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194.友谊

……

云程被打了定心针才放宽心。

他呵欠连天:“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快要困死了,能不能先回去补个觉?从我一觉醒来身上被偷得一干二净我就没睡过,前两天又是因为心里愧疚没睡好,我现在感觉胸闷气短。”

屋里偷听的两个人站起来,周乖乖蹲的腿酸,站起来一个没站稳,被周博衍及时扶住。

周博衍皱着眉头:“你身体太娇弱了,以后很容易生病,要多锻炼。”

周乖乖吐了吐舌头,表哥这么呆板无趣不知道月颜姐姐喜欢他哪里?

周博衍继续教育她:“人家既然千里迢迢过来给你赔礼道歉,你态度好一点,不要总是闹公主脾气,这样怎么能交到朋友?”

周乖乖不服气:“你还说我呢?你也没有朋友啊!”

周博衍不理解她的意思:“我为什么要交朋友?智商不在一个级别没法跟他们交流。”

周乖乖总觉得自己被骂了,嘟嘟囔囔打开门。

她笑眯眯招呼月颜:“姐姐来分蛋糕!吃完蛋糕我们就回去。”

月颜对云程点头。

“吃个蛋糕再回去睡吧,今天是周博衍生日,你来的凑巧。”

云程边走边叹气:“大哥喜欢什么礼物?要不是问你借了钱我连礼物都给大哥买不起。”

月颜无奈:“你作为被他补过课的幸运儿,他想要的礼物大概就是别给他丢脸。”

云程好奇追问:“那要是我马有失蹄,丢脸了怎么办?”

周博衍语气凉凉地从他身边路过:

“那就不要告诉别人我曾经给你补过课。”

云程憨憨地笑:“我会努力的,等回去我给大哥补礼物,大哥是不是回去后要办升学宴?”

周博衍和月颜都没想到这茬,倒是周舅舅被提醒了。

“咱们办两次,收到录取通知书咱们在海城办一次,等你回去再在安城办一次。”

周博衍想推辞掉,他感觉办升学宴自己就像是商品,被往来宾客观赏。

月颜轻轻拽了拽他袖口。

周博衍低头看见月颜眼巴巴的祈求他:“办吧。”

他无奈答应:“嗯,那就办吧。”

虽然他不喜欢,但是谁让女朋友喜欢呢。

月颜倒不是为了面子,只是这种金榜题名时对周博衍意义非凡,还是要让人知道的。

她的男朋友是高考状元,可惜早就被保送了。出成绩当天是学校的人敲锣打鼓来报好消息的,月颜当时不在家,妈妈和保姆都去周博衍家凑了热闹。

新闻媒体得知周博衍早就被提前录取,高考只是想不留遗憾,不由得感慨人与人之间果然隔着巨大鸿沟。

寒门学子复读几年只想上大学,哪怕是大专。而有些人生来就在天赋上碾压别人,不把高考难度当一回事。

周博衍保送首都大学的消息被公开后,一中门口的庆祝横幅挂到月颜放暑假还没拆,估计会一直挂到新学期。

月颜心里是格外崇拜周博衍的,不仅仅是在成绩方面,应该说是周博衍的方方面面都让她有崇拜感。

她自己也想变成像周博衍这样优秀的人,虽然她在科研方面没天赋,但通往罗马的路又不止一条,比如她就很有做生意的天赋,能为失业的工人提供工作,这就是自己变优秀的意义。

扯远了。云程这次过来背了书包,写生是为了搪塞他妈妈。

保镖送他上来的时候他把书包放在了车上。

他乐呵呵地向月颜邀功:“我把暑假作业给你带来了,还有成绩单,你要看吗?”

原本领通知书要每个学生到场,月颜可以例外。

云程热心的帮她把暑假作业和好几沓试卷全都带了过来,书包装的鼓鼓囊囊。

月颜:我真的会谢。

她本来可以不用写,老师说她分数保持在730以上不用写暑假作业。

云城带过来她只能写了。

火车上的小偷原本看中了云程的书包,鼓鼓囊囊的说不定装的全是钱。谁想到打开后这么晦气,好几伙人差点为了书包打起来,结果里面全是白花花的白纸(试卷)。

所以他们就死盯着云程,但凡他露出放钱的位置他们就不会客气。悲催的云程被小偷观察了一路,一直到中途云程不小心露出了手机,一群贼看的眼睛都冒光了。

这段经历太惨忽略不提,云程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

周乖乖和云程上车后,周博衍本想让月颜先上,谁知月颜直接关了车门。

月颜隔着车窗笑眯眯:“我们在路边逛逛,你们先回吧。”

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把握机会道歉和好吧。

看着周博衍脸上的错愕,月颜耐心给他解释了来龙去脉。

“就是这样,所以我让云程给乖乖道个歉,这事本来就不是大事,只是正好碰上了你舅舅工作调动,让云程胡思乱想脑补了有的没的。”

周博衍失笑:“我是想告诉你不用着急,刚刚我和她在包间门口听了一会儿,知道了前因后果。周童心就是想找台阶下,她脸皮薄。”

月颜赞同他:“我就说嘛,云程和乖乖都不是扭捏的性格,他们能玩到一起说明三观一致,朋友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有误会说开就好了。”

周博衍叹气:“周童心被家里惯坏了,得有人治治她,我倒希望云程能硬气点。”

月颜用手肘碰碰他:“干嘛,女孩子娇气怎么啦,起码以后不会被奇奇怪怪的坏男人骗,娇气才能鉴定对方是真喜欢还是装样子。”

尤其是那种渣男和凤凰男,周乖乖又是周舅舅家唯一的女儿,以后免不了找上门女婿,难免会遇到凤凰男。

凤凰男最会隐藏,她得替周乖乖严格把关,不能被几句甜言蜜语哄骗。

这么一想应该让周乖乖和陈星儿做朋友,多灌输一点言情小说的桥段,不会被男人几句话哄的找不着北。

月颜越想越担心,就感觉周乖乖明天就要成年谈恋爱了一样,她这是什么老妈子心态?

“完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担心乖乖以后谈恋爱被人骗,怎么办?”

她也不想这么想的,可是周乖乖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又乖又可爱,这样的小姑娘最容易被渣男盯上。

周博衍看穿了一切:“你觉得就她这脾气除了云程还有谁受得了?”

诶?这样吗?难道自己近朱者赤?她没感觉周乖乖脾气多坏。

月颜半信半疑:“你不会是想坑妹吧?”

周博衍揉了揉她发顶:“她好歹是我妹妹,我不会害她,她这性格再不改改云程都受不了跟她做朋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