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179.混乱

……

月颜和周博衍不费吹灰之力在周舅舅家的同一条街道买到了小洋楼别墅。

这家人早些年是移民回来的,把外贸生意做大了又要去国外居住,就把房子脱手了。

月颜和周博衍捡了个便宜,两家房子紧挨在一起,院子中间只隔了一道围栏。

月颜本想顺手帮周博衍付款,结果周舅舅已经给周博衍付过了。

买这套房子花了几万块钱,她不由得羡慕:“你舅舅对你真好。”

周博衍笑了笑没说话,舅舅大概最近是不想见到自己了。

这个别墅很有现代的风格,装修放在现代都不会过时,并且处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

小洋楼别墅有三层半,顶楼从外面就能看出是开放式的院子,还搭了顶棚和花架,摆放着白色的圆桌和椅子。

院子被坚固的围墙围着。进大门后的门口和院子两边是花园。围墙和房子整体都用的是红砖,小洋楼别墅是花园式独立庭院。

据卖房子的中介说这里是民国时期华侨、富商和政要的聚居地,就连现在也被称作“华侨村”,因此这里的装修风格都偏向西式花园别墅格局。

所以没有人脉和门路的话很难买到这里的房子,旁边的邻居非富即贵。

以周舅舅的身份来看,这里肯定不会有普通人居住。

周博衍是对国家有巨大贡献的科研人员,月颜属于关系户和富豪。

这里不是有钱就能住的,当地富豪都是祖上积累了几辈子财富,和现在投机倒把赚钱的暴发户不一样。不然那些做生意的倒爷手上有两个钱早就把房子买到了这里。

周博衍帮月颜把家里的锁全部重新换了,月颜就迫不及待地搬到了自己的新家。

小洋楼别墅的内部装修很有她看过的民国剧的感觉。而且安全性和隐私性很好,外面的人路过只能透过大门看到院子,除了跟邻居家的墙是围栏,路边那一面高大的院墙是结实的红砖。

围栏下面是实心的砖墙,上面是铁尖头栏杆,想翻过来是有难度的。

一楼有车库,目前月颜还不会开车也没有汽车,可以当成杂物间用。

进入客厅,地板是棕色木质地板,走在上面的声音很好听。从沙发到整个客厅的装饰都让月颜有一种穿越到了民国剧的感觉。

她上一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安城的房子是她家,这才是真正属于她的房子,而且还是洋楼别墅。

月颜对房子有种近乎偏执偏执的喜爱,有房子才有安全感,才不会四处漂泊。

房子里的家具都保留着,只有墙上的壁画被拆走,月颜准备之后去淘点画挂在家里的墙上。

沙发边的小茶几上能透过灰尘的痕迹看出来原本放的是留声机,应该被带走了。

虽然留声机对她而言没什么用,但月颜心想自己也要去买一个放在这,为的就是格调。

餐桌同样是电视剧里大户人家专用餐桌,月颜幻想着全家人坐在这里吃饭的场景。

她开心地在客厅转了一圈。窗帘也是她很喜欢的款式,深色的窗帘外又罩了一层白纱窗帘,两层的窗帘不仅遮光隐蔽性好,而且还很漂亮。

厨房很大,是半开放式的,月颜准备找工人装一个玻璃推拉门,再在角落摆一台冰箱。

楼梯是木质的旋转楼梯,走在上面是“咚咚咚”的声音,月颜不亦乐乎的在楼梯上跑了个来回。

她曾经做的梦全部实现了:自己有一天会穿着喜欢的裙子,从家里的旋转楼梯上走下来,楼下是等待自己的心上人,哪个少女没做过这样的梦呢?

二楼就是卧室和书房了。月颜选了主卧当卧室,床是西式的公主床,床边四个角还有挂帘子的柱子。房间摆放了梳妆台和单人沙发。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这个时候就已经有衣帽间了。

书房在主卧隔壁,推开门有一种沉重的历史感。大概是因为书桌用的是月颜说不上来是什么木材、但看起来就很值钱的木头做的。书架上空荡荡的,月颜已经在心里盘算该在书架上摆些什么书了。

月颜对新家是百分之两百的满意,除了需要自己购买被褥和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以外,几乎是拎包入住。

家里家具齐全,还都是用的造价不菲的木头,是那种几百年才长成参天大树的木材,还能看出来上面的纹路。

这时候还没有保护的概念,放在二十年后就是珍稀植物了。已经做出来的家具自然就成了有价无市的绝版,这种家具保存得当越用越值钱。

这个别墅的卫生间都装的是现代马桶,就连卧室也有小浴室,几乎每个点都完美戳中月颜。

她感觉自己像是乡下人头回进城,对什么都好奇,看什么都满意。

再上去就是天台的露天院子,一半搭着遮阳避雨的棚子,另一半放着各式各样的花盆。

这里适合喝下午茶,月颜暂时还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小洋楼别墅有三层,还有一层不在不在上面,在地下。

月颜没有立刻下去查看是单纯的有点小怕。想到地下室就容易想起自己看过的某个侦探动漫,片头曲最后一秒就是一扇关上的大门,月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恐惧这个。

周博衍手上拿着水壶面无表情地浇花,实际上在和智脑聊天。

[本智脑强烈建议家里应该买台大彩电,智脑的命也是命。]

它身为智脑喜欢在超级计算机的数据里畅游,现在却要被关在小小的手机里,像极了被打入冷宫的妃嫔,真真是可怜极了。

“没钱。”

[嘤,不听不听,就要大彩电,就要嘛。]

智脑开始在周博衍脑海里循环播放小白菜。

周博衍微微皱眉,似乎在纠结着什么:“原本想着你要是表现好,我就做台计算机给你住,现在看来只能往后推推了。”

智脑瞬间一百八十度大变脸,化身为舔狗。

[我英明神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主人,小的只是跟您开个玩笑,您可千万别记在心里,小的这就告退。]

周博衍的房子和月颜的房子从外面看大同小异,就花园格局不一样。

他家顶楼没有放桌子,放的是白色靠椅和遮阳伞,阳台上同样摆了一大堆花盆。

月颜趴在阳台和他打招呼:“你家收拾完了吗?”

“差不多了,只打扫了主卧,想找个保姆帮忙打理。”他家因为要住着保镖,客房都是保镖自行打扫。

月颜家也面临着打扫问题,这房子的主人搬走有半个月时间了,而且刚搬进新房子怎么也得大扫除一遍。

她想了想:“要不你先来帮我家打扫,然后我再帮你家打扫。找保姆太麻烦,我们人生地不熟怕找来小偷。”

周博衍没有意见。

昨晚吃饭的时候周舅舅讲了一些事例,月颜不由得庆幸自己是和周博衍一起出来的。

广城和海城都是相比较内地的发达地区,但同时乱也是真的乱。

这种乱指的是周舅舅到来之前,这里的治安极差。

出门逛个街能遇到三五个小偷,回到家衣服兜都是破的,这还是不太严重的问题;要是运气不好会遇到当街抢劫以及持枪伤人的。

这时候还没有开始全面禁枪。说到禁枪只是因为管理不太严格,大多数人还是没有这个东西的。

有些人家里会留着当初战争时期留下来的战利品手枪,或者有的农户以前是猎户,会有自制土枪。这些持枪的人就是不稳定因素,指不准哪天会出现一个心里阴暗的家伙冲上街。

而全面禁枪的政策起码得是十年后了,所以这个时候出门还真是危险,一不小心可能就成了古惑仔现实版。

月颜心想难怪周博衍身边有这么多保镖,她现在是真觉得很有安全感。

拿枪这只是概率性的问题,也不一定就会碰上,大多数人还都是低调的过日子。

因此月颜才觉得自己有个家是多么有安全感的事。

要是继续她住在宾馆,被心怀不轨的混混发现她是一个人,万一大半夜撬门偷她的钱怎么办?偷钱是小事就怕身上带了枪,她再厉害也敌不过子弹。

所以月颜这两天先苟在家里,等老赵有空了再说。老赵只是请客吃饭,生意上的事早就在电话里谈完了。

至于去工厂等周六再说。

周博衍放下洒水壶来到月颜家。

月颜穿着拖鞋给他开门。

“正好我还没有去地下室,不如我们一起吧!”

才不是因为害怕呢!

周博衍怎么会看不出来月颜的小心思,笑着点点头。

“应该是酒窖,下去看看吧。”他家的地下室就是酒窖,设计的不错,只是空荡荡的,他不喜欢喝酒,暂时空着看以后放些什么。

月颜带着周博衍前往地下室,她想象中的恐怖场景并没有发生,因为地下室是有灯的。

灯是周博衍找到的:“我家地下室的灯就在这个位置。”

地下室有了灯就没那么恐怖。

月颜家的地下室不是酒窖,是一个有着收集癖爱好的人的收藏室。

好像收集的还是餐具,看这个排列布局反正不是放酒的。

月颜在地下室逛了一圈:“看来这家房子的主人对酒没兴趣。”

她心想地下室以后可以放些酒。她虽然不喝酒,但是以后会有炒酒的,一瓶白酒被炒出天价。到时候提前买些在地下室存着,送人的话拿得出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