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193.悲催的云程

……

生日蛋糕放在厨房的冰箱冷藏,月颜的打算是两个人把蛋糕分了,就不用吃午饭了。

不过周乖乖给她打了电话,说是她爸妈晚上要给周博衍庆生,已经订好了地方,并且邀请月颜一起来,蛋糕只能留到晚上带过去一起吃。

周舅舅订的酒楼在珍味楼同一条街道,只是还要再往里走一段路,这里明显就能看出来周边行人少了,停的汽车多了。

这家酒楼祖上是御膳房御厨,告老还乡在老家当地开了这家酒楼,并且刚进门立着的招牌就是皇帝亲自题的字。

月颜勉强认出来是“美味佳肴”的墨笔,在古代已经是很大的荣誉了。

当然放在现在同样不过时,店的位置修在街道最里面不太显眼,却多的是客人过来。

要不是周舅舅今天带他们过来,月颜都不知道这条街还有一家这么有名气的店,珍味楼都只能排第二了。

才刚入座,周博衍手机就响了,大家齐齐变了脸色,生怕是上面领导找到周博衍让他去帮忙。

周博衍看了眼让他意外的来电号码对众人摇了摇头。

他起身到包间门口接电话。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云程孤立无援的求助:

“老大,你们在哪?我坐火车被贼偷了,现在在海城警察局,身上空无一文,也不知道去哪里,还好我记得你的号码。”

周博衍询问了他几句,确定他没别事就是丢了东西,随后让保镖帮忙把人接过来。在场的人都认识云程,他估计还没吃饭。

周博衍回到座位,周乖乖像个好奇宝宝。

“谁的电话呀?是不是姑姑给你打的?”

周乖乖的姑姑是周博衍的妈妈。

“待会过来你们就知道了。”

周博衍过年时候都没有接到父母的电话,还以为今年父母能回来过节,结果因为内鬼没查出来上面不放心,回家的事又被搁置了。

大家纷纷好奇会是谁,尤其是听起来在场所有人都认识,难道是月颜的爸爸?

不是没这个可能,但人家好端端的安城生意不做跑过来干什么?

就在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保镖带着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着狼狈的云程进来了。

饶是平时大大咧咧惯了的云程,被一屋子人齐刷刷盯着,还是腼腆地红了脸。

周舅妈主动帮他解围:“这不是云天明家的孩子?你怎么来海城了?”

月颜招呼云程入座。

“我是…”

周乖乖心脏揪起。

云程咬咬牙,面上表情像是视死如归,他的经历太丢人了:

“我是出来散心顺便写生,没想到坐火车被贼偷了,还好下车后好心人把我送到了警察局,让我借了电话。”

周乖乖松了一口气,她就怕云程说不该说的话,比如自己不理他,妈妈肯定会当众数落自己没礼貌。

云程从进屋到坐下连她看都没看一眼,她才没有自作多情呢!

不就是朋友吗,她不需要!

周舅妈连忙给他倒水:“这可怜的孩子,怎么出门不带个伴呢,周博衍和月颜来的时候你跟他们一起就好了,不至于受这个罪。”

云程喝了口热水总算放开了,他傻呵呵跟着笑。

“我头回一个人出远门,不知道路上有这么多贼,还好带的是那个便宜手机,不然心疼死了。”

只是就算是便宜手机他也心疼,这时候不好表现出来。他身上还带了五十块钱,口袋都被划了个大洞,只有书包完好无损。

反正这事儿不能跟家里讲,免得以后他妈不让他出远门。

饭后周博衍和舅舅一家在聊天,月颜和云程是外人,便喊云程出去谈谈。

月颜从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

“你身上没钱不方便生活,我给你100块钱…你别急着推辞。这100块我不急着要,你可以慢慢还,哪怕等你工作了再还都可以。”

白送云程肯定不会要,月颜不差这100块钱,让他慢慢还心里没负担。

云程感激涕零,巴不得当场表演一个抱富婆大腿,只是走廊人多眼杂才让他没有付诸行动。

月颜像个操心的老妈子:“你要是晚上没地方住就跟周博衍回家,他家有客房,我家只有我一个人住不方便留异性过夜。”

云程忙不迭点头:“我能理解,有住的地方就行,我不嫌弃。”

安排完云程接下来几天的食宿,月颜才开始和他谈正事。

“说吧,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我不信你大夏天出门就为了写生,不是说暑假要去你外婆家吗?”

云程挠了挠头:“怎么什么都瞒不住你,那你帮我出出主意呗!我之前对她说了重话,我真的没别的意思,就是家里事情多,她又一直在我边上叽叽喳喳,我就说话重了点…”

说到这云程也很委屈。那阵子他爸工作调动,每天半夜才回家。他妈因为工厂的事食不下咽,整日里到处跑工厂问人家招不招工,替服装厂的失业工人找工作。

云程在这样压抑的家庭环境下心里也没由来的焦虑,他感觉自己白活了十七年就是个废物。家里出点事他什么忙都帮不了,只能干看着他妈每天回来嘴皮干裂,嗓子沙哑;他爸半夜回来大清早又出门,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

这种情况下云程的心态不稳定,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于是对待朋友就有点不耐烦,没想到周乖乖更决绝,直接转学搬家了,还跑这么远的城市。

他觉得都是因为他的错才导致周乖乖一家人搬到海城,月颜哭笑不得。

“你是急傻了吧?周乖乖她爸爸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

云程没怎么关注,依稀记得好像和他爸是上下级,这怎么了?

“亲,请你动动脑子,要是乖乖因为这点事就搬家,她爸爸难道是为了迁就她才来海城工作吗?”

云程脑子转了好几个弯才想明白。

“哎我这脑子怎么长的!我怎么没想到!我一听说她现在在海城,还要在这里读书,就以为是我气的,心里愧疚的睡都睡不好。”

月颜无奈摊手。多大点事儿,像是幼儿园小朋友吵架,想和好又等着人给台阶。云程搞得这么重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分手后破镜重圆呢。

月颜看出来云程和周乖乖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或者说两个人还不到感情萌芽的年龄,人家交往就是很纯洁的朋友关系。

她安慰云程:“放心,你只要态度诚恳,乖乖不是无理取闹的女孩,她会原谅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