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188.订花

……

她们去的花店,花店地方不大,但是里面品种也算齐全,就有月颜要的玫瑰花。

“请问玫瑰花多钱一支?”

售货员抬头看了一眼月颜又低头看书,懒洋洋地回答:“两毛一支,没钱别捣乱。”

这玫瑰花比白菜价格都贵,太离谱了,不过问题不大,“给我包999朵店里的花够吗?”

售货员抬起头,以为自己幻听了。

“多少朵?”

月颜淡淡开口:“999朵,我要品相好看的,滥竽充数的不要。”

售货员立马记下来:“你等等,我打电话问一下花够不够,花苞可以吗?就是半开的那种,不影响美观,还能多放几天。”

月颜点头:“可以,前提是要美观漂亮,修剪过的。”

售货员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笔的生意,连忙给供花的农民打电话,问他们花够不够。

月颜其实心里也忐忑,要是没有999朵的话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99朵,那就不够有视觉冲击力了。

钢铁直女也想让男朋友收到礼物后感动哭了。

周乖乖在一旁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事。

她轻轻扯了扯月颜的衣角:“真的要买这么多吗?”

虽然月颜姐姐不差钱,可是999朵是什么意思?

天真单纯的周乖乖不懂,但她心里隐隐感觉到月颜姐姐和她表哥好像真的有什么关系。

爸妈也没告诉她,好想问哦。

可是不敢。

月颜揉了揉周乖乖的小脑袋,她压低声音:“不要胡思乱想,你都喊我姐姐了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周乖乖的眼神从不解变成惊喜,她激动地小声开口:“那你以后就真的是我姐姐了!”才不要叫嫂子呢,叫姐姐显得亲近。

老天爷呀,保佑月颜姐姐和表哥一直一直在一起,这样月颜就是她的姐姐了。

月颜怎么看不出来周乖乖的小脑袋瓜在想什么,这一脸的小表情活像个CP粉。

她还是叮嘱周乖乖:“不要告诉别人哦,这事我们没有跟别人讲过,一切顺其自然。”

周乖乖傻乎乎问月颜:“那阿姨知道吗?不会拆散你们吧!?”

她一定要藏好这个秘密,管住自己的嘴,可千万不能让阿姨知道了。

“你呀,怎么想这么多?我妈妈当然知道,她不赞同也不反对,只要我学习成绩不落下,不做出格的事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乖乖一脸羡慕:“真好,不过我妈妈要是知道我谈了朋友,应该也是这样吧?”

月颜笑话她:“你才多大呀,就开始春心萌动啦?”

“我提前幻想不行嘛!我以后会遇到我的王子,他要长的好看,还不能比表哥差,不行不行,表哥那么厉害找不到第二个,这个要求放宽一点,得让我崇拜他才行。算啦,我连喜欢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呢,月颜姐姐,你喜欢哥哥哪里呀?”

月颜想了想,周博衍任何一点她都喜欢,她眼里周博衍没有缺点。

至于经常异地恋和偶尔回消息慢,这点对别人而言可能有点瑕疵,但对月颜这种事业型的来说刚好。

“嗯…不能告诉你。”

周乖乖拽着月颜的手:“讨厌,告诉我嘛,我一定不告诉表哥。”

月颜随口敷衍:“我喜欢你表哥长得好看,而且他让我有崇拜感。”

周乖乖并没被这个回答打击到。

“我也觉得表哥长得好看,可惜他总是打击我,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月颜心想那可能不是打击,而是实话实说,还是不说出来伤害小朋友了。

售货员挂断电话:“女士,您的花急用吗?农户今天摘了可能送不过来,明天才能拿到。”

月颜也不是今天才要,当天现摘的更好。

“可以,我可以后天再来拿吗?我提前付下定金,后天我让人过来拿顺便付尾款。”

售货员求之不得:“那太好了,999朵花是199元钱,加上包装费和手工费一共是210元钱,定金付100元钱可以吗?”

月颜二话不说付了钱,拿到热乎的定金发票,周乖乖缠着她要逛街。

现在时间还早,家里也没事,就带着周乖乖去购物了。

月颜和周乖乖特地去的是比较热闹的街道,这里路边摊什么都有卖,月颜甚至看到了漂洋过海过来的碟片。

当然封面也不可言说,只能拉着周乖乖不让她看。

这个街道摆摊的很多,周乖乖连续对好几件衣服种草,都被月颜硬拉了回来。

“漂亮的衣服来路不明,乖乖穿什么都好看,想买衣服去正规店里买。”

这是洋垃圾泛滥最严重的时候,路边摊真的不保险。

周乖乖依依不舍:“可是那条花裙子好漂亮哦。”

月颜看了眼裙子的款式,其实就是碎花裙加泡泡袖方领的设计,挂在那儿光看着就很像小公主的裙子。

看周乖乖不死心的模样,月颜只能叹气妥协。

“走吧,我们去找个布行。”

周乖乖满脸雾水,懵懵地跟着月颜走。

“去布行干什么呀?”

“扯布,那个裙子没什么设计,看你都舍不得挪眼,那么喜欢我给你做一条,待会去了自己挑喜欢的布。”

周乖乖兴奋不已,心里那点不舍化为激动。

“姐姐好厉害,连做衣服都会!”

月颜无奈,还好是个普通裙子,设计再复杂一点她就不会了。

自己虽然针线活不行,这点手艺还是有的。

周乖乖来到布行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花蝴蝶,扑来扑去,哪个都喜欢,她抉择不出来,只能让月颜帮忙挑。

月颜给她挑了淡蓝色的布料。

说来也奇怪,明明布行的布料有这么多颜色可以选择,而且也不落俗。怎么服装厂做出来的款式就那么难看,甚至都不愿意创新。

付钱的时候老板看起来愁眉苦脸。

周乖乖心直口快:“老板,怎么我们跟你做生意你还不高兴啊?”

老板笑容苦涩:“店都要倒了,笑不出来。”

周乖乖不理解:“为什么?你家店除了位置偏一点,布料这么多颜色呢,怎么还会生意不好啊?”

老板正是因为想分第一杯羹,才迫不及待买了些颜色大胆的布料。结果当地的服装厂并不买账,依旧是该做什么款式做什么款式,任凭年轻人喜欢洋人的衣服样式,他们就不做。

目前市面上卖的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基本都是从外面运进来的,可能都不是一手货。年轻人穿衣服又不讲究,他们在家还穿兄弟姐妹的旧衣服呢,便宜又好看谁不喜欢?

而会做衣服的人更不可能买这种花里胡哨的布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