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185.买酒

……

没想到赵老板这顿请的竟然是海鲜大餐。虽然这时候海鲜价格便宜,但不少人喜欢吃大肉,不愿意碰海鲜。

不过想要吃桌上这一桌海鲜盛宴,那必定得花大功夫。

市场上便宜的海鲜就是些小杂鱼,真正上档次的东西哪怕在这个时代也卖的不便宜。

比如海参,比如黄鱼,比如澳洲大龙虾。

澳龙九零年代才被引入本土,这时候只有国外的餐桌上流行,这会儿出现在国内的餐桌上,说明老赵真费了一番心思。

月颜假装不认识澳洲大龙虾。

“这是龙虾吗?没想到海里的龙虾能长这么大。”

老赵笑呵呵:“这可不是咱们本土的海洋龙虾,是洋人弄进来的。别担心都是能吃的,他们想在本地培育龙虾赚钱,专门给海产专家送了样本,不出意外这事能成,洋人自己都吃呢。”

月颜这才稍稍放心,不是野生的就好。

桌上的海鲜几乎没几样是熟的,虽然说海鲜吃的就是新鲜的口感,月颜还是隐隐担心会在体内产生寄生虫。

不过她也不好拂了老赵的面子,毕竟人家精心准备的这一桌可不便宜,估计也是想带自己长长见识。

真正把三文鱼吃到嘴里的时候好像也没那么难接受,可能这是鱼类特有的口感。

周博衍对生吃海鲜倒不抗拒,只要是食物他都很喜欢,除非难吃到难以下咽。更何况海鲜要是不新鲜敢搬上桌那是自砸招牌,他不担心。

月颜想提醒周博衍少吃一点,医疗系统又不发达万一有寄生虫呢?

好在很快就有热菜上桌,月颜赶紧盛了一碗汤,不管有没有用先把肚子里的寄生虫烫死。

吃完饭大家坐在一起闲聊,老赵谈起他一个做生意认识的兄弟。

像他们这种从外地来沿海城市做生意的也有一个小圈子,虽然大多不是同乡,但只要不侵犯到彼此利益,都是能当个江湖兄弟的。

“我兄弟啥都好,性子也直爽,对自己够狠,就是运气不太行。”

月颜听完问道:“那他手里的货怎么办?就这样吃哑巴亏吗?”

不是所有洋人出手都大方,就像老赵的兄弟老王,来沿海城市卖酒,从别处进的酒卖给洋人。

本来谈的好好的,酒都已经拉过来了,洋人突然变卦想用更低价格购买这批酒,洋人把价格压得很低,老王最后还是没舍得卖。

舍不得卖就只能砸在手上,要是只有几瓶还好说。他买了几箱,从酒厂原产地批量购买几乎花光身上所有钱。

而且这酒单价不便宜,想在当地全部脱手很困难。

现在的问题就是老王手上没有流转资金,到处是需要花钱的地方,身上连一毛钱都拿不出来。原本还能卖酒小赚一笔,被洋人坑惨了。

老赵摇了摇头:“没办法,只能想办法从我们这圈子里帮他打听打听,只要比洋人给的价高就脱手,这次真是血亏。”

老赵和月颜提到他的兄弟有试探月颜的意思,只是没抱多大希望,毕竟月颜看着就不像是对酒有兴趣的,她身边的周博衍更不可能像饮酒的人。

“我能看看是什么酒吗?家里有老人喜欢喝酒,回去的时候给他们带点当地特产。”

这个酒厂就在南方,安城反正是没听说过这个牌子。

眼见有戏,老赵连忙让店员把酒拿过来。

这酒楼和他没关系,是他们圈子一个兄弟开的,价格还算实惠,所以大家谈生意就定在了这里。

即便是这种小酒楼也吃不下那几箱酒,因为实在太贵了。

店员很快就抱着酒盒上来。

月颜一看酒瓶子眼前一亮。

这玩意虽然不叫茅台,但是和茅台的外观一模一样。

她又打听了酒厂的位置,和茅台的产地相差无几,确定了这就是架空世界的茅台。

老赵给她解释:“其实这瓶子还是便宜的款式,还有几种不同瓶子的酒那价格就上去了。你要是给家里人带买这个就够了。”

月颜摇了摇头,老赵心里叹气。

人家看不上也正常,这酒在沿海地区出名,可惜外地人都没怎么见过。

只听月颜又问他:“我想再看看别的,有没有更贵的?”

简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老赵比自己赚了钱还高兴。

“有!我们住的那地方就有!”

他们圈子在鹏城买了地皮,修了办公室宿舍和仓库,笼统的名字叫外地联合商会。

房子都是平层的,仓库在后面,站在大门口就能看到每个仓库门上的锁是不一样的。

“这是我们商会,其实就是临时成立起来的组织,不是正规的,大家聊的来就专门弄了一个共同放货的地方。”

老王今天又出去推销他的酒了,他的酒没有放在仓库,而是锁在办公室的柜子里。

透过锁住的玻璃门可以看到好几种酒的外包装都不一样,但都是同一个牌子。

尽管月颜不太了解酒类,但也知道后来的茅台价格炒到了多高。

老赵忐忑不安。

“咋样?有没有看上的?”

月颜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玻璃柜里的酒,舍不得挪开目光。

她压抑住激动:“老王在哪?我想全都买下。”

“他在外面卖酒呢…啥?!全都买下!你千万要冷静,这酒买回去不好脱手,要是手头不宽裕别买这么多。”

老赵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急得不行,生怕月颜步入老王后尘。

月颜拦住老赵:“赵叔,我现在很冷静,我觉得这些酒有收藏价值,想买回去自己收藏,麻烦帮我联系老王。”

见月颜下定决心,老赵只能出去打电话。

周博衍站在月颜身边:“确定要全买了吗?”

“嗯,白酒不会过期,优质酒只会越放越醇香,反正价格也不贵,买回去囤着以后送礼也不错。”

她的地下室可以利用起来了。

既然月颜都有想法了,周博衍肯定不会拦着她。尽管心里疑惑月颜怎么突然开始囤酒了,但还是没多问。

老王满头大汗赶回来,身上的大马褂前后都被汗水侵湿。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真有人要把我的酒全买了?”

老赵推着老王进屋:“骗你干啥,生意都已经送上门了,赶紧的。”

老王想说自己还没换衣服,就已经被推到了办公室。

“你好,你们是买酒的吧?”

老赵怎么回事?说的和真的似的,找俩学生哄他?

月颜感觉老王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