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197.韩知礼与韩乐

……

周乖乖在树下拍照。云程出远门没带手机,迷你版手机还丢了,只能帮周乖乖当拍照工具人。

她拍完照:“好啦!咦,表哥他们去哪了?”

周乖乖和云程干瞪眼。

她不满道:“肯定是表哥带着月颜姐上去了,我们也上去找他们吧!”

云程左顾右盼,也没看到月颜的在哪。

两个人只得先往山上走。

而周博衍和月颜在小广场通往下山的位置,他们上来也是一脸懵,人哪去了?

月颜给周乖乖打电话,得知他们马上就要到山上的寺庙了,就叮嘱她不要乱跑。

月颜收起手机:“走吧,他们还以为咱俩上去了,已经快到庙里了。”

保镖不敢离周博衍太远,生怕周博衍出什么意外。

周乖乖和云程到了寺庙,在寺庙门外的大树下等着月颜。

这里是开放式景点,大概是中午的缘故游客稀稀落落有几个,不过也有可能是工作人员。

周乖乖等了一会儿就困了,她呵欠连天:“他们怎么突然下山了?”

云程憨憨地陪聊:“可能是有什么要紧事吧。”

周乖乖只能仰着头数屋檐,就在这时她看到寺庙门内的院子里有个戴帽子的男人扛着麻袋,麻袋还在乱动,周乖乖被吓了一跳。

“哎呀!”

她一声惊呼让扛麻袋的人恶狠狠看过来,吓得周乖乖一个哆嗦。

周乖乖硬着头皮先发制人:“你…你看什么看!你袋子里装的什么?别以为我没看见,一直在动呢!”

男人看到是俩小孩,对他们露出邪笑,就连云程都被吓得打了个哆嗦。

云程在周乖乖身边小声建议:“要不…咱们下山找月颜吧?”

周乖乖脑袋一扭:“怕什么?该心虚的是他,我们又没做坏事!”

袋子里动静越来越大,男人似乎一点都不怕被抓包,好像不知道麻袋里装的是什么?

直到云程拉着周乖乖就跑。

“他肯定是在等同伴,我觉得他不是好人。”

周乖乖跑了几步就没力气了,她扶着膝盖大喘气:“等等,我们给月颜姐打电话,表哥带了保镖,他们肯定不敢过来的。”

两个人一边快速往下走,一边给月颜拨电话。

突然从林子里窜出一个男人直接抢了周乖乖的手机,两个人吓得魂飞魄散抱在一起。

云程关键时候把周乖乖护在怀里。

抢走周乖乖手机的男人拿着刀子:

“识相的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云程给他了一块钱,掏空口袋示意自己只有这点东西。

周乖乖被吓得脸色惨白,她身上值钱的有手表和项链?手表是亲子手表想要解开很麻烦,项链是奶奶给她的,从小戴到大,她不情不愿地交给坏人。

“这个手表是亲子手表,没有另一只取不下来。”

谁知抢劫犯并不领情:“好说,把你手伸出来。”

周乖乖意识到他要砍自己的手,背着手瑟瑟发抖,不让他碰自己。

云程把周乖乖护在身后:“这位大哥,我们身上值钱东西全都给你了,她这手表是带定位的,拿在手上就是烫手山芋。这是天枢牌子的手表,拿走卖不掉也用不了。”

抢劫犯半信半疑:“你小子要是敢糊弄我,当心我半夜找你家里去。”

云程强迫自己镇定:“不骗你,天枢品牌的产品都是自带定位的,大哥可以去问问。”

抢劫犯转身离开。

云程正要松口气,背着麻袋的男人离他们只有十米远,对着他和周乖乖邪笑,吓得云程差点心跳骤停。

要不要这么吓人?

好在月颜和周博衍已经赶到了,周乖乖连忙大喊:“表哥,那个人抢了我项链,是奶奶留给我的!”

周博衍眼神冷冽,让月颜和周乖乖他们汇合,自己追了上去。

周乖乖看到表哥的保镖们还在站着连忙吆喝:“那个人手上有小刀,你们快去帮表哥!”

周博衍让他们保护月颜,可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周博衍,但他们又不能不听周博衍的话,最后还是领头保镖跟了上去。

月颜看到背着麻袋的男人,让周乖乖和云程来她身边。

“你哪位?”

这时麻袋又剧烈地晃动起来。

月颜眼神一紧,看这轮廓显然是个人。

男人见他们三个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试图和他们套近乎。

月颜猜测他应该有同伙,没一会儿最早去追人的保镖出来了。

他们一人摁着一个人。

“周先生他们还在里面,这两个是发号施令的,被我们先控制住了。”

周乖乖和云程松了口气。

背着麻袋的男人脸色大变,他撒腿就想跑,可惜根本跑不掉。

月颜飞起一脚踹在他小腿,男人跪趴在地上。

“我…我不认识他们!”

月颜笑了;“我还没问呢,你急什么?”

月颜解开麻袋,从里面爬出来一个男孩,个头瘦瘦小小的,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周乖乖忍不住同情小孩:“他好可怜啊。”

月颜问保镖:“刚刚抢劫的跟他们是一伙吗?”

保镖踹了一脚被他制服的人。

“说话。”

男人低着头:“不是,我们划分了地盘,互不侵犯。”

保镖又是一脚:“还互不侵犯?你以为这是你家地盘?”

小男孩被月颜救出来,他一声不吭紧紧贴在月颜身边。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只是摇头,眼里满是恐慌。

月颜心里叹气,这孩子被吓到了。

那个男人应该是绑架犯,要是人贩子不会看到他们只是干瞪着。

保镖又是一脚:“说,这小孩是你们从哪偷来的?”

背麻袋的男人不敢说,他的同伴挨了打只能老实交代。

“是一家饭店老板的儿子,我们就是想问他家要点钱,没想着害人。”

月颜忍不住嘲讽:“怎么?你还觉得你高尚了?”

这人想反驳,又是刚见到月颜一脚把他同伴踹倒,他不敢嘴硬。

月颜追问:“你们盯了他多久?”

“半个月,他家里看得太严了,我们趁他在店门口玩把他抱走的,不信你问他,我们真的没虐待他!”

小男孩摇了摇头,主动伸出自己的胳膊,挽起袖子让月颜看。

胳膊上全是淤青和烟头烫出来的痕迹。

月颜冷着脸:“这就是你们说的没虐待?”

绑架犯说不出话,他们哪想到会被人发现。这庙早就是他们的天下,本地人根本不来这。

今天也是收到消息说有个大人物的闺女会来这里,他们一时间没分清楚是哪个,反正只要上来就别想毫发无损的离开,结果正在观望的时候被人一窝端了。

这小男孩家里正在筹钱,他们没想过把人活着放回去。所以就有事没事对着他撒气,看到有钱人的孩子活的顺风顺水就心烦。这孩子跟个哑巴似的不说话,谁知道内里焉坏。

他们能编鬼话,月颜同样能猜到他们在想什么。

都已经看到绑匪的脸了,还能有活命的可能吗?这群人估计已经把庙景点占了。

民间有一句俗语: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

大概意思就是古代的庙基本都是位置偏僻的。乞丐、逃亡罪犯、山贼草寇和江湖人士会霸占寺庙当成他们的避难所或者据点,进去就是被谋财害命。

所以这个旅游景点并不是因为天热没有游客,而是早就被这群人给占领了。

刚刚那个抢走周乖乖手机的未免不是不认识他们,一山不容二虎,说不定还是一伙的,就是在戏弄他们。

和月颜猜的一模一样,他们今天的目标就是周乖乖,只是一时间分不清月颜和周乖乖谁才是他们的目标,反正整个地盘都是他们,月颜她们一群人都跑不掉,就派抢劫的男人过来试探,确定周乖乖的身份。

月颜让周乖乖给家里打电话,不要惊动保姆,直接给她妈妈打过去,找人把保姆控制起来。

难怪周乖乖今天突然要来寺庙玩,要不是因为保姆提到这地方,还说许愿特别灵,谁会直接来土匪窝。

这群悍匪今天栽了的主要原因是被月颜发现了拖走上一任游客,并且周博衍带了保镖。

保镖一开始没跟着上山,但他们同样觉得很奇怪,如果寺庙真的很灵验为什么没多少游客?他们猜错可能是寺庙的规定没有多想,接到周博衍的电话后他们就提高了警惕。

保镖们是单独开的车,他们是随身配备武器的,遇到有人意图绑架周博衍的紧急情况有权当场击杀。他们接到周博衍电话后全员配备武器上了山。

只能说这群悍匪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他们身上没两把刷子,甚至连武器都没有,如果小刀算的话;以及不知道被谁传出去的许愿很灵验。

其中一位保镖感慨:“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伙见不得光的耗子躲在寺庙的路上谋财害命,难怪海城会有那么多破不了的悬案。”

树林里的巨坑遍地白骨,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人,或许是从古代就延续着的。

每年都有失踪的人,只是都失踪在去寺庙的路上或者回来的路上,没有人想过寺庙会被坏人霸占,或许想过的人早就不在了,没法给后人警示。

为了安全起见大家没有进入庙里,而是直接报警等警察过来处理。

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人埋伏?闹出这么大动静也没见庙里有反应,说不定就是鸿门宴。何况只抓小喽罗也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谁能想到来一次寺庙就救了一个未来的私房大厨呢?这又是原著里苏玉的金大腿之一。

原著里除了男二仇非对苏玉无偿提供帮助以外,另一位男三就是这个小孩的叔叔—韩知礼。

月颜大概猜到小孩叫什么名字了—韩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