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187.绝交

……

交易完成,老王心里的巨石总算彻底放下了。

他不由自主的问月颜:“老赵说你是安城人?”

月颜如实回答:“嗯,我是从安城过来的。”

老王长舒一口气:“我也是从安城过来的。”

月颜笑了笑:“难怪我觉得你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老王笑道:“你认得我?”

“不认识。”

老王自顾自说道:“我也有个闺女和你差不多年纪。”

月颜下意识追问:“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们还是同学?”

老王摇了摇头:“我家闺女已经没上学了,她之前在二中念过书。”老王本想问月颜是哪个学校的,又担心月颜已经没上学了问出来伤害她自尊心。

月颜心中的直觉越来越强烈,答案几乎要脱口而出。

“我也是二中的,开学升高三。你家女儿叫什么名字?我可能听说过。”

这下老王就更疑惑了,这小姑娘还在上学就有这样的经商头脑,他怎么没在安城听说过这号人?

“我女儿叫王荷翠,半年前出了点意外,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月颜:……

她就知道,从自己感觉老王看着眼熟后就觉得肯定会有什么联系,没想到成真了。

她没有隐瞒身份:“巧了,我认识她,我转班之前和她做过几周的同班同学,她就坐在我身后。”

老王脸上的神情变得不可思议,这真是太巧了。

没等他继续询问,货车司机就把车开过来了。

司机把头探出车窗:“老王,东西给你们拉过来了,送哪去啊?”

月颜率先一步上前回答:“我们在前面开路,当心别跟丢了。”

老王肯定是要上司机的副驾座,憋到嘴边的话最后还是没问。

司机是他的熟人,也是联合商会成员:“咋的了?想你闺女了?”

老王抹了一把脸:“我大半年没回去了,你说呢。”

但他必须得留在这里赚钱,不然连女儿医药费都出不起。

月颜在车上和周博衍感慨世界小,兜兜转转竟然在这遇到王荷翠的爸爸。

“看样子他在这里混的一般,王荷翠成了植物人,一直住院得交钱。”

她虽然同情王荷翠的遭遇,只能在心里祈祷她早日康复,别的忙自己也帮不上。

这一次她阴差阳错和老王做生意算是间接帮了王荷翠。

王震来到月颜住的地方心情五味杂陈。他不是没来过这里,他之前卖酒唯一能把酒最快卖出去的方法就是来这里碰运气,才有可能和希望。

只是还没进大门就被轰了出来,人家以为他是来乞讨的,根本不相信他手上有名酒。

汽车开到院子,司机和老赵还有保镖们帮忙把酒搬到地下室,空荡荡的货架很快就被各式各样酒瓶填满,月颜心中升起满足感,摆放整齐的酒简直令强迫症狂喜。

老王和司机还有事要忙,月颜留他们吃饭他们推拒后就匆匆离开了。

月颜给云程发了个消息,问他认不认识王荷翠的爸爸。

云程给她回消息:王荷翠的爸爸叫王震,之前是服装厂新任厂长,后来王荷翠出事,她爸爸从工厂辞职后才轮到苏国富上位。

月颜心里阴暗的想道:不会是苏国富用了什么手段才导致王荷翠爸爸主动退休吧?

王荷翠受伤的事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真凶,当时的怀疑目标是陆正欢,后来好像找到证据表明不是他,陆正欢又被解除了嫌疑。

有没有可能是苏国富找人在背后故意报复?这样的话也能说得准。

不过这都是自己的猜测,如果真是苏国富干的坏事,那么早晚有纸包不住火的一天。

月颜回过神来,发现云程又给自己发了几条消息,问她知不知道周乖乖去哪了?

月颜耐心打字给他回复:乖乖搬家了,在海城呢,我们成了邻居,我俩明天要一起逛街。

过了好久也没等到云程的回复,月颜猜他应该是睡了。

第二天,月颜带着周乖乖逛街,故意不带上周博衍。

周博衍不明所以,每天出门都是一起,怎么今天就不带自己?

他站在阳台目送月颜挽着周乖乖的手臂出门,羡慕了。

周乖乖懵懵懂懂:“月颜姐姐,为什么我们逛街不带表哥一起?”表哥不来的话谁给她们提东西呢?

月颜没有刻意瞒着她:“再过几天就是你哥生日,我想给他挑礼物,不能让他提前知道。”

周乖乖捂住嘴笑:“我就说嘛,肯定是和表哥有关系,可是我不知道表哥喜欢什么,帮不到你。”

月颜敲敲她的小脑袋:“知道啦,我没指望你这个小笨蛋,我想先去花店看看。”

周乖乖捧着脸:“好浪漫哦,表哥肯定没有收过别人送的花,月颜姐姐是第一个!”

月颜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每个人都对第一次的经历刻骨铭心,她和周博衍还有很多个第一次。

说到这月颜突然想起来早上云程也没给自己回消息。

“对了,昨晚云程还问我来着,他问我你去哪了,我说你搬家了,他就没回我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周乖乖扭扭捏捏:“也没有吵架,就是…就是跟他绝交了。”

绝交?这比吵架更严重了好吧!

月颜连忙追问:“怎么回事?他欺负你了吗?”

周乖乖想到这个就生气。

“他嫌我烦,让我不要烦他。哼,不烦就不烦,正好搬家了,再也不跟他玩了。”

阿这…

虽然有点小孩子脾气,但是好可爱啊!月颜连忙摇头试图清醒,她是劝还是不劝呢?

两边都是朋友,反正现在见不到面也不会结仇,不如就不劝了吧?

开玩笑的,还是得劝一劝。

云程本性不坏,大多数时候脾气还是挺好的。

“乖乖,就是…要是他跟你道歉,你会不会原谅他?”

周乖乖眼珠子滴溜转:“那要看我心情,要是心情不好就不原谅,反正…反正我又没错!”

那就是还有商量的余地,等晚上回去再给云程发个消息吧。好歹都认识这么久了,总不能说绝交就绝交吧?

今天出门是周乖乖家的司机专门来接送。周舅舅对本地治安不太放心,他又是新官上任,生怕自家女儿身份暴露被人寻仇。

月颜心想周舅舅不愧身居高位,考虑的面面俱到,自己不就在家遇到过寻仇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