敢轻易表白。这个时代对女性并没有那么自由,村里的闺女穿裙子还会被老一辈人指指点点,更别提早恋这种离经叛道的事。

月颜现在能理解到周博衍当时的想法。两个人是青梅竹马,而周博衍这么优秀的人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所以他采取的政策就是温水煮青蛙,让月颜习惯他的存在和强大,以后就水到渠成走到一起了。

不得不说周博衍的小心思挺多,表面一本正经,壳子里面黑的没边,月颜就喜欢这样的。

周博衍大概没想过还有一种剧情是竹马敌不过天降,还好月颜自己勇敢争取了。

不过月颜当时确实是有一段时间的心里阴影。具体表现在她只要在路上看到落单的陌生中年妇女或男人,只要对方跟在她身后或是走在她身边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提高警惕。

不知道这算不算应激反应?反正这个情况月颜到现在都改不掉,只有出门坐汽车的时候心里才会踏实,或者跟人结伴出门才安心。

所以说周博衍考虑的面面俱到,态度坚决的为月颜找了保镖兼任司机接送她上学放学,起码让他在外地放心。

月颜在心里偷偷表白男朋友,就是不告诉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