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183.生意

……

月颜跟着在厂里逛了一圈,除了没有员工娱乐的区域,整体都符合自己预期中的工厂。

她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可以请人在工厂里修几个乒乓球台,再装两个篮球框,让工人们周六日的时候有娱乐项目。”

工厂外面是比较危险的,遇到小偷和打架斗殴不论沾上哪个都倒霉。大部分工人都不会出去溜达,待在宿舍更无聊,也要给他们弄点娱乐设施。

郑爱民笑道:“这个已经在计划中了,正在征求工人们意见,看他们喜欢哪些娱乐项目。”

月颜心中赞赏,郑爱民确实想的周到。

闲聊了几句,到了办公室双方就谈到了正事。

月颜开门见山主动提出来:“郑经理,我想向你请教海城和广城房地产相关的问题。”

郑爱民显然有些意外,这时候做房地产也是有压力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魄力。

他要是没经历过牢狱之灾也是想拼搏一把的。可惜几年牢狱生活终究改变了他的性格,变得胆小又保守。

虽然他一直在观望市场风向,知道这时候做房地产肯定是大赚的,但…他不敢。

不是不敢接受失败,只是担心又一次被人背刺,成为他人替罪羊。

他可以给别人当军师,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再亲自下海做生意。

他一开始就暗示过文强国兄弟俩,奈何这俩兄弟傻乎乎的,一心想去当倒爷,倒爷这职业又不稳定,路上不安全因素多,没有人力财力就是瞎搞,吃亏只能往肚子里咽。

本以为这事没戏了,既然不想再沾上商人那些事,他也歇了继续观察市场的心思,老老实实当个总经理,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没想到月颜又找了上来,说实话,他觉得这小姑娘还是太嫩了。

但是交谈下来却发现人家虽然是十七岁小姑娘却很有自己的主见,对市场的认知并不是只停留在表面,甚至还有野心,不知道这小姑娘在成长路上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如此超前的想法。

但很显然,郑爱民被她说动了。

“我答应你,我会担任你们房地产公司的企业顾问,别的我做不了。”

能做到这点已经够了,月颜只是怕两位舅舅刚开始做生意会吃亏,需要有人在一旁帮忙盯着。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郑爱民目前看来是可以信任的,他似乎隐瞒了一段经历,但能看出来这段经历让他抗拒经商,可是他又放不下前景大好的经济市场。

这样的人只需要给他自由,给他足够的尊重和与他能力相匹配的薪水,不用担心被人撬走。

郑爱民刚站起来又坐下:“对了,我总经理的位置不会没了吧?”

月颜笑了笑:“当然可以给你一直留着。”

他问出这句话更让月颜放心不少,郑爱民贪的不是一个总经理的位置,而是一个养老的位置,顾问算是他兼职的工作,更能看出来郑爱民没有野心。

月颜提醒他:“如果你感觉到忙顾不过来的话可以给自己找个助手。”

郑爱民乐呵呵:“那感情好。现在就算了,厂里管的过来,再说我下面还有主管呢,我就先记下了!”

聊完后月颜先去厂房看了一圈,整排放着的大冰箱,即便是月颜都有被震撼到,单价接近两万的冰箱可不是光有价格。

郑爱民解释:“我们已经联系到一家外国公司,他们对咱们工厂的家电很感兴趣,只不过价格压的有点低,我们还要再考虑考虑。”

月颜表示了解:“价格不能压的太低,我们的电器品质属于高端产品,现在卖低价以后就更不好卖了。”

郑爱明:“我也是这么想的。”

与此同时,广城某宾馆普通标间住着一群金发白皮肤的洋人,地上堆了一堆酒瓶。

雀斑脸对坐在床上的卷头发说道:

“杰克,价格还有的谈,我们真的不去联系他们吗?”

杰克喝的烂醉:“不用,如果我们不买没人会去买他们的东西,我们就等着他们亲自求上门吧。”

“可那个冰箱是我们国家没有的款式,我们应该赶在第一带回去卖。”

杰克蹬掉脚边的酒瓶:“迈克,你总是这样大惊小怪,这群华洲人胆子很小,只要我们表现出不想要,他们就会立刻给我们降价甚至白送。”

坐在另一张床上玩扑克牌的约翰头也不抬:“我支持杰克,华州巴不得求我们买他们的产品,不用着急,只要我们不买他们肯定会来求我们的。”

迈克叹了口气,他的几位伙伴性格狂妄自大,每次吃亏都不记性。

天枢公司的冰箱是他们在国外都从没见过的,甚至还要更豪华,功能远超过国外的冰箱。

尤其是蔬菜保鲜功能,即便是洗过的蔬菜也能放在里面保鲜一个月不会变质。吃不完的沙拉可以随时放进去,不怕放坏。

更别提各种水果放进去就像冻结了时间,能保鲜三个月不丢失水分,这款冰箱很适合不喜欢出门的人。

他们这些来华州做生意的商人对市场了如指掌,尤其是电器品牌。

他们国外最知名的电器品牌都没有这样的冰箱,甚至烤箱和微波炉也比他们的美观漂亮轻巧方便。

天枢电器的售价只是用华州币买才贵,换成他们的美币在中高价位,不是特别贵。

即便如此杰克和约翰为了更大的利益还想让对方更便宜,迈克心中有预感他们可能分不到第一杯羹了。

月颜从工厂离开后,周博衍接到了老赵的电话。

老赵现在在鹏城谈生意,鹏城也不算远,开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月颜还想去鹏城逛逛,于是和周博衍一起坐车去鹏城。

整个中巴车上人不多,大多数都是跟着周博衍的保镖,不过月颜发现了两三个鬼鬼祟祟的人,估计又是小偷。

想想就心烦,真是野火烧不尽。

她曾经看过一个笑话,说的是一节火车车厢只有八个人是乘客,剩下的全是小偷,于是就到了他们比拼手艺的时候,当然最后这一群小偷还没下车就被正道的光给制裁了。

不算周博衍的保镖,车上除了周博衍和月颜还有两个带孩子的妇女,一对小夫妻,就是三个贼眉鼠眼的小偷了。

这群小偷甚至来不及作案,警察就已经追过来了。

他们巡视一圈看到最柔弱的月颜,便想从月颜的座位上翻出去,反正月颜又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眼看警车要停下,小偷冲到周博衍身边

“让开,识相的别挡道。”说完还拿出了小刀。

车上的妇女抱着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叫,年轻夫妻也在叫,司机打开车门一遛烟跑了。

小偷想从周博衍身上迈过去再拽开月颜就从车窗上跳下去,谁知他的小刀并没有起到震慑作用。

周博衍只是伸出了手,小偷就凄惨大叫。

“我的手,啊!”小偷面目狰狞,还不等他报复周博衍,就已经被保镖按下。

剩下两个小偷同样被保镖死死摁在地上,等警察追上车后被拷上银手镯带走。

警察又是要带周博衍和月颜去做笔录,保镖出来和警察干涉,警察便带着小偷走了。

虽说仅仅一天就遇到了两次小偷,但看警察的出警速度能看出来上面已经在整治了。

月颜心里不由得对周舅舅点赞,他是真正为民的好官员。

“看来你舅舅刚上任就已经开始快刀斩乱麻了。”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周舅舅第一把火。

周博衍淡淡道:“既然想发展贸易首先就得治安好,不然再发达都没人愿意过来。”

海城做生意的洋人很多,容易留下不好的印象,比如华州不仅落后而且小偷多等等。

不过这些小偷也是奇怪,偷只偷本地人,骗人只骗外国人,可能是就算偷了外国人的钱不会花,甚至不敢花;本地人他们又骗不到。

经过这糟心的事情,司机回来的时候脸色尴尬。

“我刚刚打电话报警去了。”

尽管司机这种行为让人不齿,但大家还要坐车,只能笑着说没事理解。

不等月颜投诉,就已经有人帮忙把司机投诉了。

就是车上的年轻夫妻。

“这位同志,你的工号是你衣服上的吧?”

得了,这班车估计是延误了。

好在司机被投诉后就换了个司机,那位年轻丈夫露出得意的表情。

“这种人啊没有一点责任心,一看就是当逃兵的人,要是放在战场上可是会被枪毙的!”

小年轻滔滔不绝,月颜听得昏昏欲睡。汽车上本来就不凉快,只有开着车窗才有阵阵凉风。

哦,不对,不是凉风是热风,尽管是热风也不是那种闷热。

但这个气温比起后来因为二氧化碳超标导致的全球变暖好太多了,就算热也没有热到两眼发昏的地步。

月颜记得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军训在开学第二周,结束后直接放国庆假,明明已经是九月份还热的离谱。

北方高温简直热到让人昏厥,但她身体素质过硬坚持了下来,后来她才知道当时她已经中暑了,只是她不知道那是中暑的症状,稀里糊涂的就坚持到结束。

扯远了,七八月份已经是酷暑,这个时候的沿海城市按理说会很热,会游泳的人甚至已经泡水里了。

不过月颜觉得这个气温更像是六月份内地的气温,虽然热但没那么让人难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